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1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人,就是秦书凯曾经的好兄弟,现在的副书记县长张富贵,他一直在看着秦书凯不时的跟马成龙一帮人过招。张富贵知道秦书凯的个性,他很想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如果没有人去阻碍他做事,秦书凯一定是个好人,可是在官场,很多时候做事是要得罪人的,因为利益就那么大,想的人很多,你做了,别人就没有机会了。
  昨天晚上,张富贵听政府办公室主任金大洲跟自己汇报说,秦书凯把赵王道组织部内部分工进行调整的时候,张富贵就知道秦书凯下面的意图,心里有点着急,有很多事情必须及时提醒秦书凯才行,否则,只怕秦书凯会遭到挫折。
  本来,早上想要悄悄的到秦书凯的房间跟他聊聊,没想到秦书凯被马成龙叫走了,等了很长时间,才看到秦书凯从马成龙的房间里出来,不一会就是上楼的声音。张富贵把手里的烟掐灭,等听到秦书凯开门的声音,这才往秦书凯的房间走去。

  秦书凯从马成龙的房间回来后,对马成龙提到赵王道分工调整的事,没有考虑很多,而是正琢磨着干部调整方案的事情,房间的们响了,有人轻轻的在外面敲了两下门。
  打开门一看,张富贵站在门口,赶紧一把把张富贵拉进来说,我还以为你就不到我这来呢,天天看见我跟不认识似的,你搞地下工作呢。
  秦书凯到了县里上班后,和张富贵虽然经常见面,但是交流的机会很少。张富贵把食指放在嘴边轻轻的说了一声,“嘘”,意思是让秦书凯小声点。
  秦书凯感觉今晚的张富贵很奇怪,于是不再出声,拉着张富贵在自己坐下来,小声说,张县长,你到我这来还鬼鬼祟祟的,害怕有人知道,你也太小心了点吧,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张富贵叹了口气说,兄弟,现在做事不小心不行,不怕贼动手,就怕贼惦记。很多时候看到我们两个在一起,就会有人议论在谈论什么。
  秦书凯笑着说,张大哥什么时候变成这德性了,真是开眼界,说说看,这太平盛世的,哪来那么多贼。再说,兄弟在一起谈事,怕谁?
  张富贵没时间跟秦书凯东拉西扯,直奔主题的问秦书凯,听金大洲汇报说你调整了赵王道分工的。
  秦书凯心想,这就奇怪了,赵王道的分工调整才一个夜的时间,这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来找自己谈话,难道张县长要为赵王道说情,真是怪事年年有。
  秦书凯说,张大县长,我作为部门的一把手,要调整班子内部分工难道有什么不可以,再说,兄弟,你是不知道那个赵王道有多嚣张,没经过我同意的干部调整方案竟然也敢往上报,他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再说干部调整那可是关键这是关系百姓利益,干部前途的大事,就这么轻率的随便做决定,那是对干部工作不负责,对全县的发展不负责,谁给他一个副部长这个权利。
  张富贵说,兄弟,你说的还我都能理解,不过,可是要提醒你,你这次一个简单点的动作,可是捅了马蜂窝了,下面的麻烦会多着呢。

  秦书凯很不在乎地说,兄弟,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赵王道是马成龙的人,这个我很早就知道。
  张富贵很不解地说,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这么莽撞,前一阵子你跟王耀中刚来就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你以为都是偶然吗?对你们来说,那是不可思议,对普水的干群来说,那是习以为常?
  秦书凯很不理解的看着张富贵。
  张富贵就说,相信这也听说“普水十虎”的威名,那可是在普水的一个势力,没人能够得罪得起。
  秦书凯很不屑地说,什么“十虎”,我就不信,这党的天下就没有公平正义可言了,我在市纪委工作的时候就不怕这些,哪个领导敢做邪,不做正事,到我手都***被办倒,进去的很多。如果说马成龙跟赵王道一帮人是老虎,我就是那个打虎的人,只要老虎敢咬人,就该被教训。
  张富贵有点着急的说,兄弟,我过来跟你说这些,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跟赵王道杠上了,其实就是跟马成龙那一帮人在斗,只要是结下了这梁子,想要在普水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就难了,关键是现在你刚来,一点情况都不了解,就出招了,只怕马成龙他们很快会给你难堪的。

  秦书凯说,你张县长在普水呆了那么长时间了,我是不了解情况,不是还有你做后盾吗,我就不信,咱们兄弟联手做事,为人民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还害怕有人捣乱?
  张富贵说,秦书凯,你不了解情况,赵王道是军人出生,比较武断,敢于碰硬,又是马成龙的拜把兄弟,在普水没人敢得罪他,这次被你软刀子下了他的权力,他不会这么甘休的。
  秦书凯很是不屑说:
  “赵王道这个人怎么样,我不怕,只要不是为私人谋福利,问心无愧就行,只要是为了人民做事情,谁都不怕,再说,一个科级干部,说白了也是服务人民的公平,能有多大的能力。”
  后来秦书凯寻问张富贵关于全县编制的事情,张富贵作为普水县编制委员会主任,应该知道很多内幕情况。

  张富贵很无奈的说:
  “当着兄弟的面不敢要面子说假话,编制委员会主任形同虚设,上面有马成龙亲自批示,在编制上的工作以致一直都是马成龙独断专行,我根本无法干涉,再说人事局长赵王道也只听马成龙的话,即便是我有不同的意见说了跟没说一样,做县长这么长时间以来,只是刚来的时候开过一次编制委员会会议,后来发现开和不开没什么差别,也就算了,斗不过人家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便他们折腾去了。”

  听了这话,秦书凯的心里反而放松了不少,既然身为编制办主任的张富贵没有插手编制上的事情,那么普水编制上出现的很多问题,就不必有所顾忌的展开调查了。
  秦书凯后来就跟张富贵提到了干部公开选拔方案的事情,估计在很短时间内,这个方案就要上常委会讨论,现在就是想问问张富贵有什么吩咐的,这件事到时候还请张富贵多支持。
  张富贵听了,没有支持,反而劝秦书凯说,这公开选拔的事情是一件大事,是不是暂时放一放,以后有机会在研究,至于说调整干部就调整吧。
  秦书凯说,自己到这里的时间也不长,可是听到各方面的反映很强烈,这普水的干部调整工作严重不到位,自己就是想要通过在全县搞一次大动作的干部公开选拔行为,把干部任用的量才使用的标准重新深啊入人心,让一些几年都没有提拔一个干部的单位也能看到希望。
  张富贵很实际的说,这份方案很好,这件事出发点也很好,但是公选的事在常委会上的通过的可能性很小,兄弟你要有思想准备。
  秦书凯很不解地说,怎么会呢,这领导干部公选的事情是县委组织部的日常工作,到常委会上也就是走个程序,难道别人还能干涉组织部的工作?何况上次给马成龙提这件事也没有反对,应该问题不大吧。
  张富贵说,这只是自己的预感,这件事在没有足够的能力控制的时候,就把这个方案拿上常委会议研究,有点操之过急了,到时候一旦通不过,损失的可是你的威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