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57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先过来的小伙子脸色不好看了,伸手抓起桌上的中华烟,“烟我们抽了,以后嘴巴放干净点。”
  被奚落成这样不支声,还是头一次。马小乐咧嘴苦笑了一下,对丁新华道:“就当是培训我气量了。”
  “遇到这种事还能有啥法子?”丁新华自嘲地笑着摇摇头,“就当是不懂事的孩子,瞎闹腾闹腾罢了。”
  邻桌传来阵阵爆笑,极其得意、张狂,这让马小乐很不舒服。“丁局长,今天就这么着吧,有事明天再谈。”马小乐灌下杯中的啤酒。
  “也好,趁早远离这帮孙子。”丁新华点点头。
  离开烧烤摊,马小乐和丁新华走到路口就分开了。马小乐往住处走,越想越搁不下,怎么着也得教训那小伙子一番,哪怕是偷袭一小下,也多少能给自己点安慰。
  折回头,马小乐老远就看到那伙人还在。路边的绿化带是砌成台的,容易遮挡,马小乐走近了猫着腰坐下来,能听到他们的谈话,看样子也快结束了。
  路边有些粗大的法桐,粗壮低矮,枝叶茂盛,路灯几乎照不到路面,只有星星点点的光亮透过树叶缝隙洒下来,将路面射得斑驳陆离,挺花眼。蹲在绿化带旁边的马小乐腿有些麻,干脆起身到法桐树后面。
  站到法桐树后面视野更开阔,马小乐看到那伙人起身散开,三三两两地离去。那个拎啤酒瓶的小伙搂着个女孩子,摇摇晃晃地向旁边的小区走去。
  这是个老小区,敞开式的横穿小区的路,也是条城区小街巷。

  马小乐跟在两人后头,听到两人谈话,小伙说到女的家门口时得搞一下。女孩说不能搞了,太晚,而且弄出动静会惊醒邻居。小伙说怕球,惊醒了又怎样,谁要支支声就开谁的瓢。
  “狂比!”马小乐暗骂起来,放慢了脚步,那小伙的话提醒了他,既然说到开瓢,那得先找个家伙。马小乐蹲路边摸腾了下,弄到大半块砖头,估计是小店白天放路边压招牌用的。
  手提砖头紧跟几步,又听到那女孩说真不行,她和前男友还没撇清,要是让他跟踪到了不好。
  “有啥不好的,他敢现身我就开他的瓢!”

  继续跟着,又拐了两个弯,在一幢四层高的楼前停下。
  “我得上去了。”女孩说。
  “急个屁!”小伙子的声音很粗暴,紧接着是抗争的急促呼吸和凌乱的脚步移动声。
  估计小伙开始强行扒了。
  悉悉索索和着哼哼哈哈的叽歪声,让马小乐的心加速跳跃。“狂比!”马小乐又暗骂了一句,拎着砖头摸了过去。
  月亮一直都没出来,远处路灯微弱的光亮非常模糊,几乎不见人,更别说辨明人体部位了。
  大体估摸着一番,马小乐快速蹿上去,抡起砖头拍了下去,估计小伙的膀子半天抬不起来。
  声音很奇怪,闷响。马小乐感到手中砖头传递过来的是硬生生的一股回力。
  “会不会偏离了方向?”马小乐撒腿边跑边想,应该是拍到脑袋上去了。

  刚拐了一个弯,身后传来了女孩的尖叫。马小乐虽然已有准备,但还是惊了一下,步子一乱,一个踉跄,没想到迎面撞上了一个人,自己都撞得眼冒金星。
  马小乐当即叫苦不迭,要是被撞的人和他纠缠起来,那可就坏事了。
  【479】 逮住了
  不过令马小乐惊奇的是,他还没来得及拔腿先跑,被撞的人倒是“噌噌”地跑开了。
  “撞鬼了撞鬼了!”马小乐嘴上嘀咕着,盯着跑走的黑影瞅了瞅,还能干啥?撒丫子赶紧溜呗。
  跑回住处,额头冷汗直冒,心神不定,手脚还冰凉。倒了杯热水,吁喝下去,这才感觉身子里外都有热气。
  “他娘的,撞的那个人该不会是贼吧。”马小乐坐在沙发里自语着,一个小时后才彻底平息下来,上床睡去。
  早晨,马小乐还是早早起来去县大院,上午是评审团反馈会,创卫能不能成功,反馈会上就能听出来。不过这也没啥了,廖组长已经跟周生强表过态,十有八九是不成问题的。
  心情比较放松,马小乐甩着膀子去食堂用早餐,刚好碰到了蔡秘书。蔡秘书也是满面春风,一见马小乐就招手,“马局长!”马小乐赶紧加快步子走过去坐下,“蔡秘书,也这么早?”
  “早啥?”蔡秘书呵呵一笑,“几乎一夜没睡呢。”
  “咋没睡了?”马小乐道,“节目半夜不就结束了么。”

  “节目之后还有节目呢。”蔡秘书小声道,“不过是小范围的,你不在数。”
  “哦,看来很隐蔽?!”马小乐眯着眼,笑嘻嘻地说着,到窗口买了份早餐又坐回来。
  “也没啥隐蔽的。”蔡秘书道,“陪廖组长打打牌喝喝茶。”
  “怎么,两万还不够?”马小乐一瞪眼。
  “哟,马局长也在行么!”蔡秘书道,“人家是组长,额外得多表示表示。”
  “打牌送钱,喝茶送妞。”马小乐笑道,“这个廖组长真他娘的舒服了!”
  两人嘻嘻哈哈说了一阵,吃过早点各回办公室忙活去了。九点半钟,所有人都到会议室集合,听取评审组反馈意见。
  宋光明没来,周生强很生气,当然只是私下里气,“蠢货!”周生强心里这么骂着,他觉得宋光明这么做实在是欠思考。
  但是很快,周生强不气了,因为宋光明的秘书向他汇报,说宋光明本来都准备好了参会的,不过有意外事情发生,他侄子在医院,而且情况不太好,没法子,只好去医院看望。周生强对此表示理解,人人都有急事,情有可原。
  会议开始前,周生强代表榆宁县委县zf向廖组长一行表示了衷心的感谢,并简单提了下宋光明县长缺席的事,并代表他想评审组表示歉意。
  马小乐听了不以为然,说宋光明那狗日的太嚣张,不陪同评审组考察验收就罢了,竟然连反馈会也找借口不来。一旁的蔡秘书听了,小声告诉他,说宋光明是真来不了,他侄子出事了。马小乐问啥事,蔡秘书说昨晚被人拍砖了,还昏迷着呢,情况不妙。

  马小乐手一抖。
  整个反馈会,马小乐连呼吸都紧张了,凭直觉,昨晚他拍的那小伙子就是宋光明的侄子。这万一要真拍出个事来,那一切不都完了?
  懊悔!也不仅仅是懊悔,还有恐惧。马小乐脸色发黄,手脚发凉,这事弄不好是要蹲大牢的。
  马小乐没心思听廖组长的反馈意见了,甚至他宁愿以创卫不成功来换取昨夜的冲动。“唉,凭啥要那么冲动?”马小乐暗自喟叹着,“自己很了不起么?冲动是不可饶恕的!”
  “马局长!”蔡秘书突然捣了他一下。
  马小乐急忙抬头,发现大家都在朝他看。原来,廖组长讲话到最后,兴致以来,问马小乐作为创建办的负责人,对这次创卫有没有信心。可马小乐在走神呢,哪里听得到。
  “哦哦,不好意思,昨晚冲个澡冻着了,现在头脑昏昏的。”马小乐的脸由黄转红。
  周生强一看,呵呵一笑,对廖组长说道:“你看,咱们县对创卫如此之重视,都累倒了一个局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