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9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贾仁达打开以后,就被里面的东西给吸引了,那是一把很有玩味的紫砂壶。紫砂壶,其起源可上溯到春秋时代的越国大夫范蠡,已有2400多年的历史。从明武宗正德年间以来紫砂开始制成壶,名家辈出,500年间不断有精品传世。
  贾仁达从这把紫砂壶的形、神、气、态这四个来欣赏,知道至少在上万以上,对贾仁达来说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没有实际的多大意义,但是从祖父开始就收集各类紫砂壶的贾仁达来说,那是不同一般的东西。“人间珠宝何足取,宜兴紫砂最要得”。
  贾仁达就说,秦部长,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我,虽然很喜欢,但是无功不受禄啊。
  秦书凯就说,贾主任,因为时间紧,大家也不是外人,我就有话直说了,周主任最近被县委推荐,准备提拔为副处级干部,前两天刚被市委组织部考察,听内部消息说,考察不知道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考察材料可能有些差错,贾主任在组织部做领导多年,最清楚这里的猫腻的,请你帮助看看。
  贾仁达就不说话。

  秦书凯继续说,要是周主任真有问题,我也不敢来请你帮忙,你知道我这个人的个性,我这位兄弟跟我一样就是性子直,工作上难免得罪一些人,所以考察的时候肯定有不同声音,所以组织部这边请你多关系,当然这事对我们来说那是天大的事,你贾主任来说,那是小菜一碟,请贾主任抽空问问,帮帮我这位兄弟一把。
  秦书凯的话说的言辞恳切,话语中做一个兄弟,右一个兄弟的称呼金大洲,贾仁达心里就明白了,这个金大洲跟秦书凯的关系看样子是很铁,否则,秦书凯不会在跟自己平素没什么往来的情况下,这次厚着脸来找自己帮忙。
  官场中的人,也是人,尤其是一些领导干部,虽然平时看起来高高在上,私底下也还是七情六欲一样不少的凡人。
  贾仁达见秦书凯为金大洲的事情一副急的火烧火燎的样子,心里也有些许触动,在官场里有一个能这样为自己尽心尽力帮忙的朋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贾仁达来酒店之前,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秦书凯找自己如果是为了有难度的事情,自己当然是要找理由拒绝的,毕竟两人的交情并没有到那一步,犯不上为了一个秦书凯让自己太为难。
  但是,金大洲的这件事对贾仁达来说,难度确实不大,毕竟自己曾经是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现在的分管干部的副部长还是自己曾经的下级,所以即便是现在从组织部已经出来了,以前的下属总要给自己几分面子的。
  贾仁达在头脑中转了一圈,字斟句酌的对秦书凯说,秦部长,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没有人可以盯着,那么一切都好说,如果有谁整天就盯着周主任,办起来就有点难度了。
  秦书凯找贾仁达也是抱着年三十杀兔子的心理,如果贾仁达肯帮忙当然好,不肯帮忙也就算了,再找别人,现在见贾仁达说的话也还算是中肯,于是赶紧笑着站起来说,这件事只要主任帮助,什么都好说。

  后来,三个人就开始吃饭,秦书凯端起酒桌上的酒杯,给贾仁达敬酒。
  秦书凯说,贾主任也是个爽快人,这件事只要有贾主任这句话,我这位兄弟的事情就有指望了,我代表我兄弟,先敬贾主任这杯酒。
  秦书凯端起酒杯豪爽的一饮而尽,坐在旁边的金大洲,心里暖暖的。
  贾仁达在这个场合,也只能爽快的喝下。
  金大洲看到秦书凯和贾仁达喝酒,心里很感动。自从秦书凯到了普水做了县委副书记后,金大洲就经常在心里拿秦书凯跟张富贵做比较,因为现在都是自己的领导。
  两人都是跟金大洲称兄道弟的,张富贵这个人还是官场的很多官僚,在人多的场合总是用命令下属的口气跟金大洲说话,从没有考虑过金大洲的自尊。秦书凯不一样,不管在人多人少的场合,都会对金大洲很客气。
  遇到困难的时候,张富贵能处理的会处理,如果遇到难度的,就会让金大洲独自去处理,尤其是当张富贵跟马成龙之间有一些意见冲突的时候,张富贵总是躲在背后,尴尬的局面交给政府办主任金大洲一个人去协调。
  秦书凯在金大洲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能站在金大洲的前面,他能解决的事情,绝不会麻烦金大洲。这几个月来,秦书凯在普水的一点一滴,金大洲都记在心里,这次当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张富贵作为曾经在市委组织部当过领导的人,竟然一口回绝了金大洲请求帮忙的事情,而秦书凯对待此事的态度简直比对自己的事情还要紧张。

  这样的对比实在是太明显了,由不得金大洲不多想。金大洲心想,或许,有些事,自己没必要再站在张富贵的立场隐瞒秦书凯太多,秦书凯才是真正把自己当兄弟的人。
  秦书凯后来招呼着金大洲给贾仁达敬酒,金大洲赶紧收起心神,满脸堆笑的调整好情绪,满满的倒了一碗酒,敬贾仁达。虽然酒桌上人少,气氛却调节的很好,金大洲和秦书凯都陪着贾仁达喝了不少,散席的时候,金大洲把礼物塞到了贾仁达。
  送走贾仁达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金大洲对秦书凯说,秦部长,今晚你喝了点酒,赶紧回家休息吧。
  秦书凯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这个时候,寸秒寸金啊,时间不等人,贾仁达这里没个准话,这事还是没定下来,就算是回家,也没心思休息啊。

  金大洲安慰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是尽力了就行了,谁能保证办事就一定都能成功呢。
  秦书凯拍了拍金大洲的肩膀说,兄弟,这种机会也不是经常有的,错过了以后就不会用了,所以现在是机会来了,要尽最大的努力把握,否则等到下一次的机会,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金大洲说,秦部长,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能找的人都找了,就算是着急也没有办法,既然贾主任这边答应帮忙,我们也只有先回去等消息了。
  秦书凯一拍脑袋说,光忙着找贾仁达,我忘了一个关键的人,这个人对这次考察材料的事情一定是掌握的比较详细,现在就联系她打听一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也好对症下药。

  金大洲说,你说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秦书凯没有回答他的话,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秦书凯拨打的是小柳的电话,这次的考察过程中,小柳是全程参与者,一定了解第一手的情况,向小柳打听一下具体情况,绝对错不了。
  小柳没想到这么晚了,秦书凯会给自己打电话,开玩笑的说,秦部长是不是一个人孤枕难眠,想起我这个人不错的,跟我谈谈心,聊聊知心话。
  秦书凯说,整天胡思乱想,小柳,我是有正事要跟你谈,不是和你聊天开玩笑。
  小柳说,我就知道,你这位领导人找我,肯定是为了公事,否则,不会找我的,你说吧,什么事。
  秦书凯就把金大洲的情况说了一遍后,后来问小柳,这个考察材料是否已经写好,金大洲这个人到底哪个方面出了问题,你是直接参与者,一定知道很多具体的细节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