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9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不想再隐瞒方羽,就说:“我不是在看那两人,我是在看那个位置。以前,我跟你们办公室主任李菊,来这里吃过一顿饭。”
  方羽心里一动,她没想到,梁健和李菊还有这么私人的交往。但她并不想太在意,毕竟李菊已经不在这个世界。她看看梁健,又看看那个位置:“是吗?就坐在那里?”梁健点了点头,说:“是的。”
  梁健看着方羽说:“这两天,我心里始终有一个谜团,一直解不开。不知你能不能帮帮忙?”方羽好奇地问:“是什么?”
  梁健说:“你先看看这个。”梁健把手机打开,将李菊发给自己的短信给方羽看。
  方羽轻声读了出来:“曾经我们有过共同的时光/就在马灯部落/我们坐过的位置下/留着永恒的记忆和难以磨灭的证据……这是诗歌?”
  梁健说:“这是李菊发给我的一条短信,而且是李菊出事的那晚发过来的。我对发来短信的时间,进行了推算,应该就在李菊出事的前几秒种。这两天,我空下来,就时不时想,这什么意思!”

  方羽想了想说:“也许……李主任,对你有好感?她怀念跟你在这里吃饭的时光?”梁健说:“我也弄不清楚,但如果单单为了表示好感,她干嘛要在几乎是在出事的同时发给我呢?!”
  “这倒也是,这个时间点,有点诡异,”方羽也陷入了沉思,她不由朝那对情侣所坐的位置看去,一直看着,足足有几分钟……
  “会不会,就是字面的意思?!”方羽“嚯”地站了起来,朝着那对情侣走去,她重复着那句话:“我们坐过的位置下/留着永恒的记忆和难以磨灭的证据……”
  梁健对方羽的异常举动颇为惊讶,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赶紧追上去。
  方羽跑到情侣的身边,对那个男人说:“先生,不好意思,请问,你能出来一下吗?”这个男人,见一个青春单纯的女孩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请求,不知何意。
  那个女人,则对男友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不好意思,只需要麻烦你们站起来两分钟,上次我们在这里吃饭,把一份东西留在了位置下面,想要找一下。”方羽笑了笑,“打扰你们吃饭,很不好意思,这顿饭我们请。祝你们每天开心幸福!”说着方羽朝紧跟过来的梁健看了一眼,梁健会意,也说:“谢谢你们,这顿饭我们请,祝愿你们事事顺心。”女人见这个女孩跟自己男友没啥关系,悬着的心也就放松了下来,说道“没事,你们找吧”,说着就跟男友站了起来。

  方羽蹲了下来,梁健也跟着蹲下来。旁边座位上的人对他们俩的怪异举动,都投来疑惑的目光,引得服务员也过来了。
  方羽在桌子底下看了一会,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又弯下身子朝椅子底下看去。忽然她的目光撞上了一个黄色的信封袋。信封袋被胶带黏贴在椅子底部,方羽快速钻入了里面。梁健只能看到她圆润的臀部。梁健说:“还是让我来吧!”方羽说:“我已经够到了,拉我一把。”
  梁健只好揉住方羽的纤腰,将她有如拔萝卜一样往后拖出来。方羽手中拿着一个信封袋,举到梁健眼前。
  梁健惊讶的接过信封袋:“难道这就是短信里说的——我们坐过的位置下/留着永恒的记忆和难以磨灭的证据?”
  两人快速结账,离开了马灯部落餐厅,打开信封袋,抽出里面的东西,是一套账目明细,关于朱庸良滥用公款、收受贿赂等证据,全部都在上面。这些东西一旦拿到上级纪委,朱庸良就彻底完蛋了。

  梁健坐在胡小英办公桌对面。胡小英正一页一页地翻看那些账册。这的确是关于朱庸良违纪违法的明证,有了这些东西,朱庸良是在劫难逃的。梁健心想,胡小英看到这些证据,肯定会非常兴奋,毕竟组织部的掌门人,可以调换了,这对于胡小英清除异己,无疑是一件好事。
  但看完这些账册,胡小英却将东西放在了桌上,沉思起来。
  梁健颇觉意外,问道:“胡书记,有什么不对头吗?”胡小英说:“没有。不过,我有个请求。”梁健奇怪:“胡书记,你为什么跟我说请求呢!你吩咐好了!”
  胡小英望住梁健说:“这些证据是你拿到的,不过,从现在开始,这些证据就放在我这里行不行?我不想将他们上交给上级纪委!”
  梁健愣住了,这是让朱庸良下岗的难得机会,胡小英为什么要放弃?梁健说:“为什么?能不能告诉我原因?”
  胡小英说:“宏市长昨天跟我打了电话,他说,下一阶段,长湖区要集中精力搞建设,主要是要把东部新城的建设搞起来。这需要一个和谐的氛围,长湖区的干部,至少在近段时间,不能再出事,这会影响发展的精力、进度和氛围。为此,长湖区的领导班子中,最近最好不要有事情。这是从长湖区发展的大局出发来考虑。如果我们还是相互检举揭发,不利于营造一个发展的良好氛围。”
  梁健说:“那不是便宜了朱庸良?”胡小英说:“我呆会就找朱庸良来谈话,把这份东西直接给他看。我想,只要我们手里有这份东西,他会乖乖听话的。”
  梁健想,这是领导考虑问题的方式,他没有什么好反对的,就道:“这些证据,就由胡书记来处理吧,我没意见。”
  一个小时后,胡小英找朱庸良谈了话。朱庸良从胡小英办公室出记让怎么做,就怎么做。

  几天之后,他脑海里,始终是胡小英将那刀证据材料放入桌子抽屉的那一刻。朱庸良心想,难道我要一直让胡小英把自己捏在手里?只要我把那些证据材料拿到手,销毁掉不就行了?
  朱庸良怎么都无法消除这个想法,十天之后,他雇佣了一个盗窃高手,在午夜的时候,打开了胡小英办公室的门。小偷在桌子抽屉里没有找到那份材料,但在所有地方翻箱倒柜之后,终于还是找到了证明材料,交到了朱庸良手里。
  朱庸良将这份材料点燃,看着它在烈火中卷曲,化为灰烬,朱庸良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朱庸良走在路上的脚步也变得异常轻盈。这个晚上,他找了几个朋友大喝一场,由于离家不远,他就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回家。

  在转弯角,忽然一个中年女人挡住了他的去路。中年女人盯着他问道:“朱部长,你还认得我是谁吗?”
  朱庸良定睛一看,他还是认出来了,因为这张脸跟李菊实在太像了。他结巴地道:“你是李菊妈妈?”
  李菊母亲朝朱庸良笑笑说:“朱部长,你的记性真好,能和我握个手吗?”朱庸良看到李菊的母亲并没有冲自己打骂,握个手当然没什么大问题,朱庸良把手伸出去。
  李菊母亲的手也伸出来,不知什么时候,她的手中多了一柄锋利的匕首。朱庸良刚反应过来,匕首有如切西瓜一样,扎入了朱庸良的腹部,李菊母亲并没有就此停住,而是往上挑起,匕首“嚯”地一下,从他心窝里翻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