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8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庸良似乎对蔡源的心理变化并不在意,他道:“不过,我对你的印象倒是不错。我不同意梁部长的意见,所以今天才找你来谈话。你知道我们组织部,虽然是重要权力部门,组织部大部分领导和干部都是自我要求极严的,但也不排除有些领导干部,因为手中有了些权力,就为所欲为,以权谋私,区委对这样的干部不是一无所知,我作为班长也不想看到自己的班子里存在腐败分子……”

  蔡源有些听出了朱庸良的意思,他应该跟梁健是不对路的两派,蔡源道:“朱部长,你说得没错,我觉得组织部大部分干部,都在朱部长领导下,严于律己,但有些领导,就是太贪心了!”
  朱庸良说:“你指得是梁部长?”蔡源左右张望,发现没人,才说:“是的。”朱庸良说:“你敢不敢举报他?”蔡源刚才听朱庸良说,梁健反对他提拔,也反对他调任,对梁健心怀仇恨,不过要他真去举报梁健,他也觉得有些不妥。蔡源支支吾吾地道:“举报?这不太好……”
  朱庸良打断他说:“下次干部调动,我会向纪委提出,将你调任十面镇担任副书记,你看怎么样?但是党委副书记,比你现在的岗位要求更严,同时也要求更有气魄。而刚才我跟你说的事情,就是需要有气魄的人去干。你行吗?”
  朱庸良的允诺具有强大的诱惑力,蔡源顿时就消除了思想负担:“朱部长,你放心,你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离了凯旋宾馆,蔡源兴奋不已,这个兴奋来之于恨,那就是对梁健的仇恨;同时又来之于喜,那是对未来的喜,蔡源感觉自己的党委副书记职位是指日可待了。心想,就这么回家了,岂不可惜。

  蔡源每遇开心事,都想要找人乐一乐。于是,蔡源打电话给自己的一个狐朋狗友赵乐,两人一起到凯旋宾馆旁边的清池会所足浴。
  两人躺在床榻上,任由漂亮的足浴师给自己捏脚。
  蔡源忍不住说:“你知道吗?今天区委组织部部长找我了!”赵乐说:“那可要恭喜你了,这么说,你马上就要升了?以前是蔡镇长,是不是马上要叫你蔡书记了!”
  蔡源道:“有那么一点希望吧!不过,在这之前还要摆平一件棘手的事情。”赵乐问:“什么事情?”
  蔡源道:“真是想不到啊,前几天我还买他表妹的酒呢!这会就要检举他了!”赵乐说:“哦,你跟我说起过,就是区委组织部那个梁健?”
  蔡源赶紧“嘘”了一声:“别乱说。”赵乐赶紧领会地点头:“明白,明白。”
  正在给蔡源捏脚的足浴女忽然一惊——他们说的是梁健!

  给蔡源足浴的女孩就是菲菲。.她听到两人说要举报梁健,心里一震。他们难道捏住了梁健的什么把柄?梁健是否有危险?她很想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梁健,可此时她走不开身。
  按照店里规定,足浴过程中,足浴师不能随便离开。接下来,蔡源和赵乐,就不再说关于梁健的事情,而是拿菲菲和另一个足浴女开玩笑,菲菲没怎么理他们,另一个足浴女倒与他们聊得挺欢,并约好了下班后去夜宵。
  菲菲好不容易挨到全套足浴程序结束,急切地来到休息房打电话给梁健。梁健接起了电话,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菲菲了:“你好,菲菲。”菲菲说:“晚上有时间吗?”
  梁健刚从外面应酬回去,尚未到住处:“有时间啊,你晚上不用上班?”菲菲说:“在上班,我十二点下班,你能等我到那个时候吗?有事情要告诉你!”
  梁健一看时间,离午夜还有两小时,上次梁健本和菲菲约好见面,后来放了她一次鸽子,至今想起来,始终过意不去,便说:“行啊,那我请你宵夜。我知道一个吃蟹黄包的地方,很不错。”
  菲菲知道吃蟹黄包的地方,人多耳杂,就道:“我才不吃蟹黄包,吃了长肉。还是到凤凰广场的time酒吧,请我喝杯酒吧!”梁健心想,菲菲并不胖,只是现在的女孩子即使全身没几两肉,都害怕长肉,便说:“那好,就请你喝酒。”

  挂了电话,梁建下了出租车,时间还早,他想一个人走走。在这个熟悉的城市一个人散步,偶尔的,还会生出陌生的感觉来。当然,这里本不是故乡,只是时间久了,梁建也早把这里当成了家。这段时间,为了竞争性选拔考试的事,梁建真是忙透了,整天在办公室,也缺乏运动。正好,一路走走,散散酒气,松犯松犯筋骨。
  说实话,镜州的夜色不错,特别是那一段水上人家,前段时间经过了整修,远远望过去,灯光闪烁里,很有几分古色古香,也有几分镜州人百坦百坦的韵味。
  time酒吧是一个静吧,人并不多。落地玻璃窗上的白色喷绘状图案和木质楼梯下粘贴的一排排风景照,给这个酒吧增添了一些风味和韵致,梁建捡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点啤酒和小吃,一边喝酒,一边看夜色,倒也难得的惬意。
  又打了几个电话,才见到从门口进来一个漂亮女孩。身穿黑裙、手拿坤包的菲菲,似乎很适合酒吧的情调,酒吧中不多的几个男女,目光都被菲菲所吸引。
  菲菲朝梁健笑笑说:“你早到了?”梁健说:“也不久,就一个小时罢了!”菲菲张大了嘴巴:“一个小时,你耐心还够可以的。”梁健说:“谁让我上次约了你,又没有践约,这是我自找的。”菲菲说:“你也真够自觉的,不用别人说。”梁健说:“那是。来喝点酒吧。”
  梁健往菲菲面前的杯子中倒了满满一杯啤酒。菲菲也不推让,拿起酒杯敬梁健:“好久没有见了,干一杯吧!”梁健说:“行啊。”两个酒杯碰了下,然后一样脖子喝干。
  梁健说:“这个热天,喝点啤酒才爽。”菲菲说:“现在知道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吧?你先前还说要去吃蟹黄包,这种天气,吃了蟹黄包又热又涨,不难受死才怪呢!”
  梁健又举杯敬了菲菲的酒。菲菲见梁健没有主动问她为什么叫他来,忍不住问:“你就不想知道,我找你来的原因?”梁健说:“我想,应该是想我了呗!”菲菲横了梁健一眼:“去!别以为自己是领导,就有女人投怀送抱!”

  梁健笑道:“我并不是认为自己是领导,才有人投怀送抱;我不是领导,也照样有人投怀送抱。”菲菲手在空中一挥,就如要把眼前的蜘蛛扫掉:“你这人还真够狂妄自大的!”梁健说:“这不叫狂妄自大,叫做自信。”
  菲菲说:“好吧!那我就问你一件事情,你最近有没得罪过什么人?”梁健奇怪菲菲竟然突然问他这样的问题:“应该没有吧。为什么这么问?”
  菲菲说:“没有得罪人,怎么有人想要举报你!”梁健就更加奇怪了:“谁要举报我?要举报我什么?”菲菲:“那我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什么蔡镇长的人?”
  “蔡镇长?”梁健重复着,一下子想到了三元镇副镇长蔡源:“我可能认识。是他要举报我?”菲菲说:“没错。”梁健说:“你怎么会知道?”
  菲菲将在给他们足浴时听到的情况,向梁健详细说了一遍。梁健听了之后,心中并不特别担心:毕竟自己并没有受贿,自己的钱已经还给了蔡芬芬。.但自己的父母的确是收过蔡芬芬的钱,这种事情,是百口莫辩的事情。
  等到蔡源真去区纪委或者更高的纪检机关举报自己,到时候再解释,恐怕就被动了。梁健决定,明天一早,就去区委书记胡小英那里一趟,争取主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