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4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翟兴业说:“我说话从来都是算话的。现在,你可以回去了。”苏琴琴见翟兴业满口答应了自己,目的达成,就把板着的脸换了笑颜,带着点撒娇的味道说:“今天,我留下来陪你成吗?”
  翟兴业对这个女人已经厌恶至极,怎么可能容许她呆在自己身边一个晚上。他决绝地说:“不行。”苏琴琴继续撒娇道:“已经这么晚了,你叫我怎么回去?我辛苦一点,累一点没关系,可我肚子里你的那个宝贝,你对得起他(她)吗?”
  翟兴业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又怕惹恼她,给自己找出新的麻烦,就说:“那你就睡这里吧。”苏琴琴以为他跟她住一起,就满面笑容:“我会好好伺候你的。”翟兴业却冷冷地道:“不用了。我会另外开个房,最近我失眠,想安安静静一个人睡一觉。”说着,就走出了那辆越野车。
  苏琴琴眼前的灯光顿时暗了下来。
  第二日安排了武侯祠和都江堰,熊叶丽借故身体不好、梁健借故没兴趣,都没有去。早餐之后,熊叶丽显得颇为兴奋的过来,对梁健说,她已经向镜州有关领导汇报过了,领导让她就苏琴琴的事情深挖一下,看能否让苏琴琴举报翟兴业。梁健说:“这有难度。”
  熊叶丽却并不这么认为,于是打电话给苏琴琴,问她在哪里。苏琴琴说,她已经在回天罗的路上。熊叶丽惊讶的说,你不找翟指挥长了?苏琴琴说,她来成都本来就不是找翟指挥长的。她是来看朋友的,昨天跟他们说的,都是开玩笑的话,逗他们玩的,让熊叶丽和梁健千万别当真。
  熊叶丽听苏琴琴这么说,就知道没戏了,苏琴琴肯定已经被翟兴业摆平了。她无奈地朝梁健摊了摊手。这本在梁健的预料之中,见熊叶丽失望的表情,梁健本想安慰她,这不是我们的最后一张牌。但他还是忍住了,按照熊叶丽的个性,一旦自己稍有透露,她肯定要他说出整个情况。
  在去都江堰的路上,杨小波打电话给翟兴业:“你那个女人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翟兴业说:“请杨部长放心,我已经摆平了。”杨小波说:“摆平就是水平。看来我们可以好好游山玩水了。”翟兴业说:“请各位首长好好玩。”
  翟兴业已经打电话给天罗乡党委书记诸法先,答应三天内将一笔工程款打入诸法先亲戚的帐上。诸法先赶紧嘻嘻哈哈说:“翟指挥长果然重义气,我诸法先也是个重义气的人,其实关于苏琴琴入事业编的事情我早就已经跟县人力资源局对接过了,近期就给苏琴琴设一个岗位。”翟兴业说:“那就多谢诸书记了。”诸法先笑道:“算得了什么?什么时候从成都回来,我请兄弟吃饭喝酒。”
  飞机终于起飞了。从四川成都穿过气流,又是一阵颠簸,坐在身边的熊叶丽,很是习惯地对梁健说:“你的手借我用一下。”仿佛他的手天生就是给她驱除恐飞症的。熊叶丽的手,还是那么柔若无骨……

  梁健不由想起曾经听过的一个段子:握着小姐的手,好像回到十八九;握着小秘的手,直往怀里搂;握着女同学的手,后悔当初没下手;握着情人的手,酸甜苦辣全都有;握着老婆的手,好像左手握右手。
  梁健也很难猜测,熊叶丽这么握自己的手,是全把自己当成了消除恐惧的“工具”,还是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飞机降落在宁州机场时,已是晚上十点多。被熊叶丽抓了一个多小时的手,终于松开了。朱怀遇在机场外面等梁健,梁健眼看要跟熊叶丽分开,有一丝不舍,就说:“呆会,我们区里有专车在,你跟我一起走吗?”
  熊叶丽看着梁健,好一会,才说:“跟你一起走不太妥当,我还是跟杨部委他们一起回吧。”
  如果说,前些天在天罗,人像被放飞了的纸鹞没啥顾忌的话,这会已经落在了地上,就要考虑身边人的看法了。梁健理解熊叶丽的想法,说:“那好吧,下次再见。”熊叶丽盯着梁健的眼睛说:“下次再见。”
  在机场出口,梁健还是跟杨小波说了一声,说自己有车来接,单独回去了。在官场就是如此,必要的人情规矩一点都不能少,否则就落人口实。杨小波笑说:“这次考察多亏了梁部长,我们才增加了不少乐趣。”
  梁健感觉杨小波的“乐趣”似有所指。看来,杨小波心情愉悦,毕竟在他看来,他圆满完成了任务,虽然其间也算惊险不断,但最后还算平稳,没弄出什么大动静来!梁健看了看自己的行李包,心想:若是杨小波知道此刻我的行李包里,装着翟兴业所有的罪证,会不会当场发疯?
  当然,关于这些,梁健是绝对不会说的。越接近镜州地面,梁健就越觉得自己这个行李包的沉重,他手中紧紧拽着行李包,坚定地朝外面走去。
  黑色的大众passat轿车等在门口,梁健将行李包放在后备箱里,就上了车。后座位置上,朱怀遇狠狠拍了梁健一下肩膀,说:“兄弟,你出去几天了?”梁健说:“总共才四天时间。”朱怀遇说:“老天,我怎么感觉你已经出去了四年。”

  梁健回想起在四川的那几天,真可谓有惊有险,死里逃生,便说:“我也感觉似乎过了很长时间。”
  梁健看到车子不是往镜州方向开,就问:“我们这是去哪里?”朱怀遇说:“我们现在是在宁州地面上。到了宁州还不去市区转转?”梁健说:“风尘仆仆,有些累了!”梁健说:“待会我让你见一个人就不累了!”梁健问:“谁啊?”
  朱怀遇说:“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人!”梁健说:“你能不能别卖关子,否则我不去。”朱怀遇说:“你不去,到时候你肯定会后悔,况且,现在也由不得你不去了。方向盘不掌握在我手里,也不掌握在你手里。方向盘掌握在我们小施手里,小施你说是不是?”
  小施是朱怀遇的驾驶员,他微侧过身子说:“梁部长,难得的,就陪我们朱镇长在宁州放松放松吧,他这些天心情郁闷着呢!”梁健说:“你朱镇长想潇洒才是真的。”朱怀遇叫屈道:“我哪里还潇洒得起来。我们快到了!”
  省会宁州市有一个远近闻名的湖,叫做东湖。.东湖水波荡漾、远山如黛,湖边游人如织、既有各种土豪大腕的私人会所,又有小资情调的咖啡酒吧,还有很多文青偏爱的青年旅舍,同时,具有历史传说意义的各种景点犹如星辰般点缀于湖水两岸。湖畔出现的,不仅仅是本地游客,更多的是外地来客,来自世界各地长着黑、白、黄各种肤色、镶嵌黑、蓝、绿、褐各种眼睛的游客都在湖边驻足留恋。

  所以玩宁州,其实一定意义上说,就是玩东湖。宁州你看的、玩的、吃的、耍的、睡的、赌的甚至吸的,在东湖附近都有,只要你有人民币,当然美元也行。朱怀遇说要解解闷、消消气、谈谈话,梁健知道,肯定会到东湖。
  对于东湖,梁健并不是不熟悉,国家重点大学江中大学,就在宁州市。梁健曾在宁州大学读了四年才回到了镜州。大学期间,有聊无聊都会常到湖边游玩,把免费景点基本都逛遍了。原以为,对于东湖很是了解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