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8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菊笑得更冷了:“这些都是鬼话。我作出的牺牲,难道就是为让你给我发工资吗?为了这,我需要替你做替罪羊吗?是你发工资可靠,还是国家发工资更可靠!我要的是,跟你生活在一起,难道你就不知道吗!”朱庸良的脑袋又开始嗡嗡响了:“可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李菊脸上的笑顿时凝固了:“你说什么?不可能!不可能,你当时为什么承诺和我结婚,看来你真是在欺骗我。我老婆说得一点都没错,你在欺骗我!”李菊死死地盯着朱庸良。朱庸良躲开了目光,心想,让她会脾气,也许就会好了!
  李菊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冲着朱庸良道:“我再给你一天时间,明天早上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答复,就……。”朱庸良道:“你这么急,我压力很大,我可能办不好!”李菊道:“有压力,才有动力。”

  朱庸良哭笑不得,这话他下午在基层组织工作会议上,就是这么要求那些乡镇党委副书记和组织委员的,如今李菊这么快就已经把这句话还给了自己!这个世界,变化可真快啊!临走时,李菊对朱庸良说:“你别忘了,我是你的办公室主任,以前那些账单都在我手里!你老婆可以结束你下面的小命,我可以结束你的政治生命!”
  朱庸良一听就呆在了那里,李菊把他当时收礼、送礼、“三公”开销等一系列账单都掌握在手中?如果这些东西一旦暴露,自己这个乌纱帽还能戴在头上吗?他好像在对李菊劝说几句,只听“砰”地一声,李菊已经摔门而去。
  李菊刚才那些话,是迫不得已才说给朱庸良听的。她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自己如此逼迫朱庸良,不会让她对自己更好一些。但她更加恨朱庸良对自己的欺骗,这么多年来他原来根本就是在利用自己。
  从凯旋宾馆出来,夜市浓重,街上显得寂寥。李菊心里不痛快,就步行回去,但没走几步,就像是有人跟着自己。她回头去看,有看不到人。李菊隐隐地有些恐惧,这是她不由想到,朱庸良会不会跟着我。
  刚才自己说了那些话,会不会让他对我起了恨意。李菊心里开始收紧。
  这几日白天就雾蒙蒙的,能见度差。这条路上人又稀少。李菊真的开始有些害怕起来。

  一害怕,不知为何,她脑袋里就出现了一个人。她想到了梁健。于是,她拿出手机,编起一个短信来。
  朱庸良自从李菊离开了宾馆房间,也就赶紧跟踪了下来。他告诉驾驶员自己想办法回去,他要开一下车。驾驶员问:“朱部长,你喝了酒,没关系吗?”朱庸良道:“没关系,没关系。你放心去吧。”当时,还没有抓酒驾这一说,有些领导干部公车私用,喝了酒开一下也是稀疏平常。
  驾驶员走后,朱庸良上了车后,就开着车,跟上了李菊。他没有开灯,借着路灯光往前开。没多久,就看到李菊,正在前面低着头往前走,仿佛在发着短信。
  李菊编制好最后一个字,不由回头朝后面一看。见到一辆黑乎乎的轿车正跟着自己,车子车灯都没有开。她的惊恐更一步加剧了,前面就是一个路口,她加快了步子,朝那边奔跑,一边用手指去按手机屏幕上的“发送”。
  发送刚按下去,之间一束光从左边射来!李菊转过头去,眼睛被金黄色的光笼罩,一点东西都开不到。只听“砰”地一声,李菊只感觉身体从地上飞了起来,在空中有如体操运动员一般翻腾。
  就在她身体在空中翻滚的时候,手机中的信息“倏”地发送了出去,接着手机就被车轮碾成了碎片。
  就在李菊的身体重重落到地上的时候,梁健收到了一条短信:曾经我们有过共同的时光/就在马灯部落/我们坐过的位置下/留着永恒的记忆和难以磨灭的证据。

  在临近午夜的这个时候,收到李菊这样的短信,梁健感到真有些莫名其妙了!
  被车子撞飞的李菊,重重地摔落到地上。.那辆红色马自达,“吱呀”一声停下了车。下来一个魂不附身的中年女人,她战战兢兢地朝李菊走了几步,瞧见李菊血肉模糊地躺在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她一阵晕眩,扶在车上大喘气,心里却惊涛骇浪:天啊,我撞死人了!我撞死人了!还好,夜深了,也没人看到,我还是逃走吧!回头一看,只见一辆黑色轿车,正从不远处缓缓驶来,车前灯猛然打开,吓得那个女人几乎惊叫出声。看一眼李菊毫无生气的身体,女人知道,是祸躲不过,还是乖乖报警吧。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车里取了手机,打给110,又打给120,最后把电话打给了老公,打给老公时,她终于哭了。

  坐在车里的朱庸良,将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也看得心惊肉跳。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了,紧接着涌上心头的就是巨大的喜悦:真是天助我也。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将车子开得很慢。车子缓缓地从那辆肇事的马自达车前经过时,他看到了完全凹陷的车头,还有躺在地上无声无息的李菊,那一刹那,涌上他心头的只有一句话:“日本车质量就是不行,怎么也不能买日本车”。
  灯光所及,那个中年女人正靠在车上打电话,浑身颤抖。她脚下,车轮边,李菊的手机已经碾为碎片,朱庸良心里一阵放松。
  经过肇事车辆之后,朱庸良一脚油门,向前开去。开出去一段路,朱庸良大喊:“真是老天有眼!老天爷,谢谢你!”原本要自己动手的事情,老天却安排了一个倒霉女人帮自己解决了,真是天意啊!

  梁健重读李菊短信上那句:
  曾经我们有过共同的时光/就在马灯部落/我们坐过的位置下/留着永恒的记忆和难以磨灭的证据。
  大学时代,也就是刚追求陆媛的时候,他曾一度迷上了诗歌。给陆媛的第一封情书里就有一首诗。所以,对于现代诗,梁健并不陌生。只是,李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富有诗意了?而且,她为什么会发给他?梁健细读这几句,像诗,又不像诗,不由佩服李菊还是挺有些文采的,难道她是有感而发?
  那这个“感”又是什么“感”?是对梁健的“好感”?
  梁健轻嗤一声,摇了摇头。对于李菊,他算是仁至义尽,但李菊三番五次地对付自己,直到最近为朱庸良作了替罪羊,被开除公职。对于这样的女人,梁健想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走得太近,离麻烦就越近。想着,便丢开手机,也没有回复短信。
  第二天一早,梁健刚到办公室。方羽便跑了进来,神色伤感。方羽给梁健的印象,一向是颇为开朗,即使有什么不开心,也从未挂在脸上。

  看到方羽脸上的阴翳,梁健问道:“方羽,怎么了?”方羽抬眼看他,目光潮潮的,问道:“你去吗?”梁健有些摸不着头脑:“去哪里?”方羽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你还不知道?”梁健更为好奇:“知道什么?”方羽闭了闭眼,说道:“李菊发生车祸了!”梁健惊起:“什么?发生了车祸?”
  梁健不由想到昨天晚上李菊的那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怎么突然就发生车祸了呢!问道:“她现在这么样?在哪个医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