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9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蔡芬芬不明就里,瞪着眼睛:“朱主任为什么这么说?”
  朱怀遇的目光在这个小公寓里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严肃地说:“你在纪委的笔录上签字,说你表哥拿了钱!”
  “纪委那个杨书记说,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最多也就是找我表哥谈谈话,教育教育。
  朱怀遇又好气又好笑:“芬芬啊,让我怎么说你!你怎么这么没有常识,我跟你说,只要拿了钱,一万以上就可以坐牢了!”
  蔡芬芬吓得苍白了脸:“怎么会这样?那个姓杨的老混蛋骗了我!”
  “他当然要骗你!他们都盼着梁健能进监狱呢!正好,你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蔡芬芬急了:“我真不知道这些!”

  “你别管知不知道了!我先问你,梁健真拿了那些钱吗?”
  蔡芬芬看着朱怀遇,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来。朱怀遇催促:“你说实话啊!”蔡芬芬被逼无奈:“他父母拿了,后来他把钱还给了我,让我还给沈老板。”朱怀遇奇怪道:“那你们沈老板怎么还说梁健拿了钱,他是要故意陷害他?!”
  蔡芬芬紧张地摇头:“不是。其实,沈老板并不知道我表哥已经把钱还回来了!”
  朱怀遇敏锐地抓住了重点:“那钱在你那里?你没有还给沈鸿志?”
  蔡芬芬点了点头。
  朱怀遇无语:“你就贪图这么点钱!”

  蔡芬芬摆手:“我并不是稀罕这点钱,因为我怕沈老板认为我搞不定我表哥!所以没有把表哥退钱的事情告诉他。”
  朱怀遇责备道:“那为什么纪委找你谈的时候,你不如实说?”
  蔡芬芬绞着开衫的一角,说:“我怕说了,沈老板会认为我不诚实,把四万块钱装入了腰包,说不定就会赶我走!”
  朱怀遇冷笑道:“你以为你不说,他就不会赶你走了吗?你们沈老板把行贿过的所有干部,都记录在小本子上,这个本子如今让纪委拿去了,以后还有谁敢买你们的酒。云葡萄酒庄,就等着关门大吉吧。你说,你们沈老板还会再雇佣你吗?我觉得,你还是赶紧另谋生路吧!当然,这之前,你赶快帮你表哥出来,否则你会铸成更大错误!”
  蔡芬芬相信朱怀遇不是在吓唬她,官场的人最忌讳沈老板那种做法了,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跟他做生意,自己会不会被解雇已经不重要,关键是把梁健救出来:“朱主任,那我该怎么办?”

  朱怀遇说:“赶紧换衣服,跟我走,到区纪委去说明情况。”蔡芬芬点头:“我很快。”说着,便进卧室换了一套稍微正式的套裙。出门前,蔡芬芬问:“朱主任,如果呆会要我把那四万块钱还出来怎么办?”朱怀遇瞧着蔡芬芬:“难道你已经把那些钱花光了?”蔡芬芬点了点头:“也没买啥东西。现在钱不经花。”朱怀遇无语,差点晕倒。
  在车上,朱怀遇给胡小英打了电话,将情况作了简单汇报,关于蔡芬芬把四万块钱私自用了的事,他也说了。胡小英说,钱不是问题,你是委办主任,你想个办法,尽快让蔡芬芬到纪委把情况说清楚,别找别人,直接找温照盛,温书记目前就需要这个说法,可以把梁健放出来!
  带着胡小英的指示,朱怀遇带着蔡芬芬直奔温照盛办公室。
  在纪委办案点。梁健只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他有时甚至会有幻觉了。这个房间里没有钟表,他已经不知白天黑夜。他实在不清楚,这样的炼狱何时会结束。
  当时温照盛对他说:“不会太长时间,很快胡书记和我会想办法,把你弄出去的。”可这个“不会太长时间”,似乎也太长了!梁健已经这么多天没有洗过一次澡,没有睡过超过一小时的觉、没有好好喝过一次水、没有坐下来轻轻松松的吃过一次饭,他有时候想,即使真去坐牢,也比在这里好吧!这里简直是集中营!没有一点人身自由,连做人最基本的尊严都已经被剥夺干净。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这时谈话室的门打开了。区纪委副书记杨炯走了进来。杨炯身板厚实,板刷头,手中拿着一个黑色手机。梁健缓缓抬头,第一次发现杨炯不像是一个纪委领导,更像一个特务头子,他身上就有那种狠辣、发冷的东西。
  身边的办案人员帮助杨炯拉了一把椅子过来,放在梁健身边。杨炯盯着梁健道:“梁健,再拖下去已经无济于事。不过是让自己多受点苦而已。你的事情,中央都转下了信访件来,没有转圜余地了,直到把案子办下来为止。你别存在侥幸心理!”
  梁健口干舌燥,说话非常费力:“我没有事,你一定要把案子办下来!是要弄成冤假错案嘛?”办案人员用手推了一下梁健的脑袋:“什么冤假错案!你没事,我们纪委会叫你进来!我们吃饱了撑的!”
  杨炯稍举了下手,让办案人员别说话,杨炯自己对梁健说:“你还期待有人会保你出去吗?别做梦了。/温书记今天跟我打过电话,说梁健肯定是真有问题,中纪委举报信转下来了,不给上级一个交代是过不去了,一定要把案子办成铁案。”

  梁健听到杨炯这么说,心道,难道温照盛真的已经放弃了自己?他当时跟我说得好好的,让我支撑过去。他应该不会食言。但为什么那次之后,他一次都没有来过!胡书记也没有派人来过!难道他们都已经忘记了我,把我放弃了?
  这时候,杨炯对梁健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再不说,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们要采取其他措施了。”
  无论是身体和精神都极度透支的梁健,听到这句话,情不自禁一阵颤栗。他听过纪委对“两规”人员采取的措施,有些是非常可怕的,没想到这会就要轮到自己身上。梁健的身体抗议着:“是生命重要,还是死撑重要,你说了最多被冤枉几年,如果不说,说不定就会死在这里!”
  梁健想到,自己其实跟胡小英、温照盛都非亲非故,他们凭什么为了他做出更多努力呢!可能胡小英、温照盛真的已经放弃了自己。如果这样的话,自己再撑下去,可能也只会多受皮肉之苦,最后还是难逃屈打成招的命运,搞不好连小命都保不住。
  梁健意识到自己的精神正在节节崩溃。
  杨炯失去了耐心,对边上办案人员说:“给他来一个‘蒙头游’吧!”办案人员颇为兴奋地道:“好叻!”
  两分钟后,一盘水就被端到了梁健面前。杨炯冷笑道:“还不说,是吧?”梁健看看杨炯,沉默不语。他已经懒得回答了。
  接着三个办案人员一起过来,两个人从背后扭住他的肩膀,一个人把梁健的脑袋按到水里去。梁健挣扎,把边上一个办案人员甩开,从外面又涌进三个办案人员。他们把梁健抓得严严实实,一个死命把梁健脑袋摁入水里,无法呼吸的难受,让梁健的肺部犹如快要炸开!
  身体里有一个声音道:“快承认吧,快承认吧,否则他们会把你搞死!”
  “霍”的一下,梁健被抓住头发抬起了脑袋。梁健感觉探照灯般的光亮刺入眼睛,然后就是杨炯的声音:“怎么样,想好要说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