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8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羽看着梁健不出声,心道,看来梁健是真不知道。想到那个飞扬跋扈整日里有事无事都要找她茬的刻薄小女人,方羽忽然很有些心酸,这样生动的一个人就这样说没了就没了。只是,她还如此年轻,虽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但终不至于这样早早地去了……
  梁健见方羽神色越发哀凄,惊道:“难道……”方羽默默点了点头,抬手拭去眼角的湿意,说道:“是的。昨天午夜前发生的车祸,当时报了120马上送了医院,结果还是来不及了。”梁健听到如此噩耗,心里一震:“那么现在?”
  方羽垂下眼皮,声音有些颤:“在殡仪馆了!”
  梁健几乎猜到了这样的结局,但听方羽说出来,耳中还是轰地一响。方羽见梁健神色微变,道:“早上,李菊家里人打电话过来,问我们部里去不去人。我刚跟朱部长汇报了,他说,这次是自愿原则,想去的可以去,不想去的也不硬性要求。所以,我在征求意见。”
  “我去。”梁健看着方羽说道,浮上心头的却全是那一次李菊来办公室收拾东西时对他说话的神色,还有昨晚上那条充满诗意的短信。

  方羽点了点头,说:“九点半,楼下统一上车。我向机关事务管理局借了辆斯柯达,我怕部里的车坐不下。”
  “好吧,九点半。你再去问问其他人吧。”
  九点半,梁健准时到楼下,上了那辆斯柯达,一看,偌大的车里只有方羽,干部科是凌晨、肖远,车小霞没在,组织科科长沙俊也没在,只来了一个科员小陈,另外人才科干脆一个人都没有,更让人奇怪的是,几个部长,除了他梁健,一个都没有出现。梁健问方羽:“其他人还没来吗?”
  方羽努了努嘴,说:“不是还没来。.他们都不去了。不是开会,就是有事。”
  梁健心里一阵感叹,在官场,人走茶凉是常态,更何况李菊是被开除的,许多人并不想与一个被开除的干部再有什么瓜葛,更何况还是已经离开人世的。让梁健最不解的是,朱庸良部长竟然不去。
  一直以来李菊都为朱庸良做事,为了他,甚至做了替罪羊,被单位开除。撇开李菊的好坏不论,李菊对朱庸良可谓仁至义尽,临了,朱庸良却连这最后一次的看望和问候都不去。对于朱庸良的人格,梁健算是彻底看穿了。

  车子向着城南殡仪馆开去。梁健不由又翻出李菊的短信,短信时间显示是23:12:42。梁健默默记下了这个时间。
  李菊灵堂之外,摆放着一些花圈,和其他人的灵堂没什么区别。灵堂里,播放着哀乐,还有家人的哭泣。案桌上方挂着李菊的照片,扎着头发,眉眼妩媚,是他所熟悉的李菊。梁健从案桌上拿起三支香,点上,鞠了躬。
  转过案桌,就是李菊遗体停放的地方。有个五十来岁的女人,一见有人进来,便嚎啕大哭,但声音已经嘶哑了。梁建见她头戴白花,神情憔悴,显然是伤心过度。
  玻璃棺里,李菊的下半张脸,被盖住了,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位。眼睑和额头仿佛有些凹陷,预示着这是一个没有生命的身体,头发被整理得异常整齐,这与李菊以往的干练是相符合的。
  伊人已逝,从此阴阳两隔。在心理上,梁建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方羽用手轻轻扯了扯梁健的衣袖,意思是可以出去了。梁健看了李菊最后一眼,感觉眼睛微微有些发胀,向外走去。
  他下意识地摸到手机,又想起李菊昨天发给他的短信。梁建便停下脚步,问旁边一个四十岁左右,长相白净的女人,这人应该是李菊的亲戚吧。他说:“大姐,李菊昨天是什么时候出事的?”那妇女真知道情况:“警察后来向我们通报,大概是在23时12分左右,因为警察是在11点20分到现场的,他们说他们的出警速度是在8分钟以内,经过盘问,肇事人没有推迟报警时间,这么推算应该是在23时12分。”

  “23时12分?”梁健重复了一句,他想起李菊发过来的短信,也正是这个时间。难道李菊是在出事的当儿,给自己发的短信?这也太诡异了!
  情不自禁地拿出手机,翻出那条短信:曾经我们有过共同的时光/就在马灯部落/我们坐过的位置下/留着永恒的记忆和难以磨灭的证据。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会在临死之前给我发这样一条短信呢?其中有什么深意?梁建深感纳闷。
  下午,朱庸良见到梁健,假惺惺问道:“梁部长,上午辛苦你代表部里去看了李菊。”梁健看着朱庸良的眼睛,说道:“不辛苦,同事一场,这是我该做的。朱部长很忙吗?都没有去?”朱庸良道:“我不是有重要会议吗?而且,李菊早被部里开除了,我这个部长去,也不太合适,有梁部长代替去送一送也就够了。”梁健心里不爽,道:“我去一下,没关系,就怕李菊在天之灵会不开心。”
  听梁健这么一说,朱庸良不由身上起了一阵寒意,脑子里闪现出昨晚李菊毫无生气地躺在地上的一幕,甚至都忘了去反驳梁健。等他反应过来,再看梁健,已经他进了自己办公室。朱庸良恨恨地自言自语:“只要我还坐在这个位置上,梁健,你总有一天吃不了兜着走。”
  第二天上午,梁健正在梳理近期工作任务,忽然有人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这是一个男人,身材高大,面露凶相,对梁健喊道:“朱庸良在不在这里?”梁健奇怪,到了区委组织部,还招呼朱庸良姓名的人,可不是很多。打量这人衣着打扮,社会身份应该不会高。梁健道:“朱部长在里面的办公室。”
  那人也不说谢谢,直接碰上了他的门。从他怒气冲冲的神情看,找朱庸良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原本作为副部长,是部长的助手,对这种不明身份的来访,有必要问个清楚,不是好事的话,也有必要帮助挡上一挡。

  但朱庸良平时怎么对待自己,梁健非常清楚,如今有人前来找事,他若还帮助挡驾那就是对自己残忍,他不会这么做,反而心里有些小乐。对于这点小乐,梁健就不去压抑自己了!
  果然,不一会儿,门外就响起了吵闹声。只听朱庸良的声音喊道:“你们要干什么!”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干什么,我们来打你!”朱庸良的声音:“你们凭什么!这可是区委组织部,容不得你们在这里撒野!”
  “容不下我们撒野?就容得下你这个部长胡作非为?”接着就是推搡的声音。然后,一个女人嘶哑的哭声响起:“是你害死了我们李菊。你犯了错,让我们李菊给你做替罪羊,现在倒好,你好好的活着,舒舒服服的做你的部长,我们李菊呢……我可怜的女儿,你陪我女儿……”又是推搡和打闹声。.
  从这些声音中,梁健听得出外面人不少,大概有十来人左右。接着就听朱庸良喊:“王部长、宋部长,你们快出来,把人弄走……”“快打110”……
  梁健始终呆在办公室里,没有出去。外面吵闹喧哗,但在梁健耳中,却是一曲交响乐,是征讨朱庸良的交响乐。
  过了好一会,才有保安上来,将那些家属带出办公区域。朱庸良挨了男人几拳,又被李菊的母亲用指甲抓了几把,鼻青脸肿、留下血痕,很有些损伤他作为领导的尊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