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84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从来都是这样。”柳淑英不好意思地笑了,“再说,开小酒店又要雇一堆人,如果经营不好那不是尽亏本。”
  “有经营不好的可能么!”马小乐哈哈一笑,掏出根烟点了,吸一口,幽幽地吐出,烟雾翻滚着落到柳淑英脸颊上。柳淑英轻轻眯起眼,她不喜欢这样闻烟味,但没有抬手扇打开去,“小乐,你那么有把握?”
  “怎么没有把握。”马小乐道,“我动用我的关系,不说天天爆满,起码一周火它四五天还是没问题的吧,不过嘛。”
  “啥?”柳淑英显然是起了兴趣。

  “就是你要受累了。”马小乐道,“搞餐饮是最累人的,我真是怕你累着,所以你要学会管理,小酒店开起来,招聘人负责具体经营,你知负责管理。”
  “我还不太在行。”柳淑英摇摇头,“可能管不好。”
  “那就当是积累经验,反正是亏不了的。”马小乐道,“就这么定了,你着手准备下,该购置啥餐具灶具的自己决定,总之一切由你做主!”
  柳淑英撇嘴笑了笑,“那我试试看吧。”
  “胆子大,步子也要大!”马小乐道,“再过两年,咱们把整条街都拿下,搞得更上规模一点,做出特色,真正打造出一块牌子来。”
  “争取吧。”柳淑英道,“关键看这条街的大股东了。”
  柳淑英这么一说,马小乐才想起邹筠霞来,这段时间一直忙,还没得个空和她联系过,不过他还没忘记,一年不就那几次么,随时的事。不过柳淑英说的倒是个问题,这条街的绝大大部分资金都是邹筠霞的,得尽早想办法给解决了。
  “阿婶,好好干,干两三年,到时把大股东给退出来,这条街就变成咱们的了。”马小乐聊的兴起,和柳淑英回到她住处,弄了两个小菜自饮起来。当晚,马小乐也就没回去,早早上了床,睡得很踏实。
  不过凌晨两点多钟,被手机给闹醒了。
  “金柱我操你二大爷。”马小乐没好气地说道,“夜里当鬼做啥,这时候打什么电话?”
  “马大马大,逮到了逮到了一个!”金柱无比激动。马小乐一听逮到了,顿时反应了过来,肯定是逮到头窨井盖的了,一下来精神,翻身起床,和柳淑英打了个招呼就要走。
  “小乐,你少穿了件东西!”柳淑英探起身,抓了件衣服挡在胸前,抬手指指床头柜。马小乐一看,呵呵一乐,他的内小裤,“不穿了,急事呢!等有空再来穿吧。”
  “那也行,刚好我给你洗洗。”柳淑英睡了下来,看着马小乐走出房间。要是平常一般的事情,马小乐可能会返回头,多少要亲热会,但这次没有多做停留,径直出门走了。

  下楼的时候,他打电话给金柱说,要把逮着的那人套起头来,不能让他看到啥东西,等会一起带到市里的工地上,好好审一番。
  马小乐是打的去找金柱的,快到的时候提前下车,他不想让出租车司机看到些啥。
  “马大。”马小乐离金柱的面包车还有几十米,金柱就借着路灯光辨认了出来,立刻下车迎了上去,面带惊喜,“这么多天,终于逮到了一个!”
  跟在金柱后面,车上又下来七八个人。
  “回去回去,出来这么多干啥。”金柱回头甩手,示意他们上去,“给我看好了人就行!”

  “那人说啥没?”马小乐急切地问。
  “说了,说是收废品的。”
  “娘的,等会教训教训,他就不是收废品的了。”马小乐摞摞袖子,对金柱道:“上车!”
  十四座的白色金杯面包车,喘息着疾驰而去。
  马小乐做在车里,看着戴着头套的家伙,拍拍他脑袋,“真相拿下头套,看看你啥吊样!谁让你干的?”
  “我,我自己。”
  “操!”马小乐一回头,对金柱说道:“从现在起,谁都不许提名字。”金柱点点头。
  “来,把这家伙的鸡鸡掏出来!”马小乐看着逮头套的家伙,对金柱一挥手。
  “马……”金柱刚要喊马大,被马小乐一个喝住了,“妈的,妈什么妈!听我的,照我说的做!”
  金柱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对马小乐竖起了大拇指,转而对偷窨井盖的家伙说道,“妈的,今天给阉了你不可!”说完,扭头附在马小乐的耳边小声道,“这么做,有点太绝了吧?”
  “谁说让你阉人家的?”马小乐嘿嘿一笑,“按我的步骤来,先把他鸡鸡掏出来。”
  金柱不知道马小乐到底要干啥,抖眉一笑,只管照做就行。
  “别,别啊!”被逮的家伙使劲摇着头,却不敢大声吆喝,金柱告诉过他,如果敢吆喝,就把舌头给剪了。金柱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下他裤子,刚要套他那玩意儿,忽然停住了。
  “咋了?”马小乐看得真切。
  “我得问问他有没有性病,别染上我。”金柱一脸的严肃认真。
  “没有没有。”被逮的人又直摇头,带着哭腔说道:“我就是一捡破烂的,看到窨井盖那么大个铁家伙,想偷去俩钱的,反正也没偷成,你们放了我吧。”
  “掏出来掏出来!”马小乐实在没有了耐性,低着头对金柱弹弹手。金柱不含糊,一把将那人的鸡鸡拽了出来。

  “出来了。”金柱对马小乐道。马小乐抬起头来,向前凑了凑,“好,正好包皮有点长,谁有皮筋,给他扎上口!”
  “哈哈……”金柱一听,大笑起来,“马……妈的,真是太好了!”金柱乐得直搓手,扭头看了看,刚好有个长发的小弟,头发扎在后头呢,“来,扎头的皮筋拿来用用。”
  “嘿嘿。”长发嘻笑两声,“老大,平常你还骂我留长发,这下可用上了吧。”
  “少废话,赶紧拿来,正事要紧。”金柱伸手接过皮筋,很仔细地把偷窨井盖家伙的包皮拉长,用皮筋反复几次,缠紧了。
  “好汉们,饶了我吧,疼呐。”偷窨井盖的真的是哭出了声。
  “谁安排你偷窨井盖的?”马小乐嘿嘿一笑,“你不说行,等尿把你憋急了看你说不说。”
  “就是把我憋死也说不出来啊,就是我自己想偷的,没有人安排。”
  “还嘴硬。”马小乐一声哼笑,“别以为自己是英雄,到时受罪的是你,实话跟你说,你不说也可以,熬过我这几大关还能坚持住我也不难为你,就把你扔窨井里,到时你只有两个结果:一是你死了,人们会认为你是偷窨井盖掉进去摔的;而是你没死,但人们还是会认为你是偷窨井盖掉进去摔的。”
  “好汉们,别吓唬我了,我真是个收破烂的,老婆孩子都带了,就在废品收购站旁的简易棚里住着,不信你们去找找看,都有名有姓。”
  “难道还真是个单溜的家伙?”马小乐听着那人不像是说谎,便问道:“你偷了窨井盖一般都卖到哪里?”
  “一般我都放在家里藏一段时间,然后卖到废品站,防止派出所事先有安排被抓,而且还要找个熟悉的人,要不也会被抓。”
  “一个窨井盖有多重?”马小乐问。
  “大得五十斤,小的三十斤,一般都是这规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