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4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知道,这次翟兴业只是来宴请杨小波等人,并陪同游玩。翟兴业的援建任务已经接近尾声,但市委市政府尚未下回调通知,故翟兴业不可能明天就跟着他们一起回去。但梁健不想如实回答,他想先混淆视听,再从苏琴琴那里套出一些话来。
  梁健说:“翟指挥长的援建任务已经完成了,想回去随时都可以回去。”熊叶丽听出梁健没有说实话,便朝梁健看了一眼,梁健朝她虚晃一眼,熊叶丽立刻明白了梁健的意图,没有开口纠正。
  苏琴琴脸上蒙上了一层更深的阴影,她垂下眼皮,似乎很是挣扎,过了一会儿才说:“他怎么都不告诉我!他原本说要把事情给我办好的!”
  梁健听她话中有话,问道:“他要帮你办什么事情啊?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可以帮你!”
  苏琴琴吓了一跳,自己实在太过紧张,竟然在自言自语,差点把与翟兴业的秘密给透露了。赶紧改口:“没什么,没什么!”接下去便又是沉默。
  梁健揣测着苏琴琴的心思,想,这个时候,也只能搏一搏了,看能不能从苏琴琴嘴里套出什么话来。便说:“翟指挥长跟我说了,你是个好女孩,可是他消受不起。主要是他家里已有了老婆。”
  苏琴琴一听,仿佛被触动了什么一般,忽然红着脸有些气愤地说:“消受不起?消受不起他也已经消受过了。他当初怎么不说消受不起啊?也不要他什么别的,我只求他帮我把编制解决了,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难道连这一点他都不能为我做吗?”
  熊叶丽朝梁健望过来,没想到梁健蒙的这句话,真的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让苏琴琴讲出了一些秘密。
  梁健看到自己那一句话有了作用,知道苏琴琴学历低,见识浅,头脑比较简单,便想用激将法再激她一激,说道:“编制的问题,其实,解决起来并没你想的这么容易!”
  一听解决起来困难,苏琴琴更来了怒气,抬起头来说道:“难?一个乡事业编制有什么难的?乡里很多驾驶员、食堂勤工都解决了事业编制,难道偏偏遇上我就不容易了?如果翟兴业不把这个事情解决好,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把我的第一次都给了他,现在我肚子里已有了他的孩子,不给我把编制解决了,他以后回镜州去了,难道要让他的儿子喝西北风吗?”
  熊叶丽和梁健都惊讶的对视着,没想到考察行将结束的当儿,竟然爆出如此轰动的新闻。翟兴业竟然与天罗乡政府一女勤杂工有染,并且还让人家怀上了孩子。熊叶丽心里一松,还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熊叶丽说:“你能把详细情况给我们说说嘛?”熊叶丽这么一问,苏琴琴便又像野猫一般竖起了全身的毛,提高了警惕,气势却焉了,说:“等他来了,我跟她说。”
  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翟兴业焦虑的话音传来:“梁部长,苏琴琴在哪?”
  梁健调侃道:“翟指挥长,你这么快就从天罗赶过来啦!这速度比飞机还快啊!”翟兴业难以辩解,说:“梁部长,我已经在宾馆里了,我来把苏琴琴带走,麻烦你们了。”
  梁健说:“不麻烦,我们正聊她跟你的事呢,我们聊的还挺开心的。”听梁健这么说,翟兴业的心里就开始敲鼓了,他们会聊什么事情?这苏琴琴人长得不错,但心眼不太灵光,如果把他们的事情一说,那就是数不清的麻烦啊!翟兴业说:“苏琴琴的有些话,不能听,梁部长,我已经到你房间外面了。”梁健说:“你到熊处长房间吧。”

  梁健对苏琴琴说:“我们留一个电话吧。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我们。我们是考察组的,不管你反映什么问题,我们都会认真接待的!”苏琴琴本不想留电话,但后来一想,她真的是不能百分之百相信,翟兴业会把承诺的事情办妥。如果万一办不妥,或许这个考察组还用得上。于是她就跟梁健和熊叶丽互换了电话。
  敲门声响起。梁健去开门。门外的翟兴业神情紧张,看到屋里苏琴琴走出来,他第一句话就是:“你来这里干什么?”苏琴琴似乎来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毫不示弱:“来找你!你要走了,也不告诉我,你是何居心!”
  翟兴业朝梁健和熊叶丽看了眼,意识到这里不是争吵之地,说:“你跟我来。”然后对梁健和熊叶丽说:“谢谢两位考察组领导。”熊叶丽说:“接待每一位来访的天罗群众,都是我们考察组的义务。”她这句话说得翟兴业心里慌慌。
  等苏琴琴走了,梁健说:“没想到,翟兴业在天罗不仅留下了援建工程,还留下了种子。”熊叶丽说:“如果这个苏琴琴,敢于出来举报他,翟兴业就麻烦了。”梁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小插曲。”熊叶丽说:“这个插曲对我们很重要,我要向领导汇报。”梁健说:“可目前,苏琴琴并无举报,这件事情就很难说明白。”
  熊叶丽说:“即使没有举报,我也要告知杨部委。/他是组长,我也要让他知道一下,我们是掌握了一定情况的。”梁健知道,单凭听苏琴琴所讲的这些,还远远不够。还有,在他看来,翟兴业也许拼了命都会把这个事情摆平,让苏琴琴噤声,所以苏琴琴这件事的价值不大。真正有价值的东西,目前正在他行李包的衣服里。
  梁健本想告诉熊叶丽这些,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这件事情必须严格保密。有时候忍住不说,也是一种考验。

  翟兴业把苏琴琴拉到了车上,让驾驶员在大厅等一会,驾驶员识趣的走了。翟兴业盯着苏琴琴恼怒地说:“你来这里干什么?”苏琴琴说:“我不来,你走了,我怎么办?”翟兴业怒道:“你听谁说我要走了?”苏琴琴说:“考察组不是都来啦?考察结束,你也要走了。刚才我听那个梁部长也说,你随时可以回镜州。”
  这肯定是梁健故意激苏琴琴,翟兴业说:“梁健是在骗你,想让你说出什么情况来。你对他说了什么?”苏琴琴不敢把对梁健说的,告诉翟兴业,就说:“我什么也没说。”
  翟兴业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梁健他们是我的对头,如果你对他们说什么,对我会很不利,如果我被处理了,你的编制问题就永远也休想了!”
  翟兴业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苏琴琴所做的一切,无非是想得到一个体制内的编制。要得到这个编制,也唯有倚靠翟兴业。翟兴业倒了,那么苏琴琴的一切都泡汤了。苏琴琴想到这些,就隐隐有些担心刚才跟梁健他们说多了。但她又不敢告诉翟兴业,害怕他听了会发飙,就说:“我知道了。但你也总得给我一个时限吧。这样无限期的拖下去,我安不下心来。”翟兴业说:“我保证,在我离开天罗之前,一定帮你办妥这件事情。现在,你马上给我收拾东西回天罗。我明天也会回到天罗。”

  苏琴琴说:“你说话要算话。我有梁部长他们的电话,我随时可以联系他们。”翟兴业朝苏琴琴瞧了一眼,顿觉眼前这个女人怎么看怎么讨厌,他实在想不明白,当初自己为什么头脑一热,就跟这个女人发生了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