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5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朱庸良说道:“下面,我有两件事情,跟大家做些交流。第一件事情,是关于干部工作。前几天我去市委组织部开了一个会议,从这个会议上看,中央和省委都很重视干部工作的民主化进程,以后我们长湖区的干部工作也要在扩大民主方面多做探索,我想,我们长湖区委组织部能不能先走一步,在全市县(区)先做些探索?比如在公开选拔、差额选拔、增加干部工作透明度等方面做些探索。干部工作以后的趋势就是公开透明,我想这是一块新的工作,所以只有梁部长一个人做,恐怕也有难度,我建议,干部工作以后还要部长、副部长一起多讨论,人事问题是部里的核心工作,虽然梁部长是主要分管领导,但最后还是要经部委会研究决定,所以在干部工作问题上,我们以后要把讨论干部环节前移,平时就多交流……”

  梁健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朱庸良其实是想削弱他手中的干部管理权。干部工作本来就是一块保密性很强的工作,原本在上会之前,其他副部长根本是不知道的,如今说要把谈论环节前移,表面上说是扩大其他副部长的参与,其实是削弱他梁健手中的干部管理权。梁健反对道:“朱部长,干部工作向来都有神秘、低调、严谨、保密的性质,如果在每次干部调动之前,先在部委之间沟通,恐怕不是很妥当吧?”

  朱庸良并没有马上回答梁健的问题,而是继续说:“梁部长,我先把第二个事情也说一说,我们再开展讨论。.”
  朱庸良继续说下去:“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我们部里常务副部长的事情。”一说到常委副部长这个位置大家耳朵都竖了起来。副部长王兆同、江海宏和李菊都眼巴巴看着朱庸良。梁健倒是无所谓,毕竟自己排名最后,常务这个位置应该跟自己不会有太大关系。
  朱庸良说:“前天胡书记跟我说,我们的常务副部长位置已经空缺了一段时间。前段时间是王部长主持常务副部长的工作,胡书记问我,常务副部长人选由外调进记保障,一定把我们这个常务副部长选好。”
  梁健就有些纳闷了,他一直以为这个常务副部长,非王兆同莫属。毕竟王兆同主持了一段时间常务的工作,如果不是考虑他,干嘛让他主持工作呢?但从今天朱庸良的这番话看,常务副部长这个位置究竟鹿死谁手,还扑朔迷离着呢!
  梁健看看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古怪,王兆同面上阴云密布,自从王兆同开始主持常务工作以来,他便认定了常务副部长这个位置早晚都是他的囊中之物。没想到,朱庸良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意思很明显,常务这个位置,究竟让谁坐,还没有定论。王兆同心情顿时低了好几个八度。再看江海宏,脸上明显灿烂许多,原本以为自己与常务副部长这位置无缘了,如今看来,只要位置还没有别人的屁股坐上去,一切都还有希望。

  只听朱庸良又道:“第二个问题,我只是跟大家这么说说,把胡书记的精神传达一下,总之我们在座的副部长都有机会,不过,最后谁当常务副部长,我说了不算,还是得区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现在我们就第一个问题讨论讨论,关于讨论干部的酝酿环节,我希望能够前移,各位副部长都参与一下。刚才梁部长提出了异议,觉得干部工作要保密,保密工作的确是干部工作中的一项基本性质,但从省市的精神看,公开透明将成为干部工作的趋势,所以,我们也要转变观念,与时俱进。.况且我们几个副部长虽然分工不同,但领导素质却还是相当的,对于干部工作的保密工作我相信还是不成问题的,而且,我们副部长一共就三人,除了梁部长这个干部工作分管领导之外,也就王部长和江部长。我还是十分信任王部长和江部长的素质的。王部长,江部长,关于这个问题,你们也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梁健终于明白了朱庸良这只老狐狸的意思了!他刚才抛出的两个问题,还真是前后相扣,无懈可击呢,目的就是要把他梁健手中的权力消弱、化解到最小值。干部工作是组织部的拳头产品,其他副部长本就对干部工作虎视眈眈,都希望能够插上一手,谁能够在干部工作上说上话,谁的工作就有含金量,下面乡镇街道和有关部门就越把你当回事。所以,让王兆同、江海宏在干部工作上多一份知晓权,参与权,话语权,他们哪能不高兴啊?

  更毒的一点是,朱庸良把常务副部长这顶乌纱帽拿在手里甩来甩去,晃进晃出,但就是不具体落实到位,目的很明确,谁听话,谁当常务副部长,谁不听话,谁就与这顶帽子无缘。让王兆同、江海宏为这顶帽子竞争,自相残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所有的权力自然而然都收到了朱庸良的手中。
  朱庸良也真是煞费苦心啊,肯定是死了无数脑细胞,才想出这样的绝招。果然,王兆同和江海宏都举双手同意多参与干部工作。朱庸良笑着无所谓地道:“既然大家都愿意为了部里的干部工作出谋划策,作为组织部部长,看到大家这样抱紧一团,不分彼此,我非常高兴。”
  梁健一看今天这形势已无法逆转,只能先向胡书记作一个汇报,再图转机!忽然,他想起另有个事情,可以趁机在今天的会议上提出来,便说:“朱部长,还有一件事我想汇报一下。”
  朱庸良横扫过来的目光仿佛具有x光的穿透性,想要洞穿梁健的心思。他不悦地看着他,僵持数秒钟,最终还是皱了皱眉,问道:“什么事?”
  梁健说:“姜岩到十面镇党委任副书记,干部科长缺位,今后的干部工作副部长之间要多沟通,干部科长是重要的牵头人,一定要及时配起来。”
  朱庸良脸上的不悦一闪而逝,淡淡问道:“梁部长有没有合适人选?”

  梁健挺了挺身子,道:“现任副科长凌晨,熟悉干部工作,做事也认真,我觉得可以考虑给他压压担子。”
  在关于干部工作的参与权问题上,朱庸良赢得非常漂亮,成功削弱了梁健手中的权力,这样的结果他很满意。此刻,梁健提出干部科长的人选问题,朱庸良也不好不答应,顺水推舟道:“行啊,下次部委会上讨论一下,人选就以梁部长提出的为准吧!”
  自从胡小英将梁健千辛万苦从四川带来的证据材料交给市长宏叙之后,便没了下文。
  梁健原本以为,回到镜州之后,市委组织部的人还会找他。一般情况下,被市委组织部抽调进入考察组的县区干部,会负责考察材料的初稿,市委组织部再在初稿基础上进行修改。写稿子,初稿是最繁琐、最累人的,初稿出来了,领导再做些修改、提些意见,这个稿子就像样起来了。写初稿的人,往往有个错觉,就是领导的水平比自己的高,因为领导修改过的材料明显比初稿拔高了一个层次。事实上,写初稿的人忽略了一点,领导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提出意见,立足点本就拔高了。

  这次市委组织部却一反常态,没有让梁健写考察材料初稿。梁健心想,考察组长杨小波,肯定是对自己不信任,才没有将考察材料交给自己。不写材料,少一份活,对梁健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落得一个清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