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6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苓说:“大家和和气气,这样多好,你少给我惹事,我也不找你麻烦!”
  我说:“是,是。”
  黄苓说道:“那好了,既然话都说开了,那就这样吧。”
  我问道:“哦,黄监区长,还有个事。”
  她看看我。
  我说:“哦,就是,薛明媚,我,其实吧,对她有那个意思。”
  她说:“我明天就放了她。”
  我说:“谢谢监区长。哦,还有,就是跟着我的那些手下,她们夜班的太多了。”
  黄苓说道:“这周慢慢我让她们调回来。”

  我说:“哎哟太谢谢你了。还有。”
  她不高兴了:“你有完没完,你有完没完?”
  我说:“就只有一个,就还只有一个。”
  黄苓不耐烦:“你说!”
  我说:“监区长,关于我们那个分到的钱跟东西,有点太少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多一点点?”

  黄苓说道:“看你们表现再说,如果表现好,不和我对抗,什么都好说。如果像之前一样,门都没有。”
  这家伙还不想直接给我们分钱啊。
  妈的,要拖到什么时候。
  我说道:“监区长,你看,这都要年底了,也要拿着钱过年是不,你看看是不是可以,早点,例如下周什么的,就可以分呢。”
  黄苓说道:“下周太急,下月。”
  我说道:“监区长,那,也有点迟啊。”
  黄苓说道:“我答应你下个月,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还想怎样?”
  我说:“那好吧,谢谢监区长,拜托监区长了。”
  她说道:“我先走了。”
  我急忙起身恭送她下去,然后再三叮嘱她开车小心,她硬要开车,没办法,她有钱有权,任性。
  我晃荡着,上去结账,花了五千多。
  心疼死我了。
  连送她的钱,一共弄了差不多六万。
  我辛辛苦苦的血汗钱啊,从贺兰婷那里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七万,又他妈没了。

  我打了个的士回去睡觉。
  次日,黄苓还挺有记性,先把薛明媚放了让我宽心。
  而且,也调班了过来,当然,我的姐妹们最期待的,还是什么时候可以分钱分东西。
  利益至上。
  薛明媚出来后,我让徐男把她带过来。
  徐男把薛明媚带过来了。
  我见到,薛明媚,满身是伤,脸颊都有鞭痕。
  我过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然后,走过来。
  我对薛明媚说道:“把上衣都脱了。”

  薛明媚看看我,问:“想做什么?”
  我说:“别想太多,只是想看看你身上的伤。”
  薛明媚默然。
  我问:“是不是,打得很狠?”
  她说:“还好。”
  我说:“脱!”
  她看着我:“又有什么用呢?”
  我说:“有用!”
  然后我直接动手,外衣,然后里面那件,然后,然后她赤着面对我。
  好吧,看着她,我无暇欣赏她的身子,只看到了满身的鞭痕。
  我说道:“黄苓这个狗东西!”
  我拿了那瓶朱丽花给我的药。

  薛明媚看看,说道:“药?”
  我说:“这是特效药,擦上去,明天就好了。”
  薛明媚问道:“那么神奇?”
  我直接把自己衣服弄起来给她看我后背:“那晚上被人砍了一刀,然后擦上去,第二天就愈合了。”

  薛明媚问:“怎么,谁这么对你?”
  我说:“鬼知道,这世上,神经病太多。”
  薛明媚说:“你怎么不小心点!”
  我说:“意外,意外。”
  薛明媚问:“意外?是不是监狱有人找人对付你?”
  我愣了一下,她猜中了。

  她说道:“说了要你离开,要是死了呢?”
  我说:“没事,还没死呢。其实,我怀疑是a监区长找人弄我的。那个521你知道吧,她给了我一点钱,弄她出去,就是保外就医,然后,她手上有a监区长谋杀人的证据,然后a监区长就找人要干掉我。好在,我们胜利了,a监区长现在已经被抓了。”
  薛明媚摇着头:“你以为监狱只有这么一个a监区长坏人吗?”
  我说:“少废话了,你别动。”

  我给她擦药。
  一会儿后,擦好了,我帮她穿上衣服。
  穿上后,薛明媚抱了抱我,说道:“谢谢。”
  我说:“别客气。”
  她问:“我们之间,不该谈爱的,是吧?”

  我说:“只谈身体吗?”
  她说:“人都是感情动物,我做不到只谈性。”
  我说:“谈这个没用,直接做才有用。”
  她笑笑,说:“全身疼,这什么药?”
  我说:“这药是这样子的,总之,你忍一忍,明天就好了。”
  我说道:“回去吧。”
  她说:“你是不是给黄苓塞钱了。”
  她说:“别骗我了,不然她怎么会放了我。”
  我说:“好吧,其实我给了她几万。”
  薛明媚愣了一下,说道:“可能,我很难还给你了。也需要很久之后。”

  我说道:“别想那么多,其实我找她,也是有其他目的的,救你出来只是其次,我和她和好,对我有好处。况且,大恩不言谢,你以身相报吧。”
  她对我笑笑:“等我好了再说。”
  我说:“回去吧,好好休息。”
  她对我鞠躬致谢,我急忙扶住她:“干嘛那么客气!”
  她说:“感谢我生命中遇到了你,谢谢你。”
  我推她出去:“滚滚滚,太矫情我还受不了你。”
  她对我明媚一笑,“改天找你,宝贝。”
  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滚滚!”
  她出去了。
  我靠在了椅背上。
  和黄苓和好,只是缓兵之计,最终,我还是想干掉她。
  可现在到底怎么回事,牛鬼蛇神上台乱舞的时代了,连黄苓这种没文化的暴力分子,都上来做了领导。
  a监区,监区长被抓了,难道,那里会是康雪做监区长吗?

  这下监狱里可真的是妖孽横行,不得安宁了。
  贺兰婷怎么越折腾监狱,就越折腾出更乱啊。
  当初说扫清这帮妖孽的,现在上来的妖孽,个个都比以前的厉害。
  下午快下班时,我从徐男她们的口中,知道了a监区长完蛋原因的消息。
  令我意外的是,她却不是因为职权或者利益原因谋杀人的,而是,为情。
  而且,杀的是自己的丈夫。
  她的丈夫自己开了一家公司。
  两年前,她怀疑自己丈夫与丈夫公司的秘书有不正当关系,她通过自己做xx派出所所长的表弟,花了一百万,雇佣了两名杀手,杀死自己丈夫和丈夫秘书。
  日期:2015-11-21 08: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