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93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他们要曝光?”苗金花道,“这事不能让他们闹出去,要不影响太大。”
  “所以要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马小乐道,“苗院长,事后对当事医生要处理,发生这种事,医生的责任是推卸不掉的。当然,对被打一事,也要体现一定的关怀,这是医院对员工的人性化的体现。”
  “两免了吧。”苗金花道。
  “不行!”马小乐回答得斩钉截铁,“赏罚分明,不能混为一谈!苗院长,这事你也难辞其咎,平常的业务抓的不紧、督导教育跟不上,这种医疗事故竟然也发生!”
  此时苗金花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事实摆在眼前,虽然她平日算是够用心的了,但碰上这种事情也没辙,而且出事的医生是前任局长介绍过来的亲戚,说多了、处理重了,对李局长面子不太好看。
  马小乐也没再多说,阴着脸离开了妇幼保健医院,心事重重地回到局里,上任时间不长,但发生了两次群体性事件,这虽然谈不上是什么失职,却也是工作不到位的一个体现。
  马小乐越想越有情绪,打电话叫来张浩,说把各医院院长、书记喊过来,开了小会。
  小会上,马小乐直接点出要害,往后,哪家医院再发生群体性事件,院长免职!
  此言一出,小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只有抽出的烟雾袅袅散开。
  “这处罚或许是重了点。”县中医院院长乔中庆轻轻地说,“医疗事故是不可避免的,患者家属要闹事,谁能制止得了?”
  “医疗事故是不可免,但患者家属的思想工作是可以做足的,思想通了就闹不起事来!”马小乐没好气地说道,“还有,医疗事故要看什么样的医疗事故,就像妇幼保健院的这起事故,手术把纱布都留在人家肚子里了,这种还叫医疗事故?我看就是医疗谋杀!这样的医生怎么能走上岗位的,是不是某些人做了手脚?做不做手脚也不管了,单说作为医院领导,有没有责任!”

  乔中庆不说话了,苗金花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对马小乐的激进做法,他们虽然不认同,但也说不得什么。不过最关键的是,他们担心哪一天不幸降临到他们头上,包括段义林,也很担心,万一一次医疗事故引起群体性闹事,那可真是没法估计后果,毕竟马小乐说过,院长要免职的。
  屋漏偏逢连阴雨,医院群体闹事将他弄得坐立不安,金柱那边又出事了,工人在工地上与另外一个施工队发生争执,结果金柱一钢撬将对方一个工人的手臂硬生生打断。
  这种事,原本私了赔钱就可以解决,金柱也不想让马小乐知道,但问题是对方不要私了赔偿,而是向法院起诉,就想把金柱给办倒。
  “这还了得!”马小乐道,“已经致残了,肯定要追究刑事责任!”这事找不到别人帮忙,除了甄有为。

  甄有为说伤害致残了,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甄队,我不是咨询你刑法的,是要你帮忙。”马小乐道,“金柱是我好兄弟,无论如何得帮帮他。”
  “嘿嘿。”甄有为一声奸笑,“老弟,还从来没见你这么猴急过。”
  马小乐叹了口气,道:“你不知道,本来以为到卫生局去过度一下,跳个板,谁知道麻烦事还真不少,一件接一件,弄不好我这板跳不成还落了水!”
  “困难是有的。”甄有为道,“想成大事,就得经历大苦难。”

  “甄队,别跟我讲大道理了。”马小乐道,“现在我听不进去,最好的法子就是帮我解决点实际问题,金柱的事就拜托你了。”
  “应该没问题,这种事天天都有。”甄有为道,“小得不能再小了,如果法院件件受理,那还不累死人,最终还是调解。”
  “这样最好。”马小乐道,“具体情况我还不了解,一到市里就找你来了,现在我去工地看看。”
  “为防止万一,让你兄弟态度好点,治疗、看望等要积极点,这说明认罪态度好,如果对方真的起诉,也好说些。”甄有为道。
  “如果对方起诉了,甄队,我看不起你了!”马小乐眉头一皱,半开玩笑地说。
  “唉,这没有百分百的事情。”甄有为道,“但我可以保证,如果不出意外,那肯定是没问题的。”
  马小乐也没再说什么,点点头走了。来到工地,金柱一脸憔悴,“马大,我要坐牢么?”

  “应该不会,我找人了。”马小乐道,“到底怎么回事,跟我说说。”
  “是他们欺负人!”金柱道,“我们修的这段路,所用的材料都必须从东边的小路上运过来,可那边有家开发房地产的在施工,非要把那小路切断,我当然不能同意。”
  “切断那小路有必要么?”马小乐问。
  “没!”金柱道,“是他们想美事呢,那边工地上的一个小负责人来过,问这里的头是谁,我出来说话,他说那条路碍他们的事,要截断,不截也行,得给点损失。我说小路不碍事,不能截,对方也没说什么,扭头走了。事后我怕他们会偷偷下手,就派人盯着,果然到了下午他们弄过来五六个人,还带着辆小挖掘机,要断路。你说我能肯让么?当下就带着十来个人过去,将他们一番好打,他们跑了,连挖掘机都扔哪儿了。”

  “就这点事你就把人家胳膊给打折了?”
  “没,后头还有呢。”金柱叹了口气,“过了十分钟不到,你才怎么着,对方来三十多人!那场面可不行,如果控制不住,那我们这十来个人就被窝了。当时我站在挖掘机旁,一看对方来人,从旁边伙计手里拿个跟钢撬就站到了挖掘机斗子上,说这事谁出头就掐谁。哪知对方不是孬种,一个领头的让人开动挖掘机,说要把我翻了下来埋了!马大,你说这气人不?”金柱抽了口烟,跟英雄似的,继续说道:“当即我就没打顿,看见那人要上来开挖掘机,我一下窜上去就是一撬子,把那家伙打了下去。当时那人栽下去,都没气了,赶紧送医院去,也刚好把对方给震住了,这才算事。”

  听了金柱这么说,马小乐也不怪他,工地上的事就这样,遇事不能软,否则就等着挨欺负。
  “事后怎么着了,派出所有没有来人?”马小乐问。
  “来了。”金柱道,“做了笔录,我也交了钱,派出所说是医疗保证金和处罚预保金。”
  “嗯,好,交了好。”马小乐道,“你找人家私了,是不是给的钱不多?”
  “八万,我找人咨询过,致死是十万,给八万不少了。”金柱道,“我就怕给你添麻烦,也没跟你商量,我就想我工资不要,用这钱抵上就是,怎么说也得把事情给摆平了。但是没有用,对方说绝不私了,让我等着坐大牢。”
  “真他娘的强横。”马小乐道,“嫌钱不够可以提要求么,也不说,直接就说要你坐牢?”

  “是。”金柱道,“马大,你看我到底要不要坐牢?”
  “肯定不能让你做呐。”马小乐道,“也跟我混了这好几年了,让你坐了牢还说得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