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8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多少钱卖出去?”
  “那可不一定,有时收购站压价,他们知道我们不敢乱卖,经常压得很低。”
  “他娘的,还真是个收破烂的。”马小乐让停车,掉头回去。
  “皮筋解不解?”金柱有些失落,蹲守了好几天,逮了个没有用的家伙。
  “解,不解还憋死人呐。”马小乐道。金柱默默地扯开皮筋,回头递给长发的家伙。
  “我不要了。”长发摇摇头,“这玩意还能忘头上扎么。”
  “不要拉倒。”金柱打开车窗玻璃,扔了出去。
  “回去继续蹲守,肯定抓到我们想抓的人!”马小乐道,“只要他们不收手,就肯定会失手!”
  “你,你们是啥人呐?”被逮的人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丨警丨察,最近在破案。”马小乐道,“你回去不要乱讲,否则你会再次被抓,那时可就没现在这么幸运了!”
  夜色中,白色的面包车穿行。车内沉寂,马小乐在琢磨件事,那收破烂的人说的没错,这窨井盖可都是铸铁的,一个三五十斤重,弄一个卖卖当然划得来,就算是压价,那也得百八十的。“得想个法子,让他们偷不成。”马小乐叹了口气暗道,“这事得找谭晓娟帮忙,让她介绍点经验,指个路子。”

  回到榆宁县城,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收破烂的丢了下来。
  “回去废话少说,要不让你蹲大牢!”金柱在路边按住收破烂的头,“五分钟后摘下头套,要不就把你塞窨井里头。”
  这架势,傻子都知道,这哪里是丨警丨察在破案,分明是不法分子嘛。收破烂的哪里敢不听话,没准还真会被弄死,只好乖乖地蹲着,约莫有五分钟,才小心翼翼地拿下头套,一点点地转过头,发现周围确实没人,这才站起身来撒腿就跑。他的家在西城区,回去必须穿过中华路。
  跑过两个转弯,就来到中华路南端,收破烂的没敢大意,在一个巷子口停住了脚,张望了下,确认真的没有人蹲守,慌忙蹿了出去。不巧的是,此时另外一个巷子口竟然也留出来两个人。收破烂的一看,两腿一软,半蹲起来,“好汉,饶命啊,我这是要回去的,没有再偷窨井盖!”另外两人一听,愣了下,慢慢走过来,问是咋回事。收破烂的见不是先前那帮人,而且见对方手里还提着钢钩和大铁钳,一下明白了,嘿嘿笑起来,原来是同道中人。既然是同道中人,那是没得说,收破烂的便把遭遇说了,当然为了增添些气氛,说得更离谱,总之一句话,只差一点点就被整死过去了。

  收破烂的话当然很真狠像,听得另外两人有点发呆,对视了一下,扭头走了。这两人,就是吴胜利安排的。没有不自私的正常人,这两人被收破烂的话给震住了,他们没想到事情还这么严重,看来对方是要下死手了,万一被抓那不是倒霉透顶么,赶紧撤。这两人一撤,也把消息给传播了,另外几人听后也都收手了,窨井盖已经偷了不少,见了一定成效,虽然收了钱,但为了自己的安全收手不干也是天经地义的。

  一连几天比较安静,金柱急得破口大骂,说偷窨井盖的人都死了,也不冒个头。着急的还有吉远华,他一直在关注这事,正准备找时机发发飚,说道路新建后问题不少,可现在好像消停了。
  “伍局长,这事怎么没动静了?”吉远华打电话给吴胜利。
  “啥事?”
  “窨井盖的事啊?”
  “我还不太清楚,已经花钱安排人了,会没动静?”吴胜利对这事一直都不是太上心,所以自从安排了之后也没怎么过问,“这样吧,我了解了解,然后给你回个话。”
  吴胜利赶忙找人问了,得知了原委,想想也应该收手了,既然马小乐那边下了狠手,万一真是要被逮住一个,那也是麻烦事。不过这事不急着向吉远华说,说急了怕他不一定能转过弯。不过吉远华可等不及,没过两天就跑到吴胜利办公室。吴胜利实话实说,把严重性讲了,说既然马小乐在用心抓,就得收手,要不后果不堪设想,弄不还还会身败名裂。吉远华吧嗒了嘴,想了好一会,点点头,“也是,那就收手,反正多少也产生了一定效果。”

  吉远华这边收手了,但马小乐还没放松,依然让金柱守着,直到铸铁窨井盖有替代品。这个替代品,当然得指望谭晓娟来给主意。
  马小乐找到谭晓娟时,有些不太自然,因为太长时间没和她联系了,现在有事相求才跑过来。好在谭晓娟没啥看法,笑得轻松,还打趣地说马小乐当了领导眼眶就高了。
  “哪里的事,我差点没忙死。”马小乐笑道,“当初县里把我弄到建设局,当时别提多高兴了,因为想到我谭姐在是市建设局呐,那真是有人罩着了,可还没缓过劲来,谁知道就有人给我下绊子,弄得我非常狼狈。”
  谭晓娟听了,呵呵一笑,“那看来你还把你谭姐当回事嘛。”
  “瞧你说的,谭姐,你这么讲可真是让我难过了。”马小乐叹口气道,“现在县长宋光明和副县长吉远华跟我是对头,处处刁难我。”
  “你一个小副局长,怎么如此惹眼?”谭晓娟轻蹙眉头,“县长和副县长这么重视你?”
  “我哪有这么大本事,就因为当初和组织部长岳进鸣站到了一队,引起了宋光明的不满,而且本来和吉远华就有很深的矛盾,所以才成了今天这局面。”马小乐道,“就拿现在来说吧,我搞了路面拓宽工程,他们就到处使坏,现实阻挠电线杆迁移,后是让人偷窨井盖制造事故,太可恶了。”

  “还有这种事,那也真是过分了。”谭晓娟面带微笑看着马小乐,轻轻地摇了摇头。
  “谭姐,你这是在同情我还是在看笑话?”马小乐嘿嘿一笑,躺倒在沙发里,手脚抻直,抽了个懒筋。
  “瞧你挺得那样儿。”谭晓娟笑道,“你说我是同情还是看笑话?”
  “看不出来,谭姐你高深莫测。”马小乐两手枕头,闭上眼睛说道,“累啊,这官场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早知道这么不好混,当初不如听你的话,留下来搞点工程估计要逍遥多了。”
  “现在作决定也不晚呐,我一样能让你赚大钱。”谭晓娟道,“你不是也在继续搞着么,只不过我感觉你委托的那个叫金柱的人,好像不能拿大主意,独挡不了一面。”
  “有谭姐这么照顾当然晚不了,这实在是让我感动呐。”马小乐道,“不过怎么说呢,人活一张脸,我现在这么退了,还不让宋光明和吉远华给看扁了,那我这辈子都有阴影,所以我不能退,还得继续和他们斗,等我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时候,再回来找谭姐帮忙,到时弄几个工程干干,舒舒服服过日子。”

  “行了你,如果你取的了决定性胜利,还愿意干工程?”谭晓娟笑道,“到时你就亮着大牙笑了。”
  “这可不一定,一山过了还有一山。”马小乐道,“没准又会有啥新困难了,而且,能不能取得胜利还说不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