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30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也早说了嘛。”岳进鸣道,“你的前途是阔大的!”
  马小乐听到这里,端起酒杯敬了岳进鸣和伍家广,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但从心里讲,他已同意,他真想和宋光明、吉远华一较高下,而且还要取得决定性胜利。
  思路定了,关键看执行的能力和力度。
  左家良,是马小乐决意要扳倒的,办到左家良,相当于拔掉宋光明的一颗大牙,表面上看没啥,其实影响可大了。
  马小乐找宁淑凤,问左家良的事有没有什么回音。宁淑凤摇摇头,说估计不会有什么动静,否则早就有指示了。
  “这么说左家良没事了?”马小乐极不甘心。
  “那也没办法。”宁淑凤道,“找目前情况看,左家良的事比较复杂,似乎也还不仅仅是宋光明的后台。”
  马小乐听了闷闷不乐,琢磨着左家良的事还能复杂到哪里去呢?反正和宋光明有关系,那么再复杂点,就是宋光明的关系了。“对!”马小乐想到这里恍然大悟,“肯定是他了!”
  马小乐说的是市委副书记梁本国。宋光明和梁本国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左家良同宋光明之间的关系差不错。
  马小乐的分析没有偏差,的确如此。这件事,宋光明的确找了梁本国。自打那次周生强对宋光明说左家良有问题后,宋光明就开始行动了,他不得不抓紧,否则左家良出现了事,他自己也有麻烦。
  宋光明找了梁本国,说了左家良的事,希望梁本国能和周生强谈谈,把事情压一压,稳一稳。宋光明说,左家良这人其实并不可靠,得让他安然无恙,否则会有麻烦。
  梁本国听宋光明这么说,憋了股火气,左家良可不可靠关他啥事?还要保左家良安然无恙,否则还有麻烦?这算啥,威胁么?梁本国想指着宋光明的鼻子一通臭骂,可是他得忍住,在屁股没有擦干净之前,得心平气和地说话。
  “光明,怎么,这点小事就沉不住气?”梁本国笑得很大度。
  “梁书记,我觉得事情不小,当然,要是及时压住,也不事啥大事。”宋光明道,“所以得请梁书记出面说两句,让周生强不要盯这事。”
  “哦,找生强书记说说那容易。”梁本国道,“我说光明,既然你说左家良不可靠,得趁早防备着点,能撇清就撇清,要不以后肯定会是个不小的祸患。”
  “多谢梁书记提醒,我已经防备了。”宋光明道,“其中的利弊我早已看清了,跟他那种人不能太近。”
  “嗯,知道就行。”梁本国道,“生强书记那边我尽快打个招呼就是。”

  宋光明放下电话,叹了口气,“他娘的,能撇清我早就撂开他左家良了,还等到现在!关键是能撇得清么!”宋光明自语着,想起送给梁本国的一百多万,冷笑了一声,“你梁本国有本事就把我给撇清了看!”宋光明的得意劲没有保持到一分钟,他把梁本国的话前后想了想,觉得梁本国对他肯定已经有所防备了,只是他还不确定,梁本国的防备有多牢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还没牢靠到可以撇清他的程度。

  宋光明的这番想法算是对头了,梁本国早就开始着手撇清他,因为梁本国确实有这个可能。当初梁本国之所以收取宋光明那一百三十多万,是因为他小舅子要开公司,刚好宋光明的那笔钱派上了用场,这一点,宋光明也知道。而现在,梁本国正解决这事,已经找工商局一个算是心腹的副局长操办这事,把他小舅子注册的公司了无痕迹地换掉法定代表人。这样,他就可以底气十足地对宋光明的揭发斥责为子虚乌有的事了。

  但是现在问题还没办妥,所以梁本国还得有所顾忌,得帮宋光明说话。
  梁本国是这么对周生强说的,有人写检举信到市里,提到榆宁红旗化工厂左家良的问题,不知道县里有没有动静。周生强说有,反贪局的人找过他,谈过。
  “周书记,这个问题你怎么看?”梁本国笑呵呵地问。
  周生强不是傻瓜,梁本国亲自过问此事,那肯定是要有说法,“梁书记,这事我还在考虑,拿捏不准。”
  “哦,我也考虑了不少。”梁本国道,“我觉得稳定压倒一切,先稳定后发展,发展是头等大事嘛,而且县里刚好处在领导变动时期,更要谨慎行事。”
  “嗯,梁书记你说得对!”周生强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拿捏准了!”

  “呵呵!”梁本国也笑了起来,“周书记,这只是我一点小小的个人看法,希望不要左右了你的想法。”
  “梁书记你谦虚了,你的看法就是指示!”周生强这么说,是想让梁本国知道这是一个人情,更是一个相互间可以深层次交流的基础。
  梁本国是个领情的人,对周生强的态度很满意,特意问周生强不干书记后想到哪里。周生强也不含糊,说反正不想去政协。梁本国哈哈一笑,说那就是人大了。周生强以笑作答。梁本国说好,他有数了。
  事情算是办妥了,梁本国给宋光明去了电话,让他放心。宋光明只感谢了一遍,说言谢不在多,关键看回报。
  放下电话,宋光明一声冷笑,“能两条腿走路就不单腿跳,就算你梁本国不帮我说话,我宋光明照样保住左家良!”
  宋光明哪来这么大底气?
  吉远华!

  宋光明在保左家良的事情上,这次是出了大力,吉远华不是有亲戚在省里么,别人没用上,他用上了。
  吉远华在省里的亲戚是他奶奶的侄子,叫窦成功。吉远华和他表叔窦成功这层关系,说远很远,拐一个大弯;但说近也很近,一小步就能踩过去。其实亲疏关系,都是靠平日的联络,吉远华就认准了他这表叔,经常打电话问候,深得表叔喜欢。所以,吉远华要他帮忙找周生强说说,假装跟左家良有点关系,有些事情能过去就过去。
  窦成功快退休了,做事不用考虑太多,也就答应了,不过他先没有直接找周生强,而是找同港市审计局局长,让他探探周生强的口气,如果有的谈,再直接找。周生强对此当然没有啥说法,点头了。于是,窦成功才电话联系了周生强,客套话一大通,倒没说多少左家良的事,但周生强知道里面的规则。窦成功还为吉远华说了好话,希望周生强多多提点他这个表侄。
  周生强呵呵地答应了。
  吉远华将此情况的始末向宋光明详细地汇报了,宋光明仰天大笑,两手叉腰,“远华,这下我们的腰杆又壮了不少!”

  事实上,宋光明不只是觉着腰斩壮了不少,简直就牛比上天了。
  调研!
  榆宁县各个行业,宋光明带着他那套人马,几乎一一过堂,展示强势。
  “整天调研,吊眼,吊他娘的比眼啊!”马小乐夹着香烟,在伍家广办公室里晃来晃去。
  “穷人扎富,显摆不开了。”伍家广道,“到现在,咱们农林口还没来呢,估计是要有啥说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