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92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反正你们自己处理好事情,处理不好局里就处理你们。”马小乐道,“段院长,我看有必要来一次医疗整风运动,要整顿下医疗风气,最好能促进医疗技术的提高。”
  马小乐回到卫生局就开始琢磨这事,其实医患关系紧张,也有医生自身的原因,是该好好整顿一下风气,不说提高医术,起码紧一紧医德这根弦。
  整风会几天后就召开了,各医院从一把手负责人到各科室正副职全部参加,局各相关部门也全部参会。会上,马小乐没有客气,虽然听上去说得轻松,但其实挺尖锐:

  “……有些医务人员,白大褂一穿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使了,脸仰着要飘了,患者来求医问药,首先得瞻仰你们的尊荣,看你们是冷脸还是热面!话说回来,患者捧着钱来看病,哪儿欠你们的了?不要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里说的就是医德,作为医务人员,医术固然是第一位的,但医德也是不可少的,没有医术,起码要有医德吧,当然,医德有很多方面,不是短时期就都能提上去的,但态度和蔼一些应该是很容易做到的,患者的心情是缺少阳光的,你们笑一笑就是他们的小太阳,这点都做不到?就我所知,有那么一大部分医务人员,就跟患者欠上辈子欠你人情似的,一天到晚阴着个脸,是天生爱摆酷还是天天*生活不和谐开不了心……”

  这番话,说得参会的人想笑又不敢笑,他们从来没见过有这么讲话的局长,都对马小乐产生了绝大的好奇。难怪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局长,而且专长竟然跟医务毫无关系。很多人推测马小乐的来历,除了是县委书记的红人外,肯定还有其它厉害关系。
  “散会后,各医院要制订相应的制度,哭不容易,笑还不好装么,实在不行苦笑、皮笑肉不笑也行。我不是跟你们开玩笑,到时我可要暗访的,你们回去好好传达下会议精神,那些不听话的,只要让我碰到就不客气,还有处理医院责任人!”
  马小乐讲得正在兴头上,会场上传来一阵铃声,是妇幼保健院院长苗金花的的手机,大家都望了过去。
  “说过要关机的,还有人不听!”马小乐拿住脸,对这个女院长丝毫不留情面。
  “马局长,这是我设的医院紧急电话,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有人打的,也正是这样,所以不能关机。”苗金花是个挺能干的女人,对马小乐带有斥责性的话语并不只是默默忍受。

  “不关机不能调成静音?!”马小乐的脾性也容易激动,见苗金花还理直气壮,当然忍不住,“办事灵活不是空话,是要运用到实际中去的!”
  苗金花见马小乐确实不给一点面子,也不说了,低头接起了电话。其实这种做法更让人生气,尤其是对马小乐来说,似乎是软对抗。
  好在还没有等马小乐发作,苗金花就开口,“马局长,我得请个假!”
  听到苗金花要请假,马小乐咬了咬牙根没搭理,再怎么说,跟一个女人磕个没完,那也没面子。
  马小乐没答话,苗金花也没敢离开。按照常理,也就是说会议马上要结束了。
  “今天该讲的都讲了,会后望各自执行相关要求!”马小乐果然来总结性发言,“到时局里组织检查,现在散会!”
  会场小小地骚动起来,这个是放之任何会场皆准的道理,散会后,会场没有骚动是极不正常的。
  “马局长,我们医院出事了。”苗金花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走到马小乐跟前汇报起了情况。
  “啥事?”马小乐表现的很大度,完全没有会场上的严肃,很和蔼。
  “有个医生被打,院门被堵。”苗金花很无奈地说。
  “也被堵了?”马小乐吃惊不小,瞪大了眼,“这么严重?”
  “具体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刚才电话里说不清。”

  “走,去看看。”马小乐一挥手,几个人匆匆离去。
  榆宁县妇幼保健医院,挺小的一个地方,就一栋五层小楼,连个院子都没有。马小乐他们赶到的时候,堵门的患者家属还没离去。
  “先报警,都失去理智了,讲不通道理!”马小乐对苗金花说。
  “已经报了,估计民警差不多该到了。”苗金花看看手表,焦急地说。
  五分钟后,几个民警来了,可是不管用,患者家属好像真是疯了,说要讨回公道,严惩庸医。
  “到底怎么回事?”马小乐转向苗金花,“打电话问问里面!”
  苗金花已经拨通了电话,正准备打呢。过了一会,电话挂了,苗金花摇头叹气道:“马局长,是我们医院的责任,前几天有个破腹产,结果在缝合的时候,遗落了块纱布在里面。”
  “这不是狗屁医生么!”马小乐着实恼火,“难怪人家来闹腾!”
  “可也不是这么闹腾法儿。”苗金花道,“分明是来找事的,把医生打了不说,还要起赔偿十万!”
  “得考虑患者家属的情绪。”马小乐道,“当然,他们的条件有点高,还不能答应。”
  没有法子,现场民警又打电话叫来了防暴警,形势似乎严峻到了一定程度。
  “行了行了,不能再闹了。”患者家属中有人这么说。

  随后,堵门的人群开始散开,但他们派出了两个代表,要和医院谈判。马小乐坐到了谈判桌上,面对患者家属的声泪控诉,还说不出什么反驳话来,但马小乐总觉得控诉有点虚假,不过碰上这种事能职责啥呢,毕竟把人家肚子里缝了块纱布,导致的炎症还不轻,说起责任,这完全是院方的。
  经过几个回合的博弈,最后谈定,医生被打的责任不追究,另外赔偿三万元。医院作出的让步是很大的,马小乐知道苗金花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但他作主答应了。
  “患者家属带了摄像机。”前来调解的民警提醒。
  日期:2015-04-21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