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7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丈夫,经营了一家皮具公司,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公司做大后,招了漂亮的女秘书。
  因为她看到自己丈夫和秘书经常出双入对,而且半夜还有通话记录,怀疑自己丈夫背叛自己,担心将来丈夫把自己踢出局财产一分不得,她将苦恼倾诉给自己表弟xx派出所所长,表弟认为,干脆杀死这对狗男女,不然,就算离婚,丈夫还是要把财产分给了女秘书,她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恶向胆边生,让表弟寻找了合适的人选。事先预付了二十万。
  那年冬天,她雇佣的两名杀手,跟踪着她的丈夫,在**她丈夫应酬后一人开车回家的路上,两名杀手在环城高速上,故意追尾她丈夫,之后,她丈夫下车查看情况,二人用准备好了的匕首捅死她丈夫,之后,用准备好的不透水的黑袋子,装着她丈夫尸体,塞进大石头,放她丈夫的后备箱,然后,开走她丈夫车子,然后,沉尸郊区一处河道中。
  二人做完这些,向她表弟报告,然后她支付了剩下的八十万。
  因为担心杀掉秘书,会被怀疑,所以,她表弟表示先不要动丈夫秘书,看报丈夫失踪后一段时间,看情况再下手。
  她同意了。
  过了一段时间,她丈夫报失踪后,她把公司转让,拿了钱,但那秘书还是她眼中刺,她向表弟提出找那两人做掉那名已经去了别公司的秘书,可她表弟表示说,找不到了两名杀手,让她自己想办法,而且,她转让了公司拿了那么多钱,表弟占着那么大功劳,却只分了一点,不愿意,两人为之吵了起来。
  刚好那段时间,她和冰冰男朋友在搞商业斗争,冰冰男朋友找人跟踪,无意中就拍到了她和她表弟吵架的视频资料。
  可冰冰呢,担心就算把监区长弄进去,也怕遭受报复,就一直没有把这些证据拿出来,一直藏至今。
  可恶的监区长,真是活该啊。
  只是怀疑自己丈夫出轨,为了拿了丈夫公司,就要杀人,多么可怕的女人。

  抓了好。
  a监区长彻底玩完。
  就是不知道,a监区会不会是康雪上去了。
  如果康雪上去了,世道就更加黑暗了,如同我们b监区一样,黑暗啊,暗无天日。
  我也不知道,贺兰婷是把a监区长弄挂了,但是,康雪呢,黄苓呢,这说要肃清这些妖孽,要什么时候才真正能清掉?
  奇怪的是,之后两天,a监区长却挑选了一个没什么资历的人上去做了监区长。
  却不是康雪。
  靠,难道说,a监区长也和我们监区一个样,给领导送钱了?
  后来,贺兰婷告诉我,我才知道,康雪挑了一个傀儡推上去,做了监区长,然后,监区还是她牢牢掌握在她手中,出事了却永远不会到她负责。
  这就是手段。
  康雪厉害的手段。
  这才是高手,高手就是会利用人,选人来做木偶,而自己做那个提线的人,出事了,木偶去送死,提线人却不会有事。

  真是佩服康雪啊。
  送黄苓钱后,让她做的三件事,一个是放薛明媚,一个是调班,一个是分钱。
  前面两个她都落实了,就是最后的分钱这个,就不知道她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了,妈的这个家伙。
  难道说,还要去再求她一次?
  再求就要用钱了。

  下班的时候,我溜出去了外面,在监狱里呆着实在郁闷透顶,尤其这几天绵绵冬雨,冷啊。
  而且看着那湿漉漉的监狱,感觉自己都跟监狱那斑驳的墙一样,慢慢要发霉了都。
  出去了后,我沿着监狱大门边的墙出去,妈的没有带伞出来。
  我刚才出来没下什么雨,现在出来了外面,就开始变大了。
  靠,太恶心了。

  小跑到了外面的岔路,跑向公交站,这时,一辆的士从后面跟上来。
  他知道我要打的吗?就停在了我身旁。
  不管了,我先上车。
  我钻进了的士后座。
  然后,我看到前面副驾驶座有个长头发女子。

  我急忙往侧边一看,她也回头。
  竟然是殷虹。
  我愣了一下,问:“你,怎么在这?”
  殷虹说道:“一起吃个饭吧。”
  我只好说:“好。”
  殷虹说:“去东城东河饭店。”
  司机说好。

  我心里在想着,她怎么来这里了,她这摆明是来等我了,她难道知道了我的身份了?
  估计是知道了。
  我就问道:“呵呵,你来等我的,是吧?”
  她转头看看我,说道:“难道我还等别人吗?”
  我说道:“呵呵,那你知道我什么人,什么身份了。”
  她说:“是某些人知道了你什么人,什么身份。”
  我心里想,是谁?是霸王龙吗。
  我问:“是他,是吧?”
  殷虹说道:“等会再说吧。”
  有点犯烟瘾,本来不想抽的,怕呛着车里的两人,但司机自己点了烟,我也就也点了一支烟,看着窗外。
  车子到了东城,到了东河饭店。
  这个饭店在一条步行街边,车子停在这里,殷虹戴上墨镜,然后付账,下车,也不等我,她进了饭店里,我知道,她害怕她自己身份被暴露。
  不是怕被暴露,是怕被霸王龙手下的人认出来报告霸王龙,那她就惨了。
  她上去了,我跟着上去了,她要了一个不大的包厢,两个人,足够了。

  上去后,我看着她点菜,我自己又点了一支烟,我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坏事被人揭发,挺不舒服。
  殷虹点好了菜后,问我:“你吃什么?”
  我说:“你看着点吧。我随意。”
  她说:“你感冒了?”
  我说:“对,有点。这几天天气冷。说出来买厚一点的棉被毯子,都没什么时间买。”
  她说:“少抽点烟吧。”

  我把烟头掐灭,说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殷虹说:“先吃东西。”
  一会儿后,上菜,我没胃口的吃着。
  她给我盛汤,说:“多喝一点汤水。”
  我说:“谢谢,我自己来吧。”

  她说:“别客气。”
  我说:“你也不用那么客气。”
  她把汤端过来,我拿着勺子,喝着汤。
  我说道:“这里的菜不错。”
  殷虹说道:“我和朋友经常来。”

  我问:“霸王龙来过吗?”
  殷虹说:“他不会喜欢在这种小地方吃饭。”
  我说:“呵呵,这个还是小地方啊?”
  估计,霸王龙肯定不会喜欢去龙王那种大排档吃饭了。

  殷虹说:“这里,很小,对一些人来说。”
  我说:“对,那些讲究惯了大排场的人,这些地方是很小了。例如,某些人。”
  我想到了贺兰婷那厮。
  殷虹说道:“我找你有事要和你说。”
  殷虹看着我。
  殷虹说:“你以后要小心了。”
  我问:“突然对我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