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0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菊母亲走开了。朱庸良倒在地上,嘴巴和腹部鲜血翻滚,有人看到,吓得大喊起来,赶紧逃走了。见此惨状,大家都怕牵扯到自己,没人敢过去帮忙,也没有人报警……
  第二天一早,胡小英来到办公室,看到办公室如此狼藉的模样,震惊了。她堂堂一个区委书记的办公室竟然被小偷大肆侵犯。胡小英稍一查找,就发现朱庸良的证据材料没有了。胡小英心道,看来对有些人还真不该留一点余地……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区公『安』局长徐建国报告:“朱庸良部长,昨晚在街头被人刺死。凶手目前还没找到。”
  胡小英放下手机,好一会才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长湖区组织部长朱庸良被谋杀的事情,一时间成为镜州市的新闻。很快警方也破案了,凶手就是朱庸良以前的下属李菊的母亲。新闻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被更新的新闻所取代。
  新的长湖区组织部长到任之前,区委决定暂且由常务副部长宋城主持工作。
  不久之后,长湖区又动了一波干部,区委组织部办公室方羽被提拔为第一街道党委委员,分管宣传工作。
  就在同一天,市政府秘书长、办公室主任肖开福正式来长湖区协商调梁健去市府办的事情。肖开福握住梁健的手说:“欢迎你尽快加入我们的队伍。”
  梁健说:“一些听组织安排。”肖开福看着梁健,点了点头,脸上是挂着笑的。
  但在梁健看来,肖开福的笑容之中,似乎还挂着其他摸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梁健顿时感觉,调任市府办工作,是凶是吉,真的很难预料!
  十月桂花香。.梁健到市政府办报到的时候。镜州市行政中心的桂花开得正香。
  区委副书记万康、区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宋城将梁健送到了市府办,在秘书长肖开福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天南地北地聊了几句后,就起身告辞了。万康副书记说:“肖秘书长,我们梁健部长,是我们长湖区的青年才俊,从今天起我们就把他托付给你们了!”
  肖开福脑门光亮,腆着大肚子,跟万康握手:“感谢万书记啊,给我们输送了这么好的人才。就请放心吧,梁健到了我们市政府办公室,肯定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取得更大的进步。”
  肖开福接着又跟宋城握了手。然后与市府办副秘书长舒跃波一起送到门口,叮嘱舒跃波:“舒秘书长,你帮助送送万书记和宋部长,我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舒跃波副秘书长四十岁左右,一米八左右的个头,身板挺拔、面孔端正,一套蓝色西服,令他看起长:“好的,秘书长,我一定把两位区里的领导送到车上。”
  肖开福说了“好好”,笑着转身回进了办公室。转身之间,脸上的笑容就如被风吹掉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梁健也跟着舒跃波一起来送万康和宋城。送到了电梯口,万康和宋城一定不让他们送了。舒跃波却坚持还要送。万康就说:“舒秘书长,不用客气了,你送到这里已经足够了。”
  舒跃波说:“那哪儿行啊?”万康说:“行,就这么办,我们自己坐电梯下去。”舒跃波说,这样太不礼貌。梁健就说:“舒秘书长,你止步吧,我再送一送两位领导。”舒跃波:“这样也行,让梁健送到车上。以后梁健见两位领导的机会,相对要少一点了,今天让他跟两位领导多呆一会。”
  电梯关闭时,舒跃波还在跟万康、宋城挥手,一副非常热情的模样。电梯下行,万康对梁健说:“这两位领导都不错,梁部长,好好干啊!”梁健说:“万书记,以后别再喊我梁部长了,我在部里的职务已经免去了,现在什么帽子都没有了!”
  宋城笑说:“刚才肖秘书长说了,很快就会给你任命副处长。”万康说:“以后,称呼梁处长也行。”梁健说:“哪里,哪里,见笑了!”
  万康又说:“以后,你跟着宏市长,可要多为长湖区说话。”梁健说:“现在,都还没有明确呢!”万康转头问宋城:“刚才,我们好像忘记问了,梁健是不是跟着宏市长。”宋城说:“这也不用问,宏市长的原秘书已经去建设局任党组成员,梁健这个时候进来肯定是跟着宏市长。”万康说:“你看,还是我们组织部长头脑灵活,这是已成定局的事情了。”
  梁健不好多说,幸好电梯打开,不用就此问题讨论下去。梁健一直将他们送上了轿车。
  汽车开动的时候,万康和宋城摇下车窗,跟梁健挥手。梁健也跟他们挥手。车子开走了,在坡下转个弯,就朝大门出口驶去。
  梁健环视了这个有些陌生的市行政中心,正前方是广场,两边是绿化和车道,身后是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套班子的办公大楼,这就是今后一段时间里他要工作的地方。
  这里也是整个镜州市行政的中心,也是权力的中心。
  回到了楼上,梁健犹豫了下,先去秘书长肖开福的办公室,还是去副秘书长舒跃波的办公室?刚才是跟舒跃波一同出来的,还是先去找舒跃波。刚才,肖开福和万康、宋城等聊天时,只说了几句感谢话,然后就是天南地北的聊了一通,对于一些具体的事情,都没有谈起。
  比如,他到了市府办到底做什么工作?来之前大家都在议论,他此番到市府办,是来替市长宏叙做秘书的。但刚才肖开福和舒跃波都没有提到这个问题,不知是认为这个问题已经很清楚,不需多讲,还是有什么变化。他们不讲,梁健也不好问。再比如,他的办公室在哪里?以及工资介绍信、党员关系等交接工作,都没有一个具体的说法。
  梁健心想,秘书长掌控整个市府办的大局,这些事,应该找舒跃波比较合适。梁健在舒跃波办公室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
  梁健推门而入,舒跃波才放下手机。见梁健进去,他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已经把区里的领导送走了?”梁健点头道:“舒秘书长,已经送走了!”
  舒跃波指了指边上沙发:“你先坐坐。我刚才给人事处长祁芸打了电话,她说在市委组织部,马上赶过来。”梁健听到“祁芸”两个字,不由重复了一句“祁芸?”舒跃波说:“是啊,我们的组织人事科长,你可能还不认识,我待会给你介绍。”
  梁健有一个小学同学也叫“祁芸”,小学毕业之后她转校了,就再没有碰到,如今梁健是从衢州来到了镜州,碰到小学同学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现在同名同姓的人很多,梁健也就不去在意。梁健说:“好,我应该不认识。”

  舒跃波说:“趁还有些时间,有些事情我先给你扯一扯。”
  看来舒跃波是要谈谈自己关心的问题了。梁健说:“舒秘书长请讲!”
  舒跃波拿起了桌上的中华烟。/梁健看到,忙从口袋里掏出了苏烟,递给舒跃波:“舒秘书长,请抽烟。”舒跃波见他递去的是苏烟,也不推迟,接了过去:“这烟很柔和,好抽。”
  梁健说:“我也是偶然抽到,觉得还不错。”梁健用打火机,给舒跃波点燃了香烟,给自己也点了一支。舒跃波抽了一口,突出了烟雾说:“梁健,你有几年烟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