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5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院里,彩旗飘飘,门口巨大的横幅也已挂起,“欢迎创卫评审组莅临指导”的大字格外醒目。这些事马小乐没操心,都交给栾大松办的,本来这些事该有zf办的份,但马小乐可不让他们插手,宋光明的人,尽捣乱呢。
  看着一切布置还行,马小乐点点头朝食堂走去,得多吃点攒点气力。来到食堂,人不多了,马小乐要了两个鸡蛋、四个包子、一个葱油饼、一份酸辣汤,刚塞了个包子,汤还没喝呢,电话响了。
  电话是周生强打来的,问马小乐准备的怎么样了,马小乐笑呵呵地说一切就绪。周生强说那还行,问他到哪儿了?
  “到哪儿了?”马小乐一愣,“到食堂了啊,正吃饭呢。”

  “食堂?”周生强一愣,“看来zf办还真没和你说。”
  马小乐一听,知道有遗漏了,立马吐出嘴里的包子,“周书记,说啥?”
  “常规嘛!”周生强道,“国家级创建,规格是要有的,得到高速公路出口那地方迎接!”
  “没,没人告诉我呐!”马小乐站起身子,急忙朝外走。
  “这事zf办该告诉你的。”周生强道,“不过也不晚,幸亏我想起来,要不就不太好说了。”
  “周书记你去么?”马小乐心里“嗵嗵”直跳,气血上涌,真想跑到zf办去破口大骂才解气。

  “那我还是去吧,宋光明估计是不去的。”周生强道,“赶紧准备准备,十分钟后出发。”
  十分钟,时间足够了。马小乐“噌噌”跑到办公大楼,直奔zf办而去。zf办有三个大办公室,马小乐也不管,找了个人多的,站到门口就骂起来,“日他娘的狗东西,今天创卫评审组过来,该不该到高速口去迎接?”
  没人答话,这种事谁答话就是傻B了。不过这正好,马小乐继续自己表演,“本来zf办是该通知创建办的吧,咋都不支声的,给B水糊住嘴了?”马小乐直着脖子使劲大声,“我知道这事有人指使,今天我骂的人,就是指使的人和受指使的人!”
  一通骂,马小乐觉着解了点气,这才扭身下楼。不过刚扭身,吉远华迎面过来了,马小乐又“噌”地一声气上了,“日你娘的狗东西!”
  吉远华老远就听到马小乐在办公室叫骂了,走过来又被迎面骂了一句,也很生气,不过他没法说,因为马小乐没点名道姓,他能招手揽屁吃么!
  “马小乐骂谁了?”吉远华看着马小乐下楼去,走到办公室问。
  “不知道,没点名。”一个秘书答道。

  吉远华咬了咬牙根,欲言又止。这种情况,他追问下去就傻了,但不问心里又憋火。不过憋火总比傻好得多,吉远华闷声不吭地走了。
  却说马小乐,下了楼喊了栾大松,刚整理好车子,周生强也来了,带了三辆车,场面得有。
  上路,四辆车开着双闪灯,周生强想起来还应该弄辆警车开路,又打电话给王光波,弄了辆警车开道。
  来到榆宁高速南出口,车辆停好摆开。不到十分钟,创卫评审组的豪华中巴就来了。
  评审组下车,马小乐上前作了自我介绍,又介绍了周生强等人。周生强上前一一握手,欢迎评审组的到来。
  场面还算可以,评审组人人笑容满面,组长姓廖,是国家环保总局环评司的一个部门小头头,要说级别也不高,但人家牌头响,得使劲供着。

  “廖组长,那我们先到会议室,坐坐,喝杯茶,听我们简单汇报一下,然后实地考核?”周生强笑呵呵地问。
  “嗯,好啊。”廖组长笑道,“周书记百忙中抽空来迎接,实在是过意不去。”
  “诶呀,哪里的事,廖组长带队过来,那就是大事,别的还用考虑么!”周生强作了个请的姿势,廖组长带着人进了车子。
  警车鸣笛开道,周生强的车子紧随其后,评审组的车子行第三,后面就随便了。
  进了县大院,一行人浩浩荡荡,进了会议室。会议室早就布置好了,凡是上圆桌的,面前一杯清茶,一盒软中华。
  接下来都是客套话,周生强和廖组长说完后,马小乐简单说了创卫的重视程度和强力措施,就出去巡视了。

  吉远华也在陪同的队伍当中,看着马小乐满面春风地笑着,别提有多嫉恨了。
  “狗日的马小乐!”吉远华小声骂了句,“现在别得意,等会到街上就有你好看的了!”吉远华这话,指的就是他和宋光明的破坏计划,可他哪里知道马小乐已经有防备了。
  幸亏马小乐有防备,而且还幸亏丁新华找的是拆迁办的人,要不还真稳不住场面。
  丁新华是这么对拆迁办的人讲的,如果发现有人要恶意乱扔垃圾或者搞其他卫生破坏,立马上前掐住,控制!
  这么讲是绝对正确的,就在周生强陪评审组一行上车出门的时候,中华路广场段还真有动静了。几个背着大旅行包的人,时不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沿路小幅度动作,乱扔香蕉皮、瓜子壳和小塑料袋装的垃圾等物,要不是特别注意,还真难以发现。

  丁新华就坐镇这里呢,看得可清楚,一招手,指了指那几个背大包的人,“日不死的,果然搞鬼,给我拿下。”五六个拆迁办的人立刻分头扑了过去。
  拆迁办的安排过来的人,个个如狼似虎,那几个背大包的人个头都不大,估计是为了不引人注意,结果不出几下,一对一地就被掐了脖子,带进了广场办公室。
  丁新华脱了鞋子,“啪”地一声,抽在一个人脸上,“嘛了个比的,说,这里还有几个搞破坏的?”
  这架势,完全是一副不说就打到死的样子,被打的人,摸着肿起来的半个脸,一副哭腔,“还有两个,刷黑漆的。”
  话音刚落,就传来一阵吵吵,那两个刷漆的也被掐了,还没捞到刷几下呢。
  “都给我绑起来,留下三个人看着。”丁新华道,“其余的赶紧返回街面!”这边命令完,丁新华赶紧电话通知街面的环卫人员,赶紧把刚才的丢的东西清理掉。
  估计这边也没啥问题了,丁新华交待了几句,赶紧朝移动环保公厕的路口赶去。
  问题不算严重,不过还是有一个遭了破坏,里面被洒满了稀屎,地上、厕壁上都是,十分恶心。

  “抬走抬走!”打扫是来不及了,丁新华招呼来环卫工人,把这个环保公厕硬是给拖走。
  “他们是咋搞的?”丁新华问。
  “太快了!”一个拆迁办的人说道,“他们用小塑料袋装了屎,装作上厕所的样子,进去就乱甩。”
  “从现在起不许人进厕所,知道评审组来看过!”丁新华恶狠狠地说道,“他妈的,把人抓起来,等评审组走后,让他们吃屎!”
  一切都算是运气,几乎没受一点影响。评审组一圈看下来,很满意,尤其是最后到再就业一条街,听了马小乐的汇报,都非常满意,说这个经验应该大力推广,能收到双重效应。

  中午用餐,周生强把廖组长陪得很好,而且也暗示了,评审组每人都有份礼物,当然,作为组长,肯定是最丰厚的了。廖组长心领神会,酒桌上就表态,说根据初步掌握的情况来看,很不错,下午再听听汇报,他们评审组晚上一起讨论一下,第二天上午再搞个反馈会,整个考核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