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7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殷虹说:“有人,要杀你。”
  我想了想,想打我的人很多,想杀我的人,有,但是,比较少。
  之前是a监区长,现在a监区长完蛋了,那,殷虹说出来,她能知道谁要杀我?
  只有霸王龙。

  我问:“你的龙哥?”
  她皱皱眉头:“我的龙哥?”
  我说:“开个玩笑。呵呵。是霸王龙?”
  她问道:“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接近我吗?”
  她还是知道了。

  我说:“对,当时,接近你,是怀有目的的,那时,我靠近你,确实是怀着某种目的接近的,我,想利用你,对付霸王龙。可,我接近后,发现你这个人其实,本质很善良,虽然你是霸王龙的人,可你是被逼的。再然后,我对你有了一些那种意思。就更舍不得让你去跳火坑了。”
  她问:“什么意思?”
  我看着她的双眼:“你说能是什么意思?”
  她有些脸红了,低了低头。

  我说:“我对你产生了爱慕之心。我知道,让你拿出那些资料,对付霸王龙,毕竟是你近身拍摄的一些资料,他肯定知道会是你做的,就算他进去了,他身边的人也能弄死你,我不想让你这样,我承认我不是个什么好人,可是我舍不得你去死。”
  她看看我,说道:“我原谅你了。”
  我问:“看来,对我成见颇深啊。”
  殷虹说:“你能不气吗?如果让你是我,你会不生气吗?”
  想来,也肯定生气,以为天降姻缘,哪知道,降下来的这个人,却是怀有险恶用心目的的家伙。
  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说道:“龙哥说的。”
  我问:“他跟你说了?”
  她说:“我和你说了,他这人有什么烦心事的,他极少跟人说,他要在外面表现出一副强悍的一面,他都和我说,倾诉。”
  再强悍的人,再有强大心态的一个人,只要是有,都有倾诉的**,特别是痛苦焦虑时,这是人的本能。
  弗洛伊德认为幸福来自本能,尤其是人们性本能的满足,本能的心理能量是幽闭在本我之中的,随着时间的延长,这些心理能量不断聚集、增长,以致肌体内部紧张度太高而不能忍受。因此,本能会要求能量的不断释放以减轻紧张度。当能量释放时,紧张度下降,人随之体会到快乐感。

  虽然弗洛伊德是解释幸福的来源,但是他的解释从心理学的角度也间接说明了人需要倾诉的原因。
  倾诉自己的负面感受不仅可以减弱负责处理恐惧、惊慌等强烈情感的大脑组织的反应,还可以激活负责控制情绪冲动的大脑区域,从而有助于减轻悲伤和愤怒。
  霸王龙不在他的手下,身边人面前倾诉,因为他不想让他身边人和手下觉得他不权威了,觉得他不强悍了,从而担心自己威慑不到他们。
  他选择在殷虹面前倾诉,因为他知道,殷虹不敢对任何人说起,而且倾诉有助于减轻他的负面情绪。

  我点了一支烟,抽了两口,咳嗽了。
  殷虹说道:“你少抽点烟!”
  我咳完了,说:“没事。霸王龙都知道了什么?”
  殷虹说:“他查到了是你引荐了彩姐给了龙王,然后才联合起来了这么庞大的帮派,对付他,他之前计划好的一步一步吞并别人的地盘,已经失败受阻了,而且现在还有可能被他们灭了,他很生气,说要找人杀了你。”
  我靠,果然还是被知道了啊。
  我说道:“好吧,明白了。”
  她说:“你自己,小心点。”

  我问道:“那他想怎么杀我。”
  她说:“想杀你的办法,有很多。”
  这也是,他可以找人,等在监狱门口干掉我,可以在我出去外面的时候,一群人砍死我,或者一个人跟着,一刀捅死我,甚至一枪打死我。
  我说道:“看来,我是不能出监狱了。”
  她说:“监狱里也有不少他的人。”
  我急忙问:“你都知道是谁?”
  她说:“我不知道,可我听他喝醉后说起过,说不论男监狱女监狱,很多人都是他的人。”
  我说:“果然如此啊。”
  她说道:“所以,你要小心。”
  我问道:“呵呵,我还以为,你知道了我接近你的目的,生气了,巴不得我一死了之呢。”
  她说:“我才不会那么坏。之前我是挺生气的,后来我还是想到你对我也挺好的,就算是接近我是另有所图,可你心地不会那么坏,舍得让我去死。”

  我说:“呵呵,如果你觉得我很坏呢?”
  她说:“那我就引诱你出来,让人砍死你。”
  我说:“真够毒啊你!”
  这个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故事发生在z国沿海一座大城市,那一年,苍井空已经被人上烂了,我也被大学上烂了,那一年我二十二岁,一个迷茫的年纪,可是比这更迷茫的是我刚毕业就失业,我爸病倒下了,我的女朋友跟人跑了。

  毕业后,我和女友多次寻工作无果,便一起到了一家宠物店打工,一个月前,发现她给宠物洗澡洗到了客户的床上,苦苦挽回不了后,我流着泪无奈的接受了现实的残忍。
  在宠物店,我每天都过得很苦逼,工资低老板凶同事踩。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那个对我恨之入骨后来却把我拉进女子监狱工作的女人。
  她之所以恨我入骨,是因为我趁她喝醉动了她。
  故事开始的那天,我照例是上着班,打扫完一片狼藉的宠物店,走出店门口,在隔壁便利店买了一包五块钱的软白沙,疲惫的靠着墙点了一支烟。活着没有盼头,想死更没有理由。曾经的理想都见鬼去了,每一天过得像行尸走肉。
  店门口的台阶上,一字排开坐了一行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个白嫩的小萝莉,全身汗津津的,bra在校服下若隐若现。青春,真可爱青春。
  我叼着烟看着那个小萝莉,她一边打电话,一边眨巴眨巴眼睛看我,然后看向路边。我又抽了两口烟,一部宝马停在路边,小萝莉走过去,青春,真可爱青春。
  小萝莉开了宝马车的门上车,开车的是一个戴墨镜的秃顶大叔,大叔抱住了小萝莉,黑黝黝的手伸向了小萝莉。

  我在心里骂,**。
  苦逼啊,我悟了,这个纸醉金迷的花花都市,并不是一个农村孩子的天堂。
  “张帆,干嘛呢?是不是又偷懒?”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将我从沉思中惊醒。
  一扭头,店长何花,老板是她干爹,我们叫她花姐,正怒目冷对着我。

  日期:2015-11-21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