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8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蔡芬芬的手机又响起来。三元镇蔡副镇长的电话打了过来:“芬芬啊!我问你个事!我让你带给你表哥梁部长的东西,你到底带到了没有啊?今天晚上我跟他一起吃晚饭,问起关于钱的事情,他似乎并不知道的样子!”
  蔡芬芬赶紧道:“蔡副镇长,你放心,我早就已经送去他家了。你不知道我表哥这个人,他在人前就是这样,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你就放心好了!”
  蔡副镇长将信将疑:“芬芬,你帮我抓紧点,我年纪不小了,想动一动。竞争性选拔刚过去,我以为有希望,结果,你表哥没发挥作用嘛!现在,我们三元镇的党委副书记位置空了出来,你得抓紧时间帮我跟你表哥说说,看能不能帮我安排下。那个,上次跟你买的那些红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方便的时候你再给我带两箱过来吧!”
  蔡芬芬赶紧道:“知道了,马上,蔡副镇长!”
  事到如今,蔡芬芬压根就不能告诉别人,她在梁健这里根本说不上话,否则人家肯定认为她蔡芬芬是一个大骗子,到时候,她就别想在长湖区混下去了!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蔡芬芬打电话给梁健母亲:“大姨,上次给表哥的提成,你跟他说起过吗?”
  邵小琴听到蔡芬芬问到这事,才猛然记了起来:“呀!芬芬,不好意思,我和你姨夫都老糊涂了。上次碰到一个朋友突然生病,就忘记了跟你表哥说这事了,怎么,有什么事吗?”
  这事就麻烦了,原来表哥梁健一直不知蔡芬芬送了钱给他家里。蔡芬芬忙道:“没什么事,有空你跟他说一下,就说这是我们酒庄老板给的提成。”
  邵小琴说:“我让你姨夫赶紧给你梁健哥打电话……算了,还是我自己打吧。”
  回到住处,梁健一直为蔡副镇长的那句话感到困惑,而蔡芬芬又似乎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思来想去,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这时,母亲邵小琴的电话打了进来。
  “妈,怎么这时候打电话过来?”梁健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在柜子里拿了衣服,准备洗澡。
  “梁健啊,有件事情,我和你爸老糊涂了,给忘了告诉你了。”
  梁健停了手中的动作,提起精神:“什么事情啊?”
  “上次,你表妹蔡芬芬来过我们家里,送了四万块钱。”
  梁健一听蔡芬芬往家里送钱,一下子警觉起来:“什么?钱?四万块?她送这么多钱给你们?她这么孝顺你们啊!”
  “不是的。她说,这是你帮他们卖酒的提成!”
  梁建一头雾水:“卖酒的提成?我没有替她卖过酒!”

  “我开头也不相信,可她硬是要给我们,说你太客气,不肯收,所以她专程跑回家/”
  梁健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个蔡芬芬,怎么做这种糊涂事情,这不是在害我嘛!”
  邵小琴一听说是害了儿子,就着急了,问道:“儿子,那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我得赶紧把钱还回去。是四万吗?”梁建心里火透了,这个蔡芬芬完全不知轻重。
  邵小琴关心儿子,心急火燎地问:“是四万!我们马上给你寄过去?”
  “不用了。我工资卡上有钱,我直接取了钱还她。”
  挂了电话,邵小琴把事情跟老伴梁东方说了,两人都有些惴惴不安,自责起来:“我们当时怎么这么糊涂,看,这回给儿子找麻烦了!”梁东方:“看到报纸上,有些当官的家里人收钱,当官的就被抓了起来,你说我们梁健会不会因为我们……”邵小琴说:“别乌鸦嘴。这钱是蔡芬芬给的,蔡芬芬是我们的侄女,就是自家人,又不是受贿!而且,儿子说了,他马上就去把钱还给芬芬!”
  梁东方在遇上重大问题时,远没有邵小琴镇定,有主见。邵小琴说:“这也是我们一时疏忽,以后关于儿子的事情,我们都不能擅自插手,对于别人送到家里的东西,一概不拿。否则就是坏了儿子的前程。”梁东方说:“但愿这次儿子可以平平安安的。”

  梁健打电话给表妹蔡芬芬:“你来我这里一趟。”蔡芬芬已经睡下了:“这么晚了,表哥,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梁建觉得这件事夜长梦多,早了早好:“那我来你这里。”说着,也不等蔡芬芬回答,便挂了手机,下楼,开了车往蔡芬芬租住的小区赶。一路上,他脑子里有些乱,想起三元镇蔡副镇长莫名其妙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蔡芬芬租住的屋子下等了两分钟,蔡芬芬穿着一件吊带蕾丝睡衣下来了,那件衣服薄而透,在车前灯的照射下,就像皇帝的新衣。梁建关了车灯,走过去,借着小区里昏暗的路灯光,把装着四万块钱的信封袋塞在了蔡芬芬手里:“以后,别再给我家送东西,否则,我会跟人说,你根本不是我表妹。”
  蔡芬芬捏着那个信封,表情有些僵硬。梁建心里微微软了软,但还是头也不回地坐上车,走了。倒车的时候,他始终没开车灯。
  车子开出蔡芬芬住的小区门口时,梁建从后视镜里往那个楼道门口望了一眼,因为天黑,他只模糊地看到一个影子还杵在那里。心想:刚才的话,是不是说的太狠了一点?只是,若不狠一点,这个蔡芬芬实在太不靠谱,真不知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蔡芬芬捏着那个饱满的信封独自垂泪,心里非常委屈。她实在无法理解这个表哥,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冷漠?不管怎样,她都是他的亲表妹,而且,他们背井离乡在镜州闯荡,都不容易,他为什么就不能对她好些?看看手中暂新的纸币,蔡芬芬不知该怎么处理,梁健的态度那么坚决,她没有办法再送过去。若是把这个还给老板沈鸿志,他肯定会觉得她没用,连自己的表哥都搞不定。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将这钱先自己收起来。

  一天晚上,云葡萄酒庄老板沈鸿志带着蔡芬芬去应酬。沈鸿志喝大了,当众这么讲:“我们芬芬的表哥,是区委组织部副部长梁健,分管干部工作的。在座的领导哪位想要挪挪屁股,哪位想要提拔提拔,就找我们芬芬吧。别的要求没有,多买我们几箱云葡萄酒就行了。大家买了我们的酒,我们会考虑向梁部长打招呼,芬芬你说是吧?
  蔡芬芬脸色尴尬,真不知如何回答。她知道,自己在表哥梁健那里根本说不上话,可碍于面子她又不能承认,只好羞红着脸默认。在座的人听沈鸿志这样说,就争着向蔡芬芬敬酒,说:“芬芬,什么时候帮我们引见引见你表哥?”沈鸿志代表蔡芬芬说:“这好说,这好说。”
  这天晚饭长湖区委组织部组织科长沙俊也在场。沙俊知道朱庸良和梁健之间存在很深的矛盾。原来的副科级组织员、办公室主任李菊被开除后,朱庸良还没有一个值得信赖的手下,梁健通过表妹卖红酒收受贿赂的情况,如果报告给朱庸良,朱庸良肯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到时候说不定就能更上一层楼。
  晚饭之后,沙俊拖住了云葡萄酒庄老板沈鸿志。沈鸿志酒已经多了,沙俊说跟他去下一场,他来请客。沈鸿志兴高采烈跟他去了。到了一个酒吧,找了个位置,沙俊还真请客喝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