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6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如果,你说你自己也想,也对我有好感,可能,我真的会动手。可你说为了你妈妈,我觉得,不该这样子,我们之间还有友情,我们之间如果要做这个事,不该去掺杂其他的东西。”
  许思念只是看着我。
  我说:“你先回去坐回去。”
  她回去,坐下。
  我说:“喝酒吧。”
  我倒了酒,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然后我把这袋钱推到她面前,问道:“有多少?”
  她说:“二十。”
  二十万,真不少啊。
  我说道:“这些钱,是你借的?”
  她说:“是我自己的。为了我妈妈,我就是借也要让她出来,如果万一她在里面有三长两短,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我说:“好吧,你真是一个孝顺的女儿。我们好好喝酒吧。不过,不要再说给我钱,你自己献身给我的事。如果顺其自然发展下去,我们水到渠成,能发展到那一步,自然是很好。你再提钱,还有这事,我真就不帮你了!”
  我和她后面没再说什么,两人有点默默的,一起喝完了后面那点酒。
  然后我去洗澡,去睡觉。
  失忆了。
  第二天起来,全身发软,冒冷汗,昨晚有些断片,只记得去洗澡去睡觉,但是怎么洗澡,为什么穿着许思念的睡衣,我完全不知道了。
  穿好衣服,洗漱,然后看着一桌子狼藉,还有那袋子钱还打开着放在桌上。
  看来昨晚她也喝多了。
  我晕乎乎的,出去了。
  打的,去上班。
  上班强撑着身体,处理完了事情,趴在桌上睡觉。
  午饭都没胃口吃了。
  下午,还趴着的时候,有人敲门了。
  进来的是徐男。

  徐男进来后,对我说道:“a监区长被抓了。”
  我哦了一声,然后问:“被人举报还是什么?”
  徐男说:“听说是参与一桩谋杀案。”
  我问:“谋杀?”

  难道是冰冰给贺兰婷的犯罪证据就是这个吗?
  我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徐男说:“我自己也不清楚。涉及谋杀,已经被带走调查。”
  我问道:“那a监区岂不是,没了监区长?”
  徐男说:“不知道。”
  我说:“好吧,哦对了,那个,薛明媚,就是黄苓这些天还有没有下来打薛明媚。”
  徐男犹犹豫豫,我说道:“靠!你倒是说啊!”
  徐男咳嗽了一下,说:“她被关禁闭了。”
  我愣了一下,然后问道:“怎么回事?”
  徐男说道:“她,她在劳动车间的时候,黄苓过来,说她看黄苓多两眼,说她不专心干活,就,动手打她,把她弄进禁闭室。”
  我说:“妈的黄苓!这不是借口弄死人吗!”

  徐男说:“她是针对我们的。”
  我说:“妈的,气死我了。这家伙!”
  徐男说:“想个办法对付她?”
  我说:“能有个屁办法啊现在。太让人恼火了这家伙!”

  我点了一支烟。
  徐男说:“可她是代理监区长,在监区里,都是她说了算,我们能怎么样,姐妹们都被安排上晚班的很多。都有意见了。”
  我说:“那不好,你们就偷懒,睡觉。”
  她说:“可她让人巡逻盯着,不让我们睡!睡觉就扣钱!而且制度就有这条的。”

  是的,规章制度确实写有不论白天晚上,值班都不可以睡觉,但平时呢,晚上值班的,大都可以偷懒,也不会有人管,而现在,黄苓针对我们了,直接就,找人盯着她们,让她晚上偷懒不了!
  我说:“行,算她厉害,迟早有一天还回去。你先带我去见见薛明媚。”
  徐男说:“黄苓下命令说,谁也不许看。”
  我说:“靠!老子就要去,走!大不了开打!”

  徐男说:“兄弟,你冷静点,那样解决不来问题!”
  我说:“带我去!”
  徐男看着发怒的我,只好点点头。
  徐男带着我,去禁闭室看薛明媚。
  妈的黄苓,要讨好黄苓吗?
  要给钱吗?低声下气吗?
  还要出卖色相,像许思念一样献身给我一样献身给她吗?

  想起黄苓那厮,我一阵恶心反感。
  我都不知道,男模场的那些男模特,哪怕说是为了钱,面对这么丑的老女人,怎么下得了嘴的。
  还一口一声姐哎姐的。
  丢不丢人,恶不恶心。
  太恶心了那种人。

  可是,我也得想个办法解决了黄苓才行啊,哪怕是假装和她和好,不然的话,薛明媚就遭殃啊。
  过去后,果然,守禁闭室的人,都换成了黄苓的人。
  整个监区,她都牢牢握在了手中。
  到了禁闭室门口,就吃了一个闭门羹。
  那两个守门的直接拦住了要去开门的徐男:“请问做什么?”

  我说:“我去看一个重要的女犯,有重要的事情问她。”
  守门的管教说道:“监区长说,没有她的命令,谁也不许进去。包括我们。”
  我问:“送饭的可以吗?”
  她说:“可是你们不是送饭的!”
  徐男不爽道:“林娜!别以为抱了监区长大腿就威风。”
  林娜说道:“徐男,我是在公事公办!谁是监区长,我们听谁的!”
  我说道:“娜姐,我进去一下,行吧?”

  林娜说:“张队长,对不起,不是我不给你进去,如果我给你进去了,监区长怪罪下来,遭殃的是我们!我们要受到处罚的!”
  旁边的管教也说:“张队长,希望你能理解我们。”
  徐男一扯我:“走吧。”
  我说道:“等会儿。”
  我问林娜道:“对了,监区长经常下来看望薛明媚,是吧?”
  林娜说:“偶尔会下来。”
  我问:“会动手揍她么?”

  林娜说:“会。”
  我深呼吸一下,说:“好吧。谢谢,再见。”
  我和徐男回去了我办公室。
  我问徐男道:“要不要请她吃个饭,表示和解。”

  徐男说:“这,我是忍不下这口气。”
  我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去约她吃个饭。送点钱。”
  徐男说:“我不去。”
  我说:“好吧,那你就不去吧,我自己去。”
  我想了想,是要送钱,请吃饭,但是,现在黄苓,不太想见我啊。
  是的确不想见,但送钱,肯定想见了,当时,和康雪,也就这么委曲求全的。

  送多少?
  黄苓。
  五万吧。
  我也没太多钱了。
  花钱真的容易啊。
  我硬着头皮,去监区长办公室。

  到了那里,敲门。
  听到黄苓一个声音:“进!”
  日期:2015-11-2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