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6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社区与梁健想象中许静初该住的地方,真是大相径庭。梁健原本以为,许静初应该住在高档、崭新、至少应该是比较干净的小区。然而,这个小区,很有些旧,还有点乱。梁健他们走入时,有些老爷爷、老奶奶朝他们看过来的目光里似乎带着怀疑。
  许静初似乎察觉到梁健的表情,说:“是不是觉得我住的小区太破旧了?”梁健善解人意地说:“长安城,居不易。我想,如今的上海是有过之而不及。你能有一个住处,应该很不错了。这里的房子多少一平?”许静初说:“我买的时候是一万七,六十平一百万,当然,我贷款了!不过现在,这里的房价已经涨到三万一平了。”梁健说:“看来,两三年时间,你已经净赚八十万了!”许静初说:“其实,对我来说,房价涨或跌都没有太大区别。房价涨到六万一平,我也不能把这个小窝卖了,不然我就得露宿街头,对吧?若要再买新的,这点钱也就是个零头。.”

  走进楼道,梁健仿佛有一种进入上个世纪老上海的感觉。二楼有一户门开着,收音机里播放着老歌。也有人从门洞里看看外面有谁走过。梁健很有些担忧,许静初这样年轻美丽的女人,住在这样的地方,安全吗?
  许静初的屋子在四楼。六十平的屋子,麻雀虽小、一应俱全,跟梁健的租房一样,卧室、书房、餐厅和洗手间一应俱全。许静初说:“我这里是陋室,见笑了!”梁健说:“其实,我连陋室都没有,我现在住的地方和你的屋子差不多,不过是租的。以前的房子留给陆媛了。”许静初颇有感触的望了眼梁健:“看来,我们的悲惨很有些相似之处。”
  梁健在房间里参观一圈,看得出。”
  许静初去厨房烧水的时间,梁健打量着许静初整齐充实的书架,剑桥中国史、黑洞理论、三国演义等等,种类丰富,看得出来她兴趣广泛。梁健回头朝厨房那里说:“你看得书还真有些杂!”
  许静初湿着一双手,从厨房过来,笑道:“没有目的性,你有什么推荐的好书吗?”
  梁健的目光滑过她长裙的领口,领口微微有些低,戴着一条细细的白金项链,坠子是一朵蓓蕾状的蓝色水晶,衬着她微微突起的锁骨,有一种别样的性感。心里微微一动,梁健移开目光,看着她巧笑倩兮的眉眼,说:“最近真的很少看书,去书店的时间也少了,平时有空就翻翻资治通鉴,其他的书很久没看了。”

  抽了餐巾纸,擦干手,又从书桌上拿起一支护手霜,挤了一点在手背上,细细地擦着。许静初说:“毛主席最喜欢看资治通鉴,看来你从政之后,看书上是向毛主席看齐了!”
  梁健刮目相看:“这个你也知道啊!”
  许静初的目光在书架上搜寻着:“毛主席的点评本,我以前有一本,后来不知去了哪里!”
  喜欢看书的女孩子,不免有些孤傲。原来许静初的那一份冷峭,也有一部分来自于她身上还保留着的这一丝知识分子习气。
  榻榻米上放着两个色彩艳丽的布艺蒲团,居中放着一个小茶几,上面摆放着一套玻璃茶壶和茶杯,很有几分小资情调。梁健在其中一个蒲团上坐下来,看着落地窗外的夜景,心里忽然有了一丝温暖的感觉。许静初也坐了下来,身子软软地靠在墙上,目光从梁健镌刻的五官一直滑落到他盘曲的腿上,然后一路上行,爬上他坚毅的微微透着些青色胡茬的下巴,情不自禁地想:若是当初,她一开始爱上的人是面前这个男人,那生活将会是怎样一番景象?梁健转过头来,目光落在那一套精致的茶壶茶杯上,说:“看来你过得不错,一个人如果能花时间在喝茶上,生活肯定就在小康之上了!”许静初的笑温柔而清浅,像山涧里清澈的溪水,格外清新:“不瞒你说,我现在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现在一个月的工资福利满打满算七千多一些,在上海这个贫富差距悬殊的城市里,也就是吃不饱、饿不死吧!”梁健说:“该满足了,中国处于贫困线以下的人,还有好几亿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身边好多人,比高不比低。”
  “现在就是这样。”
  “哦,差点忘了,我们酒还没喝。”许静初想着打包来的那瓶红酒,起身去厨房拿了两个高脚玻璃杯,各倒了小半杯,说,“不喝,就浪费了,我平时不喝酒。”
  看着在杯子里微微晃动的液体,梁健也来了兴致:“那我们把酒喝完。”
  许静初看过来的目光有一种黏糊糊的温柔,梁健克制着移开了目光。
  抿了一口酒,许静初说:“你知道,大学时代,我唯一崇拜的人就是你!”
  “我有什么值得崇拜的?那时候,我不务正业、上课迟到、不修边幅,正是你团委书记工作的对象啊!”
  许静初眨了眨眼,样子有些俏皮:“其他人都规规矩矩的,就只有你一个人特立独行、孤傲不逊,我当时就想,这个人与众不同,所以我才借着要做你工作的名头,来接近你!”
  听许静初这么说,梁健简直大吃一惊,没想到大学中那段荒唐岁月,还有人看好,就说:“惭愧,惭愧。那段日子我都觉得不堪回首。”
  许静初望着梁健:“你现在还那样吗?”
  在官场,孤傲不逊,是不成熟的代名词,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政治生命的终结!梁健说:“当然不这样!否则我就不用在机关里混了!”
  “我有时候想,像你这样的人真不该待在机关里,太浪费了,简直是暴殄天物。在机关里,高中生学历,人够灵活,能察言观色,似乎就是完满了。”
  平时也听很多人讲,机关工作,按部就班,并不需要太多知识和能力,大学生进机关,已经是浪费,何况很多研究生和博士也进了机关,这简直是人才资源的极大浪费。梁健分管干部工作,有时候也会考虑这个问题。不过,他觉得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也不全是,机关里的工作分两种,一种是基础工作,是去落实的,比如机关中的收发、复印、通知、接电话、写信息、做报表、搞活动等工作的确是只要高中生水平就能应付了;但机关里还有一种工作,往往被人忽视,那就是决策,这项工作就不是高中生就能做了。都说屁股指挥脑袋,但没有脑袋还是万万不行的。

  梁健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长,如果不在机关,实在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地方,比如企业吧,我敢肯定混的更惨,比如做生意吧,家里没有这方面的人脉和经验。”
  许静初说:“我本来一直以为你会加入记者、作家或者教授等行列。”
  梁健笑:“白天教授,晚上禽兽,还是算了!”梁健知道,既然已经走上了官道之路,而且那些最好的时光已经给了机关,就只有坚持,沿着这条路一路走到黑了!所有的如果,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软弱,他不想软弱。
  这天晚上,聊了很多,很多……几年不见,藏在心里或许不会跟别人讲的话,都讲了。这就是跟大学同学在一起,与跟同事在一起的不同。一起同过窗,感情就是不一样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