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8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市区的车上,熊叶丽说:“好久没有这样舍不得人离开的感觉了!”
  一天晚上,梁健被人邀请吃晚饭,长湖区三元镇蔡副镇长过来敬酒。梁健礼貌地起身举起了酒杯。蔡副镇长说:“梁部长,我认识你表妹。”梁健对别人认识其表妹蔡芬芬,已经不足为奇,蔡芬芬公关能力强,在长湖区也算落地深根,认识的官场中人,越来越多。
  梁健只好跟蔡副镇长打哈哈。蔡副镇长敬完酒之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晚饭结束后,出门各自散去,梁健想走走路,消化消化。蔡副镇长忽然从身后追了上来。
  梁健原本跟这个蔡副镇长不熟,但鉴于他目前是分管干部的副部长,主动凑上来的人还是有的。梁健本想说上两句,就把他支开,独自享受这段散步的惬意。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有给他一个人走路的机会,始终跟着他走,还向他汇报了工作。

  梁健一看这人“上进”得有些过头,属于四处钻营那一类,就有些烦了,借口走不动了,要打车。蔡副镇长却坚持要打车送梁健。梁健执意不肯。
  蔡副镇长没有办法,见梁健坐上车了,忽然说:“梁部长,芬芬把东西给你了吧?”梁健听蔡副镇长问的莫名其妙,不解地看着他:“蔡芬芬给我什么?”蔡副镇长赶忙顾左右而言它:“没什么,没什么!梁部长你慢走啊!”
  虽然摆脱了蔡副镇长的纠缠,梁健却再没有一开始从酒店出来时的放松惬意,心里总有些惴惴的。刚才蔡副镇长的那句语焉不详的“芬芬把东西给你了吧”,总让梁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梁健拿起手机,拨通了蔡芬芬的号码。
  蔡芬芬见表哥来电,赶紧接了起来,语气中透着兴奋:“表哥,今天怎么想到给你表妹打电话啦?!”

  梁健没心情寒暄,开门见山问道:“芬芬,我问你一个人。”
  “哦,问吧。”见梁健直奔主题,蔡芬芬微微有些失望。这个表哥,虽然和她一起在镜州闯荡,却一点不怜香惜玉,难得给她打电话,还多是有事。
  “你认识三元镇一个姓蔡的副镇长吗?”
  蔡芬芬愣了一下才回答:“认识啊!怎么了?”
  “他让你带什么东西给我了?”
  蔡芬芬顿了好一会:“是啊……表哥……”梁健听到果有此事,心里就更加急了:“是什么?”蔡芬芬说:“问候啊!他让我问你好啊!”
  问候!扯什么淡!他明显感觉到蔡芬芬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就说:“还有别的吗?”

  蔡芬芬支支吾吾:“别的啊?恩,他是我们的一个大主顾,今年从我这里买了一批云葡萄酒。”
  梁健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跟你买了多少酒?”
  蔡芬芬心下有些慌,但还是说了实话:“不少,大概十万块的量吧。”
  梁健惊讶不已:“他一个副镇长就从你们这里买了十万的量?”
  蔡芬芬忙说:“表哥,其实十万的量,要说多也不多。平均五百块一支,也就是两百支而已。一顿饭少说也要六七支,这样算算也就是三十几顿饭。蔡副镇长分管工业,平日里迎来送往多着呢,他说,这点量说不定都应付不了一年呢。”
  听蔡芬芬这么一说,梁健稍微放心。的确,一个分管工业的副镇长,承担招商引资、项目推进等工作,请客吃饭是难免的。不过,他关心的是:“芬芬,他跟你买酒,和我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蔡芬芬在电话那头,神情尴尬,只是说:“没关系,没关系。”
  “没关系就好。那个蔡副镇长刚才问我,他让你带给我东西,我说怎么不知道呢!我最怕莫名其妙的人给我送什么东西!”
  蔡芬芬听梁健这么说,只能硬着头皮说:“没有,没有!”
  其实,她是打了梁健的牌子,那个副镇长才肯买酒的。不过这话,她不敢告诉梁健,否则,梁健肯定会发飙。她倒也不怕他发飙,只怕这样一来,以后她就再不能扛着他的牌子推销云葡萄酒了。
  长湖区虽不大,但真要在长湖区的红酒市场打开局面,还真不容易。蔡芬芬初到长湖区时,步履维艰、四处碰壁,有一次,她跟某位政府人员套近乎时偶然说起自己的表哥梁健是区委组织部副部长,那人一听,立刻要了五十支云葡萄酒。
  从这件事中,蔡芬芬悟出了一个道理。在长湖区的地盘上,只要说自己有一个在组织部管干部的表哥,许多难事就会成为容易的事。不仅蔡芬芬意识到了这一点,蔡芬芬的老板沈鸿志,也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多次交代蔡芬芬一定要打好她表哥这张牌。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蔡芬芬和组织部副部长梁健之间的关系。.有些人开始主动找蔡芬芬买酒,并让蔡芬芬给梁健带去问候。所以,刚才蔡芬芬说,蔡副镇长让她给梁健带去问候,其实没什么错。只是蔡副镇长让她带的不仅仅是问候而已。蔡副镇长还说,“芬芬,我也不跟你还价了,不过我也知道这个价格里有水分,这个水分你挤些出来,帮我给你表哥带个问候过去。”蔡芬芬当然知道蔡副镇长的意思:“蔡副镇长,我知道了,肯定照办。”蔡副镇长在芬芬肩头拍了拍说:“果然是我本家,聪明伶俐,我的升迁就指望你了!”蔡芬芬说:“我会把话带给我表哥的。”

  其实,想通过蔡芬芬给梁健送些好处、留个好印象、寻求提拔的人,远远不止蔡副镇长一个人。区财政局袁小越是如此、区科技局的石蛟龙也是如此,这样的人多着呢!这让蔡芬芬在长湖区官场的生意越发好做。而其中有几个,还真是阴差阳错的提拔了,虽然这并不是因为蔡芬芬的功劳,但当事人多少还是觉得这是蔡芬芬在梁健耳边说的话起作用了。于是,蔡芬芬的名气就更大了。
  蔡副镇长其实是通过区财政局办公室主任袁小越才知道蔡芬芬的。蔡副镇长在三元镇副镇长岗位上有五六年了,急切地盼望着能再上一个台阶,可就是没有路子。知道蔡芬芬和梁健的关系后,他下了血本。他知道红酒价格里水分多,他没有还价,就是希望蔡芬芬从这些水分中挤一部分给梁健。
  蔡芬芬也的确那么做了。那天她专程跑到梁健办公室,给梁健送卡。可梁健态度很坚决的拒绝了。蔡芬芬没想到梁健在钱方面把关把得这么牢。对蔡芬芬来说,她跟老板沈鸿志一样,认为权力不用、过期作废。她有时候甚至觉得,表哥有些矫情,这社会谁不喜欢钱呢。因此,她想,也许表哥是不喜欢这种收钱的方式,所以她去了衢州老家,把钱送给了梁健父母。
  这么些天来,大姨、姨夫和梁健都没有把钱送回来,蔡芬芬想,梁健应该是已经默认了。但从他刚才的电话听来,仿佛还不知这回事,难道大姨和姨夫没有把钱的事跟梁健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