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7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朱庸良是组织部部长,虽然这一次考试出了问题,他手中始终掌管着干部人事大权。看他如此说,大部分人都唯唯诺诺拿了钱走人。只有一个,死活不要那钱,朱庸良火了,说:“这钱本来就是你的,给你,你就拿。”那人坚持道:“朱部长,其实这钱已经不是我的了。我送给你的,我又已经从下面挣回来了!”

  朱庸良很不理解:“挣回来了?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不好意思地笑着:“你给我的试卷,我又复印了几份,卖给了跟我不考同一岗位的其他人。我的价格当然低一些,5000一份,卖了5人,还倒赚了5000元。”
  朱庸良一听,气得胡子都竖了起来,他指着那人狠狠地骂道:“你……滚!你自己卖出去的,你自己全部给我收回来!”那人点头哈腰地走了。
  朱庸良这才知道,这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收拾了。如果仅仅只是他卖出去的25人,毕竟都是领导干部,有些事他们知道轻重,钱还回去后应该也就没事了!可如今事情已经扩散了,他也搞不清楚其他人,是否也把试卷进行了二次交易,到底有多少人拿到了雷柏考试中心的试题,已经成为了一个未知数。
  朱庸良简直瘫软在了椅子里,他用手捋了一把头发,头发散乱不堪。
  虽然那一次朱庸良在常务副部长的人选问题上失利,在办公室大发脾气,但那时候,他至少还是生动的,精力充沛的,此刻的朱庸良却是如此疲乏、如此六神无主,他变得完全不像李菊心中的那个朱部长了。
  第二天一早,召开了书记办公室会议。区委书记胡小英心情倍好,但她脸上还是一贯的端庄严肃。做领导,有时候心情特别好,但不能表露出来,反而要装作非常愤怒的样子。这种演技,并不是很容易,还好胡小英也已经习惯了。
  在座的还有区长周其同、区委副书记万康、区纪委书记温照盛,区人大主席朱德州、区政协主席苏枫。原本区委组织部长是一定要参加书记办公会议的,但今天没有通知他参加。因为今天书记办公会议讨论的便是朱庸良的事情。
  胡小英的目光扫过众人,说:“现在我们开会。今天把大家召集在一起,临时开一个书记办公会议,是研究一个信访举报案件。我先解释一下,今天我们组织部朱部长没有来参加会议,原因是反映的问题,涉及到了朱部长本人。先请万康书记,把有关情况简单说一下。”
  万康说:“昨天区委组织了一次竞争性选拔领导干部的笔试。我也是巡考人员之一。在巡考过程中,有考生从试场里出来,向我举报区委常委、组织部长朱庸良同志失职渎职,向参加考试的某些干部兜售试题。.”
  万康又说:“奇怪的是,这些试题是假的。开始时,我们几个巡考人员都不敢置信,以为这件事恐怕是无中生有。但后来场面一时混乱,好多个考生没到30分钟就擅自离开考场,嘴里骂骂咧咧。这些提早离开考场的人中,有五个人都向我举报朱部长兜售假试题的事。为了维持考场秩序,我们专门借用了四中的会议室,向这五个人了解了相关情况。之后,我们把有关情况向胡书记作了电话汇报。”

  喝了口水,润了润喉,万康接续说道:“胡书记高度重视,电话中就要求我们作进一步核实。然后,我与温照盛书记进行了协商,由于这事情涉及到了违纪违法问题,先由区纪委作进一步的调查。调查的有关情况,就请温书记给大家具体介绍吧。”
  万康把皮球踢给了温照盛。温照盛接过去说:“我们区纪委监管的主要是科级领导干部,原本向朱部长这样的处级干部,由市纪委核查比较好。但胡书记,从大处着眼,认为如果信访举报是失实的,那么向市纪委汇报就没有必要了,只会让市里对我们长湖区的领导干部留下不好的印象,而且举报人主要是向我们区有关领导反映的,所以决定还是由我们区纪委先进行核实,如果真有问题,再向市纪委汇报也不迟。”

  温照盛看了看在座的各位区委领导,说:“出于顾全大局的考虑,减少这件事对我们长湖区的不良影响,我们进行了保密的处理,与有关信访举报人了解了情况,并与信访举报人基本上达成了一致的意见,让他们相信我们会做出实事求是的处理,让他们一定要相信我们会经过深入仔细的调查,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反映人基本上都同意了,但他们也对我们在时间上提出了要求,那就是必须在三天内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温照盛继续说:“之后,我们就按照胡书记的意见,开展了深入的调查。结果发现,情况并不是太乐观。很多人都指认,他们从不同人手中买到了一份试卷,这份试卷虽然不是直接从朱庸良部长手中得到,但卖试卷的人说这份试卷,来源就是朱庸良部长。后来,我们又找到了一个人,为弄清情况,我们对他采取了一些措施,谈话一直持续到昨天晚上,他终于承认了,他的试卷是从朱部长那里亲手买到的,朱部长收了他两万块。这么多人指认,有这么多人举报,这件事情,虽然事关我们长湖区的领导干部形象,但也必须给举报者一个交代,恐怕是绕不过去了。今天,就是希望书记办公会议,能够给我们纪委一个明确的指导意见,是否要将有关情况上报市纪委。”

  听完温照盛的汇报,在座的人,都纷纷议论开了,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朱部长不至于啊!”
  区长周其同的脸色,极为难看。他想,如果朱庸良被处理或者被调走,对自己绝对是一个不良的信号,以后人事权就会彻底被胡小英所掌握。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为朱庸良说句话:“温书记,目前是否都是口供,并没有确切的证据,比如书面的或者录音什么的?”
  温照盛说:“是的,只有口供。毕竟这些都是一对一的交易,不会留下什么签字啊的证据,录音大概也没有。”周其同说:“这么说,这还不能说是确切查实的事情。我看这样吧,还是再深入调查调查,我担心,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说不定是某些人居心叵测,故意对朱部长造谣中伤。堂堂区委组织部部长,若真要兜售试题,又怎么可能是假试题,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这样的蠢事,我相信朱部长不会做。更何况,若这样草草对这件事下定论,报给市委,对于我们长湖区完全就是一个负面新闻,对于我们整个班子的影响也是极坏的,所以我建议再做进一步的调查。胡书记你看怎么样?”

  胡小英当然明白周其同要保朱庸良的心意。她本可以不同意周其同的意见,让区纪委直接向市纪委汇报,放手让市纪委调查。但这其中的确有一个绕不过的难题,那就是长湖区区委班子成员出事,对于整个区委班子的考核,将会“一票否决”,这是一个极大极坏的影响。这一年区委区政府的工作,就等于是白干了,更有甚者,下级单位很可能会由此而对区委失去信任,从而影响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

  作为区委书记,要考虑的,绝不仅仅只是如何击败对手,还要考虑击败对手的代价有多大、成本有多高,对自己和全区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