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94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柱摸着脑袋笑了,“马大,据听说对方工地的老板是一家挺有名气的公司。”
  “哪家?”马小乐一愣,还忘记问这一茬了。
  “光大!”

  “光大?!”马小乐听了着实一惊,还真是有缘分,怎么会是光大?难怪会这么硬气。这下马小乐陷入沉思,光大房地产公司可以说是老朋友了,从刘广达开始,到现在的汤静虹,都不陌生,前段时间还和汤静虹发生了点摩擦呢。
  现在马小乐觉得这事有点复杂了,旋即又找到甄有为,把情况说了。甄有为一听对方是光大,也皱起了眉头,“老弟,你知道么,现在光大的汤静虹,在市里的名气可是大的很呐,和那个什么金奥通医药公司的邹筠霞名气有得一拼。”
  马小乐心里紧张,但嘴上不软,“什么名气大的很,不就是和市领导走得近么,经常奉献那巴掌大点的地方!”
  “嘿嘿。”甄有为听后一笑,“你别管人家奉献多大的地方,人家毕竟是考上了,市委梁本国副书记,就是她的靠山。这几年,借助梁书记的便利,光大捞了很多,简直让人眼红得滴血!现在通港市房地产界,能和光大抗衡的几乎没有了。”
  “我不管光大怎么牛逼。”马小乐道,“现在就是金柱的问题,我不想让他坐牢。”

  “这事我肯定会出尽力。”甄有为道,“不过有一点我可得把话说在前头,如果事情没办好,老弟你也不要怪我,毕竟光大的背景强,而且金柱大人致残的事实又那么确凿。”
  “当然不怪你。”马小乐道,“自打我一听说是光大,心里就没底了。”
  “老弟,话说到底,如果对方坚决起诉,金柱被判刑是肯定的。”甄有为道,“现在争取的就是缓期执行了。”
  “留底根不?”
  “留啊。”甄有为道,“这是个污点,抹不去的。”
  “诶,这可怎么办。”马小乐一声长叹,“金柱是脾气粗暴了点,但对我死心塌地,他替我管理工地上的事也不容易,落到这个下场,我心里不好受呐。”
  “那就不走寻常路。”甄有为道,“到时我把伤者的家庭住址调出来,直接扑到他老家去,软硬兼施,多塞点钱,要对方撤诉。”
  “但光大能罢手么?”马小乐道。
  “伤者要撤诉,关光大个屁事。”甄有为道,“光大这么做,无非是想争个面子而已。”
  “就算是,伤者一撤诉,光大也会找他谈话,问清的情况,也会给条件的,没准比我们塞得钱还多呢,那还不照样起诉?”马小乐道。
  “你的工地值得光大这么做?”甄有为道,“光大也就是顺手抽个耳光,不会用心施展套数的,因为你的工地还不够格。”
  马小乐这才拍起脑袋来,“嘿,是这么回事。”不过马小乐也相信,如果汤静虹知道了工地是他的,估计就难说了,没准逮住就不放,非要掐到底,可现在汤静虹是一无所知的。
  马小乐回到工地,让金柱跟甄有为联系,有啥事听他吩咐,尔后就回县里去了,作为一局之长可不像以前,不是随便离开就离开的。

  一连几天,马小乐始终在关注金柱的事情,金柱带人去了伤者的老家,八百公里外。本来马小乐觉得这事他必须得亲自去,让金柱去不保险,那暴烈的家伙没准还惹出什么大乱子,但是,马小乐实在走不了,他最最担心的事还在继续发生。
  县中医院也出事了,依旧是横幅堵门,几十人闹事,还煽动过往居民扩大事态。
  “这她娘的肯定有鬼!”马小乐找来张浩,“张主任,这种事情以前发生多不多?”
  “也有,但绝对不像现在这样频繁。”张浩皱着眉头,“马局长,是不是有人跟你过不去,故意找事?”
  这正是马小乐所想的,现在连张浩都看出苗头来了,可见事态明晰已明晰到了何种程度!是不是宋光明指使的现在难说,但吉远华肯定是主力。“好啊,我知道了。”马小乐点点头,“张主任,跟我到中医院去看看,我倒要瞧瞧他们怎么演戏!”
  人群还没散去,派出所民警的调解并不凑效。
  情况似乎并不是马小乐所想象的,他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声,那不是装出来的。
  “怎么回事?”马小乐站在院长乔中庆面前,阴沉着脸。
  乔中庆一脸惭愧,“医院的责任,现在正积极处理。”
  “都死人了,还怎么处理!”马小乐道,“大会小会讲了无数次,一点作用没有?”
  “已经让医生暂时停职了。”乔中庆道,“事故正在调查,如果确定是医生的责任,那就是严重失职。”原来,一中年男人喝醉酒,来医院挂点滴,谁知道竟然挂死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悲剧,换位思考,家里少了男人顶梁柱,悲痛中当然是控制不了情绪的。
  “准备怎么解决?”马小乐问。
  “十万吧。”

  “二十万能不能出?”
  “二十万?”乔中庆眼神疑虑,“马局长,人是死了,但事故原因还未调查清楚,说不定死者是其它原因致死的。”
  “人死为大,啥都不要说了,也不要争论。”马小乐道,“二十万,外加你降职处理,我想这样能安抚下死者家属。”
  “马局长……”张浩刚要说话,马小乐抬手制止住了,“谁都不要说情,这是我在会上强调过的,类似这种事情引起的群体上丨访丨事件,作为一院之长难辞其咎,本来应该免职的!”马小乐深呼吸了下,“如果事故调查清楚是医生的责任,恐怕就不仅仅是降职的事情了。这样的医生怎么能上岗?领导有直接责任!”

  但即便开出这样的条件,患者家属仍旧没有丝毫接受的样子,有几个年轻力壮的家属甚至几次要冲进院内打砸,幸好被民警及时制止。这种情况,只有通过民警来沟通了。然而民警传过来的话是,对方要求赔偿一百万,否则就不罢休。
  “一百万?”马小乐摇了摇头,“一百万怎么可能,这事即便医生真有责任,但毕竟不是故意的,也不至于开这个大口。照这情形看,死者家属就是想把事态扩大。”民警也同意马小乐的看法,并建议医院不要一味妥协,用僵持冷处理的办法来平息,否则事情更不好收场。
  但是僵持并没有效果,情况还出乎意料地白热化,家属闹到了卫生局。
  “让局长出来受死!”有人高呼。
  马小乐听得来气,还真是人善有人欺,而且,这些家属也过分了点,这事怎么说也轮不到他出来受死呐。“张主任,报警。”马小乐找到张浩,“妨害公共安全秩序,可以拘留了!”

  动真格的了,喊得凶的几个人不见了,闹事的家属似乎失去了领头羊。很快,人群散去。
  “这他娘的像啥话!”马小乐摸着额头在办公室走来走去,怔怔自语,“就当了个小局长,事情还真不少!吉远华这狗日的够狠,竟然使出这一招来。”说到这里,马小乐赶忙打电话给甄有为,甄有为一听电话就是说金柱的事没事,就算被起诉也有把握能弄到缓期执行,他找过人了,还说如果光大公司不插手,连刑都判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