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66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书记,不开玩笑了,我跟你说个正事。”马小乐把筹建美食街的事说了,还插几十万的缺口。对此,庄重信一点都不含糊,说乡里虽然不咋地,可支配个几十万还是没问题的。
  事情很顺,马小乐也就放下心来留在乡里喝酒。徐红旗被找来做陪,现在的他可真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圆滑了很多。马小乐一见他这样,笑道:“红旗,你得道了!”
  “嘿嘿,马局,是你让我醍醐灌顶,庄书记又时不时给我当头棒喝,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徐红旗笑道,“我还得在你们的关心和支持下继续成长!”
  “欸哟我操,你看你,太油滑了,这不好,不容易得到别人的深度信任。”马小乐摇摇头,“也就是我对你知根知底,要不我也不会跟你多搅和。”
  徐红旗摸着脑袋,皱着眉头眨眨眼,“这是咋回事呢?”
  “过了!”马小乐一说一伸脖子,“玩过了!”马小乐呵呵笑着站起身来,“该糊涂的时候、该实诚的时候还是要注意的,别老把自己弄成左右逢源大小通吃的样子。”
  “马局长你可别这么说,红旗还是很不错的。”庄重信笑道,“自打到乡里来,也做了几件漂亮事。”
  “哦,红旗,听到了么!”马小乐赶紧接过话,“庄书记这话还不明白么,赶紧找机会孝敬孝敬,你提拔的事就看庄书记一句话了!”
  徐红旗一听,赶紧倒满一杯白酒,站起身来二话不说仰脖子灌了,抹了把嘴巴道:“庄书记,刚才这杯酒喝给你看了表忠心,如果你让我喝那一杯敌敌畏,我也会一样脖子的!”

  “操不死的,徐红旗你是不能活学活用了,这种话这场合能说么。”马小乐道,“这种话,只有在你和庄书记单独相处的时候才能说,才能不让人感到肉麻!”
  徐红旗也不说话,红着脸坐下,夹了块草鸡大啃起来。
  “哟,说你不会活学活用,这会又用上了,装憨了。”马小乐指着徐红旗哈哈笑,对庄重信道:“庄书记,我看红旗还是可以培养的,看看把他弄到党办去,如果他有能耐,到时再朝上提提。”
  “啥能耐不能耐的,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庄重信道,“只要徐红旗你小子服帖,我点名弄你个副乡长。”
  酒桌上的谈话很多,徐红旗提拔的事是马小乐故意提出来的,就是要庄重信当着徐红旗的面说出来,后期就让徐红旗自己盯行了,省得他再费事。徐红旗当然明白马小乐的意思,离开就酒桌就戳着马小乐给眼色,小声告诉马小乐去他办公室一趟。
  进了徐红旗办公室,徐红旗感谢的话是少不了的,又从抽屉里拿出包东西,用红布裹起来的,“长白山人参!”
  “好家伙!”马小乐上前打开包裹,看了好几眼,“品相这么好,多少钱弄的?”
  “有钱也不一定能弄来!”徐红旗得意地说道,“是我媳妇他老舅搞来的!”说完,重新包起来,往马小乐眼前一推,“你拿去泡酒,壮火力!”
  马小乐当然不会客气,不过他不是自己留着,拿回家给马长根了,告诉马长根别说出去,要不徐红旗心里头可能会不太痛快。
  “那我当然不会说。”马长根很肃正地说道,“不过有件事我必须得说说!”
  【489】 当作锻炼(一更)

  “你还有啥事必须跟他说说?”马小乐一愣。
  马长根摇摇头,“不是跟他,是跟你。”
  “跟我?”马小乐又是一愣。
  “是。”马长根道,“这事,我不好专门找你或者打电话问你,现在你不是回来了么,刚好顺便问问。”
  “诶哟,爹,你想问啥就说呗。”马小乐呵呵一笑,“整这么正经,我不习惯。”
  “你得取个媳妇了。”马长根说得一本正经,“不过范支书家闺女你可不能娶,怎么说也是二婚的。”
  “哟!”马小乐听得眉毛直抖,哈哈笑道:“谁说我要娶枣妮的?”
  “还用说么,事情都明摆着了。”马长根绷着的脸渐渐松开了,“我知道你小子把人家给睡了,不过睡归睡,就是不能娶。”

  “你,你怎么知道?”马小乐还真是有点糊涂,脑子打转七百二十圈,寻思着十有八九是金柱说的,“是不是金柱说的?”
  “没,他没跟我说。”马长根摇摇头,“我只是找他证实了一下。”
  马小乐听到这里愈发迷糊,马长根这么说,肯定是听另外的人说了,但会是谁呢?“爹,你告诉我是谁说的,我就不娶枣妮。”马小乐看着马长根,一脸期待。
  “顾美玉说的。”马长根小声道,“这事你可千万别说出去,要不范支书那脸就没地搁了。”
  “顾美玉?”马小乐脖子一伸,眼瞪得溜圆,“顾美玉怎么会知道?!”
  “顾美玉到果园里买果子,我收她一半的钱,她跟我套近乎说的。”马长根道,“你都猜不出顾美玉是咋知道的。”
  “爹,你说!”马小乐端了个凳子让马长根坐下。
  “顾美玉说,有次她和范宝发去乡里开会,喝了酒,回来的路上,范宝发唉声叹气,把枣妮和你的事说出来了。”马长根道
  马小乐挠了挠头,“这范宝发观察还挺细,他怎么察觉出来的呢。”
  “不是范宝发察觉出来的,是范枣妮自己说的。”马长根道,“据说是枣妮提出要离婚,范宝发坚决不同意,枣妮说其实已经和离婚一样了,她早和别的男人睡上了,范宝发不相信,枣妮就说出了你的名字。”
  “这事可信?”马小乐摸着下巴,“不会是顾美玉瞎说的吧。”
  “不会。”马长根摇头道,“她瞎说骗我干啥?而且自打那以后,我就悄悄注意范宝发,他那一脸怨气也能证实这点。”

  听到这里,马小乐还是有点搞不清,范枣妮为啥要说这事,难道她真想要嫁给他?
  思绪有点乱,马小乐真的有些无所适从,如果范枣妮真的正儿八经地向他表白,该怎么回答呢。从心底里讲,马小乐觉得范枣妮是个不错的女人,尤其是对他方方面面都不错,和她在一起很放松很惬意,可是,真的要说到谈婚论嫁那一步,一时还真没那个心理准备。
  “咋了,是不是说到你点子上去了?”马长根见马小乐出神,盯着他说道:“你可别犯傻啊,不能娶范枣妮。”
  “这是哪里的话。”马小乐皱着眉头走开了,“还早呢,等我再努力两年,升升官再说媳妇的事。”
  胡爱英一旁看了,赶紧走到马长根身边抬手打他,“你看你,小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尽听你瞎说!”

  马小乐这时倚在门口,两手抱着膀子,嘿嘿直笑,“妈,你就让爹说说呗,这也就是在家说说,要是出来说,那范支书一生气,估计连咱家的屋顶都得给拆喽!”
  “别吓唬我。”马长根也撇开了话题,仰着脸眯着眼,得意地说道:“就他一破村支书还想揭我家屋顶?门都没有,我儿子可是大局长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