《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506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着想着就迷糊了,直到谭晓娟忍不住喊他吃饭,马小乐才发觉自己美美地睡了一觉,看来这几天是够操劳的。
  晚饭吃得很舒服,谭晓娟直到搭配饭菜,说是特意为马小乐才学的厨艺。马小乐听得有点不自在,特意为他学的,难道还要长期留他在家?那可不好!不过看看谭晓娟,不应该有这担心,毕竟是有眼识的人,或许人家只是随便说说。
  饭后,书房消遣了不少时间,谭晓娟还没有改掉这个习惯,书房,最好的解释就是舒房。
  早上的事情几乎是一个模子引出来的,马小乐醒来后,谭晓娟依然不见,准时上班去了。
  没有心思多逗留,马小乐起来就走,没从冰箱里拿牛奶。

  因为马小乐有心事,到现在还未决定是不是该去找邹筠霞。马小乐觉得该去找,前前后后把邹筠霞对他的态度想了个遍,没有不找的理由,因为邹筠霞对他似乎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从沙墩乡的药材种植基地,到“赠送”车子,再到美食街的投资,应该说都是很无私的。
  一个女人对男人无私,在没有特别的伤害下,往往是一行到底。马小乐认为自己做得还都可以,虽然上次邹筠霞出事没帮上忙,但她也理解,而且,他也送去了关怀,虽然只是精神上的。
  可是,马小乐来到金奥通药业公司门口时,又打起了退堂鼓,他觉得不能找邹筠霞,至少目前是。因为找了邹筠霞,事情要办不妥,那就没什么后路了,往后还能有啥指望?而且,也不是说现在就一定要出事,就算是像谭晓娟说得那样,自己被弄到清闲的位子上,到那时再找邹筠霞,通过方瑜的关系再爬起来,或许也不错。
  想法定了,马小乐掉头就走,得回县里去,这段时间很特殊,没准随时就有事情要解决。
  但是范枣妮的电话,又把行至半路的马小乐招了回去。范枣妮说,这几天她一直在为想办法,说现在最关键的地方就是对金柱的定性,只要金柱没啥事,啥都不用担心。
  “金柱的事我正在想办法,应该没啥大事。”马小乐和范枣妮坐进茶楼,“关键是现在梁本国个老狗日、人逼养的家伙在里面掺和。”
  “梁本国?”范枣妮对这事还真是一无所知,马小乐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又讲了一遍。

  “那这事复杂了。”范枣妮神情严肃起来,“小乐,你跟县里那个领导最好?”
  “岳进鸣啊。”
  “比岳进鸣官更大的,有没有?”
  “那就是周生强了。”马小乐道,“不过我跟周生强还谈不上什么好不好,他对我关照有加,但我们之间并不是可以随便谈的关系,而且他对我关照似乎也别有用途,是为了牵制宋光明。”
  “宋光明的势头现在怎么样?”范枣妮问。

  “还行。”马小乐道,“不过那是表面的,其实他现在很惶恐,那个左家良被抓,足以让他失眠几个月的了。”
  “周生强肯定知道。”范枣妮道,“那就不太好了。”
  “咋不好?”
  “你想想,周生强关照你是为了牵制宋光明,现在宋光明都惶恐了,还用牵制?”范枣妮道,“那周生强对你肯定不会像以前关照你了。”
  “那也不一定,周生强其实挺看好我。”马小乐道,“不是吹牛,他看中我的能耐。”

  “官场上最不看中的就是能耐。”范枣妮摇摇头,“就是关系,还有相互利用。周生强看中你有能耐,那还不是利用你给他脸上增光,压制宋光明?”
  马小乐一想,是那么个道理。“枣妮,还真是。”马小乐点点头,“这次回去,看他还会不会关照。”
  “你出事到现在,周生强有没有找过你?”范枣妮问。
  “开始找过,但自从左家良被抓后,就没什么话了。”马小乐想了想说。

  “那就是了。”范枣妮道,“左家良被抓,宋光明就有牵制了,周生强当然就用不着怎么压制他了。而你随后有了麻烦,又有梁本国从中发话,他周生强就更不会对你说什么了。”
  “我感觉周生强不是那种人呐。”马小乐皱着眉头,实在不愿意相信范枣妮说得都是真的。
  “周生强的确不是那种人。”范枣妮道,“你那是从本性说的,但官场上谁够由着自己的本性去行事?如果梁本国不插嘴,周生强也有可能多帮帮你,但现在不行了,他怎么会跟市委副书记唱反调?”
  “也不一定,周生强毕竟是要退二线的人了。”马小乐道。

  “你怎么还不明白。”范枣妮皱起眉头,“梁本国作为市委副书记,能发挥作用,关系到周生强从县委书记的位子退下来后,是去县人大还是政协,而且,也有可能到市里来,反正是养老享福嘛。”
  “唉,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周生强不要那么做人。”
  “希望只是希望而已,那不是一种现实的存在。”范枣妮道,“现实的,只有相互利用才是最永恒的存在。”
  范枣妮的一番话,让马小乐断了个念头,不能指望周生强,本来还想让他给说说话的,但现在看来一切得靠自己了。

  可是自己有多大能耐呢?马小乐在回去的路上冥思苦想,最后的结论很让他失望。就说眼前这场较量吧,宋光明就不说了,他已示意不相为敌,关键是没把吉远华给怎么着,只是掐倒了无关紧要的左家良。
  “吉远华翅膀硬了。”马小乐抱着方向盘撇嘴点头,在想想宋光明说过的话,突然间意识到吉远华不但是翅膀硬了,而且心都黑了,“这小子真狠呐,想一个炮竹炸两个坑!”
  想到这里,马小乐脚下猛踩油门,恨不得立刻飞到榆宁县大院,他得面对面和宋光明谈一次。
  宋光明对马小乐的突然造访有些不安。
  “宋县长,我这次来跟你说的都是实话。”马小乐并不客气,进了宋光明的办公室,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信不信你自己看着办。”

  “你想说什么。”宋光明走到门口,把门关了,回到办公桌前坐下。
  “吉远华那小子绝对是不可养活的种!”马小乐神色严正,让宋光明都无法问出为什么的话来,只能是静静地听马小乐自己说下去。
  马小乐把吉远华私找左家良闹事的目的讲了,就是想一石二鸟。
  “真不希望是这样!”宋光明一下站了起来,“那小子真有那么狠的心?”
  “怎么会没有?”马小乐也站了起来,“宋县长,你想想,如果不是你对左家良下功夫稳住他,你想想会是个什么结果?他左家良是不是会把你血淋淋地咬出来?”
  “这,这倒不至于吧。”宋光明明显底气不足,用虚虚的眼光看着马小乐。
  “宋县长,你就别装了。”马小乐呵呵一笑,“只要左家良一开口,不要你的命也差不多了!不过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我想说明的是吉远华这个人,狗日的王八蛋,绝对是个狼崽子,你把他养活大了,他就能吃了你,连骨头都不吐!”
  宋光明被这么一说,重新坐到座椅里,捏着鼻梁唉声叹气起来,“真是没想到,吉远华竟然还真这么狠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