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82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了周生强的话,马小乐腰杆像绑了钢条一样硬棒,再次找到姜士国,说这事经过争取,县里是同意出钱了,得赶紧把事办了,要不周书记肯定要怪罪下来,钱都拨了事还办不成,哪里讲都说不通。姜士国当然答应得爽快,说他已经向上面打申请了,估计能批,现在就可以先用县里的拨款动工中华路。
  马小乐很高兴,满面红光地笑着走出姜士国的办公室,刚到楼下,就碰到了一脸阴沉的吉远华。
  “哟,这不吉县长么!”马小乐哈哈一笑,“怎么,是视察供电工作还是作啥特别指示?”
  吉远华对马小乐的出现有点意外,虽然他知道马小乐会来,而且不止一次,但没想到会这么巧竟然碰到一起,“马局长,好像最近经常往这儿跑呐。”
  “这不为路上电线杆的事嘛,不跑办不成。”马小乐道,“吉县长,做事情,阻力当然有,但一切的一切总归会克服。我这人就这脾气,阻力越大,能力就越强,哎呀,如果没有阻力,那可就没啥意思了,显示不出能耐来!”
  马小乐的话明显是软中带刺,吉远华当然听得出来,不过他也只能是听出来,说不出什么。
  “好了吉县长,不耽误你工作,有时间咱再好好聊,如果方便,也把葛荣荣喊上,反正都是老同学,熟人。”马小乐说完笑呵呵地扭头走了,看也不看吉远华啥表情。
  吉远华是哑口无言,而且心里特窝火,被马小乐不轻不重地挤兑了一番,能好受么。“龟孙!”吉远华对马小乐的汽车淬了口唾沫,咬着牙根进了办公楼,直奔姜士国的办公室。
  “吉县长,实在是没办法。”姜士国面对吉远华两手一摊,“周书记来过,亲自抓这事,我实在是抗拒不了。”
  “哦,那不怪你,我来就是传达宋县长的意思。”吉远华道,“事情你得弄清楚,其实这事说到底是宋县长和周生强之间的角力,周生强直接插手,你当然是没办法的,不过有些事情你得掂量着点。”吉远华边说边舒了口气,缓缓地说道:“宋县长的意思我理解,他是说周生强出面你当然不能不听,但你要认清一个事理,周生强毕竟是快要退二线的人,如果你太贴着,到时怎么办?就算宋县长想提拉你也不成,那不让人家笑话么。”

  “没贴,我真没贴周书记。”姜士国道,“我只是按他的要求做点事情,这个你能理解吧。”
  “当然理解,如果不理解我说话会是这个态度?”吉远华道,“不过理解归理解,心里还是不太舒坦,尤其是宋县长,正和周生强呛得紧呢,现在谁倒向周生强都让他生嫉。”
  “吉县长,你是分管我们供电的,还希望你在宋县长面前多说说,我这实在的没办法的事。”姜士国为难地说道,“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我态度不是很明确么,而且,后来那个马小乐过来,我也没给他面子,只是后来周书记来了,那我还能架得住么?”
  “嗯。”吉远华点点头,“姜总,你是明白人,也不用我多说,反正今后和马小乐有关的事,能抗就抗着,至于这一次,我会在宋县长面前帮你说话的。”
  “那可要谢谢吉县长了!”姜士国堆起满脸微笑。
  “行了,这事不要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因为你言行决定一切。”吉远华道,“刚才马小乐来做啥的?”

  “为移电线杆的事。”姜士国道,“可能周书记安排了县财政,愿意拿出四百万来,然后我们再向省公司申请点。”
  “哦,是这事。”吉远华若有所思,“看来是时候了。”
  “啥是时候了?”姜士国有些莫名其妙。
  “宋县长的新安排。”吉远华道,“宋县长有很多计划呢。”吉远华说完就走了,不想让姜士国再问下去。
  姜士国也不多问,有些事不知道反而好。吉远华比马小乐的职位高多了,姜士国送他出门,直到楼下,看着他钻进车里。
  吉远华离开供电公司,去了城管局。
  “吴局长。”见到吴胜利,吉远华笑呵呵地打着招呼。
  “哟,吉县长!”吴胜利连忙请吉远华坐下,倒了杯茶,“怎么,有啥指示?”
  “是时候了。”吉远华微微点着头。

  “你是说窨井盖的事?”
  “嗯,就最近几天吧。”吉远华点点头,“记住一定不要留痕迹,这事万一要透露出去,恐怕谁的脸上都不好看,而且严重起来,不但不好看,甚至要掉脸面的。”
  “这我知道。”吴胜利道,“一般情况是不会有问题,我安排的人做事,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只能是一般情况,不出问题。”吉远华盯着吴胜利,“不能有特殊情况,那肯定可是要坏大事的。”
  交待完这些,吉远华叹了口气,“吴局长,你说宋县长安排的这些事情,万一真是要出了啥纰漏,咱该咋办?”
  “这个……”吴胜利犹豫了下,“那就要看宋县长了,他没事,咱们就没事。”

  “宋县长当然不会有事。”吉远华道,“他和市梁副书记关系好着呢。”
  “呵呵。”吴胜利干笑了两声,“吉县长,有些话我多说两句。”
  “吴局长,你尽管说,很多方面你比我老道。”吉远华点头微笑。
  “宋县长和梁副书记的关系是好,不过不是铁打的,他们都是有想法的人,他们之间所谓的关系,就是一根棍子,两人各执一端。”吴胜利说到这里停住了,看着马小乐,诡秘地笑了。

  “这啥意思?”吉远华有点纳闷,这么浅显的事儿还用说。
  吴胜利看到了吉远华的表情,知道他没明白是咋回事,不以为然。
  “这关系的关键,就在那棍子上!”吴胜利笑道,“当棍子是棍子,关系是贼硬的,棍子两头的人都不敢轻易撒手,如果撒手了惹对方不高兴,可能要挨戳,所以说跟铁打的一样。可是当棍子变成软绳子,那就不一样了,谁爱松手就松手,没有被戳的危险呐,也就没有啥顾虑。”
  “哈哈……”吉远华听了大笑起来,连说有道理,不过很快就反问起来,“吴局长,我看也不一定,软绳子也可以当皮鞭来用嘛,是不是有时候比棍子厉害多了?”
  “呵呵,吉县长果然是有一套,你说的对。”吴胜利道,“但是有一点,绳子之所以称为绳子,就是因为它硬不起来。”
  “呵呵,好啊。”吉远华笑道,“吴局长,今天咱们就不讨论啥棍子绳子了,总之现在窨井盖的事,要谨慎,千万不能出纰漏!”
  “行了,吉县长,你千叮咛万嘱咐的,肯定是百分百不出错的!”
  吉远华听了这话,满意地离去。
  这边,马小乐还一无所知,只是一心扑在电线杆迁移上。这事关道路拓宽的成效,不整好就事倍功半。还好,一切进展都算是正常,几天下来,中华路临时供电线路调好,电线杆全部放倒,路边开挖工作也全线展开。不过开挖过程中也有些小麻烦,路边的酒店宾馆、商场超市等都有阻止,但都没有啥大碍,马小乐让金柱带人来保驾护航,自然是没啥问题。
  就在成效显现,马小乐要开怀大笑的时候,吉远华的窨井盖阴谋得逞了。
  一个上夜班的工人,下班骑自行车回家,栽进了无盖窨井,门牙磕掉了两颗,上嘴唇破裂。不知谁出了主意,这工人找到了建设局,说法律有依据,道路建设单位是有责任的,要求赔偿,如果不赔就要法院去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