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61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可不想就这么算了,看样子汤静虹很得意,那刘广达出事之后,她接手光大房地产,搞得还挺红火。不过这不奇怪,汤静虹有梁本国做靠山,干啥啥不成?想到梁本国,马小乐心里就不痛快,怎么也的找点事再和汤静虹搅和搅和。
  “汤董,你不能急着走,这追尾的事故责任全在你,你的车子没有留出足够的安全距离。”
  马小乐的不阴不阳不软不硬,说得汤静虹很无奈,倒是她的司机按捺不住蹿腾起来,骂马小乐不识抬举。马小乐不生气,呵呵一笑,告诉汤静虹应该换个开车的,眼前这人太粗笨,出来丢主人的脸。
  司机听了这话急得直转圈,但碍于汤静虹在场又不能真蹿上去对马小乐动手。
  “你想怎么样?”汤静虹明显感觉到了马小乐的挑衅。
  “报警,等丨警丨察大哥来处理呐。”马小乐靠在车门上,晃着脑袋掂着脚,得意洋洋。
  汤静虹深吸一口气,吐出来,说真的赶时间。马小乐说他不是赶时间,而是追时间,他的每一秒钟,就像小小的印钞机在不停地运转,耽误不起。汤静虹问他做啥,马小乐说贩卖人口,前两年行情不好,现在赶上时候了,抓紧干几票,赚点钱到时也跟汤董学学,到房地产市场闯荡闯荡。
  “行,到时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汤静虹说完,钻进车里走了。马小乐当然不会去拦,笑嘻嘻地看着车子从旁边驶过,一时心情不错,马小乐还潇洒地向车子挥了挥手。
  马小乐的心情不错,是因为丁新华的电话。凶手抓到了,那也就是说他可以完全放心了。
  甄有为也暂且不找了,回去看看到底啥情况。

  带着激奋的心情,马小乐回到县城就找丁新华,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民警看来办案效率挺高。丁新华问咋这么关心那破事,得想法子对吴胜利才是。马小乐说对付吴胜利那是早晚的事,关心那案子只是一时的事,因为被民警找过谈话,案子不破就觉着不自在,所以急于知道来龙去脉。丁新华点点头,说也是,起码曾经是怀疑范围之内的人,案子不破的确有心理影响。
  马小乐让丁新华去打听打听,自己腾出点时间来,考虑新官上任得至少得烧一把火。
  得整点实际的,务实!
  马小乐觉得有必要为环卫工人再做点啥,虽然为他们争取涨了点工资,但他觉得还很不够。
  工资不够,奖金来凑。没有奖金,福利提升。
  按照这个思路,环卫工人该提高奖金来弥补工资的不足,然而环卫口没啥东西可以用来发奖金的,总不能发一沓免费厕所门票吧。所以马小乐决定给环卫工人提升福利待遇。
  发奖金没钱,提升福利待遇就有钱么?马小乐当然有他的打算,福利待遇,是可以寻求赞助的,名正言顺。

  第一件事,马小乐想为环卫工人搞一套带反光的工作服,就跟丨警丨察同志晚间执勤时穿的那种一样。反光工作服可以提高环卫工人工作时的安全性,马小乐知道,凌晨扫马路的环卫工,每年或多或少总会有车祸发生。除了反光服,还得准备一件雨衣,最好再弄双高帮的水靴,要不逢到雨季,脚长时间泡在水里都溃烂了。
  一件反光服、一件雨衣、一双高帮水靴,加起来起码也得一两百块,整个榆宁的环卫工三四百口,一下得七八万,这样的赞助也不是太好找,而且还得考虑到长期性,起码一年一套。
  正想着先让哪家企业出血,伍家广打电话来了,要请马小乐喝酒,说从农林局走的匆忙,还没来得及送行祝贺呢。马小乐也不客气,现在和伍家广是一条战线了。马小乐提议喊上岳进鸣,还有栾大松、丁新华,都是自己人,有些事情可以说得深入一些。
  饭桌上,马小乐把想找赞助的事说了,伍家广一口应承下来,说一年七八万么,小意思,跟农林挂钩的公司多了,到时分摊下去根本就没啥问题。马小乐说那好,到时报纸电视都会报道,给他们提提名气。
  谈得畅快,马小乐又想到福利的第二件事,就是逢年过节的表示,米面油、水果点心,重要的还有现金,比如中秋节、春节啥的,怎么说也得弄几百块意思意思。
  这件事马小乐在酒桌上没提出来,做事得有个度,再提出来那就是给伍家广难看了。不过马小乐也不愁,肯定有法子,只要想整点钱,城管手中的权限还是挺硬朗的。实在不行就找金柱那朋友,再想法子给他弄点别的项目,到时让他出出手。最后没法子的法子,那就是找庄重信了,药材种植基地一年也不少开支,拿出点来买三四百袋大米是不成问题的。
  酒桌上还谈了很多有关宋光明和吉远华的事情,觉得他们也都算是新官上任的,怎么就没点动作出来。
  “他们还有那吊本事?”栾大松大都不声不吭,话不多,但一说就说得挺实在。
  栾大松说得的确不错,宋光明抓整个盘子,不用多说,就说吉远华,分管经济工作。分管经济的副县长,那可都应是绝对有实力,一般来说,应该是重点培养对象。可是吉远华有那个实力么?满酒桌的人,都嗤之以鼻,从人品到能力,都认为吉远华是个下等货。
  马小乐不想多谈吉远华,因为太了解,谈起来都腻歪。
  “丁局长,那案子的事问了么?”马小乐和丁新华说起了悄悄话。
  丁新华说问了,很简单,感情纠纷导致过失杀人。马小乐一听这话,当然得追问下去,有点不可思议。丁新华说,前面讲过的就不讲了,就说那拍砖的那家伙,是那小伙女朋友的前男友,和那女孩的关系还没完全断开呢。当晚,他一直跟踪,跟踪到女孩家楼下,发现那小伙在和她猛搞,气血上涌,于是脑后拍砖,不巧落点有点刁,不知咋的就把脑干给砸坏了,而且抢救又不及时,去了。
  “是真的么?”马小乐瞪着眼,因为酒喝得多,有点呈血红色。
  “谁知道。”丁新华一歪脑袋,斜着眼道,“公『安』是这么定性的。”
  “嫌疑犯没辩解?”马小乐紧问。
  “辩了,他说没有一直跟踪,只是在女孩家的小区里候着,也看到女孩被别人朝家里护送,不过一直没看到那人出来,便想摸过去看,快要到的时候,听到了女孩的尖叫,刚要小步跑过去,没想到又被人撞了一下,但当时没多想,还是继续朝前跑,最后发现了女孩光着下半身,蹲在同样是光着下半身、躺在地上的小伙旁边。”丁新华点了支烟,继续说道:“那嫌疑犯说,真正的凶手应该是撞他的那个人。”

  荒唐!马小乐一声冷笑,说真是荒唐,嫌疑犯太会编故事了,反正也没人看得到,随他怎么说,没准还是别人逼着他下手的呢。马小乐还问,是不是女孩举报的,要不公『安』不会逮到嫌疑犯的。丁新华说女孩没举报嫌疑犯,是嫌疑犯口袋里的钱包被撞掉了,就是那个线索立了大功。
  “这么说,还真有人撞了那个嫌疑犯?”马小乐问。
  “谁知道。”丁新华道,“没准是他自己跑掉下来的呢!”
  “就是。”马小乐端起酒杯,“来,喝酒,不说那些屁事了,反正跟咱们无关。”丁新华举杯相应,一饮而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