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3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梁健虽说很好奇她笑的样子,话出口,又觉得自己说的有些暧昧了。毕竟,他和她只是陌路相逢,连熟悉都算不上。不过,既然人家女孩子那样坦然,再拒绝倒反而显得他思想不纯了。便说:“当然。”
  曾倩声音柔软,说:“那你转过来吧!”
  梁健慢慢转过身子,电光火石般的几秒钟,不能不说,他是有所期待的,他甚至明显感到了自己心跳的力度……
  那笑容,仿佛冲破乌云的一线阳光,一扫原来的阴霾,让她整张脸显得光洁而灵动。仿佛初春时开在河堤边的迎春,轻轻摇摆、荡漾,说不出的迷人。而让梁健更加无法移开目光的是……

  那件宽大的睡袍微微敞着,花骨朵般的身体半遮半掩。黑色蕾丝胸衣包裹的玉兔,俨然要从那黑色里挣脱而出,显露它洁白无瑕的身姿;往下,雪白的肌肤延展成无懈可击的弧度,直到那只穿着黑色小『内』裤的三角区,那掩映在白色浴袍下让人血液加速的隐秘地带,梁健感觉自己几乎要流鼻血了,有些狼狈地移开目光道:“你快换衣服吧!”
  看着梁健有些慌乱的样子,曾倩又笑了。因为知道梁健对自己有好感,所以她故意有些小小的放肆。不过,看到梁健虽然微微有些窘迫,却始终不失礼节,她对梁健的好感不禁又蹭蹭地往上升了许多。不过,梁健最多也不过是她人生路上一个具有深刻意义的过客而已吧,更何况,在她心里,还有那么一个人,那就是已经离她而去的刘宝瑞。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关注她,仿佛润物细无声的春雨,慢慢地,他终究还是一点一滴地住进了她的心里。

  曾倩刚换上衣服,不合时宜的敲门声打碎了俩人之间温馨的沉默。
  梁健和曾倩紧张地互望了一眼。梁健示意曾倩别出声,问道:“谁啊?”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梁部长,睡了没有啊?”一听就知道是南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冯斌。梁健暗道,冯斌这个时候来敲门有什么事?就说:“马上要睡了!”
  冯斌说:“我听到你房间里还有声音,所以问问你睡了没,想跟你聊聊天。”梁健朝曾倩看了一眼,朝她使个眼色,意思是让她躲起来。梁健说:“时候也不早了,今天谈话谈了一天,人也有点疲乏了,冯部长,有什么事还是明天聊吧?”冯斌却不肯善罢甘休,坚持道:“梁部长,放心,耽误不了你睡觉,我就说一两句话。”
  梁健心想,这冯斌看来是有备而来,再推脱反而让他有了疑心。回头一看,曾倩已不见踪影。梁健便打开了门,双手扶在门上,将门大开。冯斌快速地朝里面望了几眼,没发现什么,便说:“刚才我好像听到梁部长屋里有女人的声音唉,梁部长,你不会是金屋藏娇吧?”
  梁健笑笑,说:“哪里有这样的福气?跟女朋友用qq视频聊了聊天而已。只可惜远水解不了近渴!”

  “远水解不了近渴?”冯斌笑说,“没想到梁部长还这么幽默啊!”冯斌朝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梁健手机上的qq果然开着。
  这是梁健开门之前,灵机一动打开的,以防冯斌问起好有一个借口。梁健房间一览无余,冯斌不见有女人的踪影,又见梁健的手机qq真开着,心想,多半真是在视频聊天。见梁健并不欢迎他进去坐,他也不便硬闯。毕竟,他和梁健在身份、地位上都是平等的,虽然在这个考察组里,梁健不受欢迎,可是,考察很快就会结束,回去镜州后,他们作为县区组织部副部长,免不了还有业务上的交往,太得罪他也没必要。便说:“杨部委让我来通知一下,明天我们分组考察工程项目,下午三点左右结束考察,赶往成都。”梁健暗道,这么快就结束考察!杨小波肯定是不想再给他们深入了解的机会了!他没有多言,说:“没问题。”

  冯斌又朝房里看了一眼,丢下一句“早点睡!”便转身走了。梁健不紧不慢地将房门关上。
  等梁健关上门,曾倩才掀开床上被子,冒了出来。原来在冯斌敲门要进来时,曾倩见这个屋子没什么地方好躲,情急之下,就钻到梁健床上,平躺下来,将被子拉到身上盖住。由于她身子窈窕,被子盖在身上,瞧不出什么端倪。所以,连梁健一时间都没有发现,更别说冯斌了!
  曾倩从床上跳下来,轻声说:“我走了。”梁健看了她一眼,不假思索地说:“好吧。”曾倩正要伸手开门,梁健猛然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曾倩回头看着他英俊中带着些坚毅的脸,身子有些发酥。心道:他想干什么?如果他真要干什么,我该阻止吗,还是……?
  梁健说:“你最好再等等。我怕冯斌还等在外面。如果被他发现,你说不定有危险!”这样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深夜从他房间里走出去,无论如何都会让人想入非非,更何况,落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眼中,一番添油加醋,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虽然他的清白事小,只是这样一来,大家的注意力都落在他的身上,他想要再为曾倩做些什么,就不可能了。只是这些话,梁健没有说出口。

  看梁健只是担忧她的安全,曾倩为自己刚才的胡思乱想感到不好意思,说:“那我再等一会。”
  冯斌果然是杨小波派来监视熊叶丽和梁健动静的!这是考察组在天罗的最后一晚了,杨小波不想在最后关头出什么事情。
  因为忽然下起雨来,冯斌无法在外面监视,站在走道里又太显眼,便等在房间里,时不时开门张望一下。忽然听到梁健房间里似乎有说话声,便借口来通知梁健考察安排,查看他房间里的情况。
  冯斌将情况报告了杨小波,杨小波说:“今天晚上辛苦你一下,经常看看有什么情况,过了凌晨一点,你就可以休息了!那么晚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情况了。”冯斌本就想讨好杨小波,就说:“杨部委交待的事情,我肯定全力以赴去完成。”

  那天晚上,雨水始终淅淅沥沥地下着,板房的铅皮屋顶“噼噼啪啪”,就如什么东西敲打在心上。冯斌坐在门口,正好可以观察梁健屋子动静。
  冯斌泡了一杯浓茶,不停抽着烟,让自己的神经始终维持在兴奋状态,就如猫头鹰等待田鼠出现一样,不骄不躁。
  曾倩坐在床沿上,很快,瞌睡便爬上了眼皮,她说:“我该出去了。已经快要凌晨了,应该不会再有人盯着了。”梁健说:“还是再等一等吧,以防万一。”曾倩说:“要等到几点?”梁健说:“过了一点吧。”曾倩说:“我撑不住了,我实在瞌睡得不行。”梁健开玩笑道:“你可以在我床上休息一下,反正你刚才已经钻进去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