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0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祁芸说了声:“陈处长,你们处来的梁处长已经来了!”陈辉朝祁芸看了一眼,快速瞥了眼梁健,说“稍等一下啊,肖秘书长要我马上给他送一份文件过去。这份文件昨天我明明是放在这里的,怎么就找不到了呢!”
  陈辉就继续急着翻找起来。祁芸就朝梁健伸伸舌头,看来也只有等他找到文件之后再介绍了。
  陈辉翻来倒去,就是找不着文件,嘴里不停说着:“见鬼了,真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放在这里的,怎么就没了呢!”
  梁健心里暗暗好笑,这人遇事也太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了。随即,他就瞥见边上一张椅子上,有一个信封袋,扁扁的。这张椅子的椅背是靠在桌沿摆放的,坐板被桌面挡着,看不见了。梁健就问:“陈处长,你要的文件,是否就装在信封袋里的?”
  陈辉说:“没错,你怎么知道!”拿着狐疑的眼睛看着梁健。
  梁健把椅子从桌子下面拖了出来,拿起了上面的信封袋,递给陈辉:“是不是这个!”陈辉朝梁健又是硬邦邦地说了句“谢谢”,然后就跑出了办公室,应该是给肖秘书长送去了。
  陈辉一出门,祁芸说:“你知不知道,陈辉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梁健问:“为什么?”祁芸点了点梁健,笑说:“都是因为你啊!”

  “因为我,这我可不敢当,我今天可是第一次见到他,怎么可能得罪他!”梁健解释道。
  祁芸说:“你的存在,使得陈辉想要当宏市长秘书的愿望泡汤了!你还说,他的不开心,不是因为你啊!”梁健朝门口瞥了一眼,确信陈辉不在那里,才低声说:“这不该怨我,要么怨领导,没有发现他这样的人才;要么怨他自己,没有足够用功,崭露头角、让领导关注到他。”
  祁芸说:“你错了,陈辉是足够用功的,过几天你就会发现,他就是一个工作狂。为了工作,他啥都可以不要。”
  梁健还未回答,就听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过来了,应该就是陈辉。梁健朝祁芸看看,也就闭口不言了。

  陈辉回进了办公室,几乎是奔进来,握住了梁健的手,狠狠摇着,嘴里说:“太感谢了,太感谢!”梁健被他搞得莫名其妙,刚才那么冷漠,好像冰冻三尺,现在又这么热情,就如他乡遇故知。这么忽冷忽热,任谁受得了啊!
  梁健应付:“你好,陈处长。”陈辉还紧紧握着他的手,梁健就故意往后抽了抽,从他手里挣脱了出来。
  陈辉好像也不在意:“梁处长,你来了就好了。这个办公室本来就剩下我一个人了,真是忙不过来,你来了,最开心的人就是我了,总算可以有人分担了!”梁健说:“陈处长,这段时间辛苦了。”
  陈辉说:“不辛苦,不辛苦。最辛苦的是宏市长了,他把自己的秘书放出去到建设局当领导,这段时间一直没有人跟着服务。你来了就好了,宏市长又有秘书了。”
  关于梁健当市长秘书的事情,陈辉说得这么坦然,倒是出乎梁健之外。刚才祁芸说,陈辉很想要当市长秘书,梁健到来最不开心的应该是他。但从如今陈辉的谈吐来看,他又想根本不在意。
  梁健就朝祁芸看了一眼。祁芸挤了下眉,也表示意外。祁芸说:“梁处长,我已经把你送到位了,我这会去干自己的活了。你就在这里开始也可以,回长湖区把交接工作做完也可以,反正你自己安排。”

  梁健说:“谢谢了。我知道了。”祁芸的手机响了,她接起了手机道:“舒秘书长,我这就过来了。”
  陈辉依旧笑着说:“以后,我们就是同一办公室的同事了,能够你这么优秀的人同一办公室,真是我的荣幸。”梁健说:“陈处长,你太客气了。我初来乍到,还有很多东西,要向你学习。”
  陈辉说:“你就坐在原来向处长的办公桌,向处长以前就是宏市长的秘书,这个位置风水好啊!”梁健瞧了瞧这个位置,桌子上的东西都已经整理掉了,留下一个台式电脑和两支水笔,边上还有一叠发黄的报纸。梁健说:“陈处长,要不我和你换一个位置,你坐这里好了。这是处长的位置,你比我到处里时间久,这里该你坐。”
  陈辉更忙摇手道:“不了,不了。没这个讲究,也就一个座位。况且,让你坐向处长的位置,也是领导的意思,我们就不要私自换来换去了。”

  梁健听是领导的意思,也不知是肖秘书长的意思,还似乎舒秘书长的意思,但既然是领导的意思,他也就不在谦让了。
  梁健看一时半会还没什么好做,还不如会长湖区一趟,跟区委书记胡小英正是道个别,然后把区委组织部的东西,都理一下,比如水杯、笔记本之类都得搬过来。梁健就说:“陈处长,我在长湖区还有点事情交接一下,我这就去一下,明天来正常上班。”
  陈辉说:“梁处长,这些事情,你不用跟我报告,我又不是领导,你自己安排,自己安排!”梁健感觉跟这个陈辉说话很费劲,没再说什么,离开了办公室。
  梁健身影刚才门口消失,陈辉就用眼睛盯着那里,原本已经熄灭的嫉恨,让他眼睛发红。
  市长宏叙的办公室门打开了,市政府秘书长、市府办主任肖开福稳步走了进去。市长宏叙去美国考察的时间时二十天,已经去了两个礼拜,还要一个星期时间才会回来。

  肖开福将门关上,来到了宏市长的办公桌前,将一个信封放在了宏市长桌子的中间。放好之后,他又重新拿了起来,放到了桌子的右手边。
  之后,肖开福走到了办公桌里面,看了一会那把椅子,走过去,坐了下来。他坐在宏市长的位置上,双手平伸撑住了桌子,正视前方,就如对面需要有人要他谈话一样。接着他的手一动,就放到了那个信封上。
  肖开福在信封上轻拍了拍,站起身来,离开了宏市长办公室。
  光线已经很暗了,可还是能看到,信封上的几个字:宏市长亲启。
  回到长湖区,梁健没有去组织部,直接/眼看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梁健怕胡小英已经回去。没想到,朱怀遇办公室还开着灯,他正靠在椅子里,拿着一张偌大的报纸看着,把整张脸都挡住了。

  梁健在门上敲了敲,说:“这么用功啊!还在学习?”朱怀遇放下报纸,看着梁健,一脸微笑:“在这个岗位,不学习不行啊!”
  梁健想起,舒秘书长给自己提的四个方面的要求,其中就有一个是“学习”。梁健说:“有进步”。不等梁健询问,朱怀遇就说:“快进去吧,胡书记好像在等你。”
  “哦?”梁健有些奇怪了,“胡书记在等我?”
  朱怀遇把报纸放在桌上,神秘兮兮地说:“我也只是猜测,不过,你可千万别跟胡书记说。我也不过是想看看,我猜领导的心思猜得准不准。”

  作为区委办主任,整天呆在区委书记身边,而且书记又是女性,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提高一些猜测领导心思的能力,有时候也是必要的。但这种猜测不能随便表现出来,否则领导会不喜欢。梁健说:“等我出来,我告诉你猜得准不准。”
  朱怀遇说:“好,一定要告诉我。我等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