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28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还是去找那个反贪局的啥宁大姐吧!”岳进鸣坐在沙发里,斜腰跩腿,没了点讲究,“你跟她不是很好么,这点忙总归会帮的。”
  “跟她好啥?”马小乐一本正经,“无非是县委党校同班而已。”
  “没那么简单吧。”岳进鸣嘿嘿一笑,“肯定都好到床上了,在我跟前你就别装了!”
  马小乐只是笑笑,不回答,心里在想着,去找宁淑凤干这事,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毕竟她是个规矩人。
  规矩人虽然都比较胆小,说话做事都比较上规矩,但那也要看人,对于马小乐,宁淑凤可以说是不规矩的,要不上次也不会帮他出谋划策去流宇玻璃厂了。

  这一点,马小乐很是感激,不过对宁淑凤的感激得放在心里,稍有些表现,她就会紧张。不管怎么说,马小乐是宽心了,宁淑凤愿意出面,打破常规直接找周生强谈左家良的事,可以说左家良想到农林局几乎就没戏了。
  事实的确如此。
  宋光明被宣布代县长后,他自己,包括吉远华、左家良,那个激动劲就别提了,个个“欢欣鼓舞”,尤其是吉远华,仿佛看到马小乐轰然倒下,雀跃不已。不过他们哪里知道,宁淑凤带着马小乐获取的录音和红旗化工厂的相关资料,已经和周生强接过头了。
  “目前的证据并不能说明什么,但只要真的去查,就一定会有结果。”宁淑凤只强调了这一句。
  周生强很生气,但在宁淑凤面前表现的很平静。等宁淑凤离开之后,周生强拍着桌子大骂起来,“好个左家良,伤天害理!把榆宁县给坑了!之前有人跟我说过他损公肥私,我还不相信,只是当他能力不行经营无方导致接二连三的亏损,今番看来,真是该把他给刮了!”
  但是周生强也知道,左家良之所以能捅这么大的漏子,说明是有一定关系的,这个关系到底延伸到了哪里?如果没出榆宁县,他可以立即指示,讲左家良给办了。可如果已经出了县,到了市里,又到了哪一层呢?万一要是到了某个层次,那还是相当复杂的,不如就装糊涂,否则麻烦不会小。
  周生强决定以静制动,先慢慢暗中了解,然后再做举动。不过毫不知情的宋光明没有给周生强太多的观察时间,找到了他直接表明,榆宁的农业是重头戏,一定要搞好,农林局的局长该换换了。
  “哦,宋县长,热情很高么!”周生强笑道,“不过很好,就得有那么几下了,希望你这第一把火,能把榆宁的农业给推上一个新的台阶!”
  “周书记,那还不得靠你多支持支持嘛!”宋光明笑道,“我这个代县长能力有限,老书记不支持的话,恐怕工作开展起来会举步维艰呐!”
  “宋县长你谦虚了,我想你的能力是大家公认的,否则你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了。”周生强笑道,“不过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咱们县的农业工作还可以。”
  “是可以,不过我觉得还能更上一层楼!”宋光明道,“我觉得,伍家广局长在抓农业发展商,似乎没有什么可突破的力度了。”
  “哦,你想换将?”周生强呵呵一笑,“你看好谁?”
  “红旗化工厂厂长左家良!”宋光明说得斩钉截铁,在他看来这事就是铁板钉钉的事了,所以前段时间就把话放出去了,说要把伍家广弄到粮食局去,让左家良去农林局掌权。也就是因为这,伍家广才急得不行和马小乐谈了那么多。
  但现在不行了,周生强一听到宋光明说着“左家良”这三个字来,心里就“咯噔”一下,半响才皱着眉头问宋光明,“左家良他行么?干了那么多企业,到一个地方就亏损一片,他有这个能力?”
  宋光明可没料到会出现这场面,眨巴着眼睛看了看周生强,道:“术业有专攻,左家良搞企业不行,搞农业是在行的。”
  “哦,你这么认为。”周生强半眯着眼,点了点头,他心里早就琢磨开了,按理说,宋光明新上任,一般找他的事情都可以顺顺当当地办了,权当是对他工作的支持,可没想到的是,宋光明给他出了个难题,竟然要调左家良去农林局。农林局对榆宁县来说,可是个大局,来不得马虎。“你考虑成熟了?”周生强问道。
  “差不多了。”宋光明见周生强有些勉强,便回旋了一下,“周书记,你对左家良有看法?”
  周生强本不想说出左家良的事,但宋光明这么问,也就说了。“宋县长,根据有关部门的举报,左家良的身上有问题,而且还很严重!”周身强道,“不能带病提拔使用干部!”
  “哦,还有这事?”宋光明一惊,心里打起鼓来,他可没想到左家良竟然出了这事,早知道的话,那肯定不会开这口!
  “有!”周生强点头道,“不过我也不是很确信,只是做事要小心点,在问题没有搞清楚之前,我觉得还是不要让他动了。”

  “那是,那是。”宋光明脸上带着笑连连称是,心里却急开了:看周生强这架势,左家良似乎要有麻烦,左家良一有麻烦,他自己就会受到牵连!这些年,左家良和宋光明关系密切,送给他的钱,相当可观!
  左家良调动的事搁置了。
  马小乐有些意气风发,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了阶段性局部的胜利,豪气。
  “老狐狸!”马小乐一脸惬笑,走进岳进鸣办公室大喊一声,搞得他一愣神,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不雅,不雅,太不雅了。”岳进鸣嘿嘿一笑,“可别叫顺了嘴,到时人前人后的把不住,叫开了可就不好喽!”

  “不会,岳部长!”马小乐美滋滋地坐进沙发,点上烟悠忽悠哉地吞吐起来,“不是在你的指引之下取得了意料中的胜利成果了么,高兴!”
  “这是一次漂亮的阻击战!”岳进鸣摸着脑门笑了,闲散地躺在椅背上,“不过不可大意,要提防他们的再次行动。”
  “那是,不过我估摸着他们近期是没有啥搞头了。”马小乐道,“他宋光明总不能二话不说把我的副局长给免了吧。”
  “那怎么可能。”岳进鸣道,“还是防备着点好。”
  “嗯,防备是需要的。”马小乐道,“现在他们能下口的地方,也就是那药材种植基地了。”
  “要防止他们乱扣帽子!”岳进鸣道,“现在国家抓耕地抓得紧,要守住18亿亩这条红线,他们肯定会在这上面做文章。”

  “那我想过。”马小乐道,“说到底,药材种植基地是征用了耕地,不过这也算是新型农业了,并未搞啥工企项目嘛。”
  “说是这么说,那是你的理儿。”岳进鸣表情严肃,“你以为宋光明他们会这么想?即使这么想,也不会这么说。”
  “管他呢,反正没啥大事。”马小乐道,“岳部长,现在左家良的事,肯定让宋光明他们懵了头,就趁这机会,再使劲把基地的事搞搞,先入为主,搞出点成绩来他们还能说啥!”
  “嗯,也是个路子。”岳进鸣道,“不过我还得提醒你一句,得想好退路,否则出啥事就胸口长毛——荒了唐(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