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3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倩听到了什么,从楼上下来,看到熊叶丽和梁健。见到梁健时,她的目光如星辰一般亮了起来。曾倩道:“你们想要跟我谈什么?”熊叶丽说:“你早上来反映情况,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话没有说,所以想再找你谈谈。”
  刘宝瑞听到又是那些没有结果的事情,心下不耐烦,就说:“曾倩,我走了。”曾倩冲他点点头,没有说话。刘宝瑞沿着道路走去,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曾倩看着他没入黑暗的身影,心隐隐地疼了一下。
  转过头,曾倩对梁健他们说:“上去坐坐吗?”梁健和熊叶丽都点了点头。正要迈入曾倩家里。忽然又有一辆打着远光灯的汽车飞驰而来。车灯异常耀眼,照得梁健他们已经习惯黑暗的眼睛紧紧闭起,即使曾倩也用手遮住了眼睛。
  那辆车几乎是在几秒钟内,忽然停在了梁健他们面前。车上下来两个人,杨小波、金超,还有指挥长翟兴业。杨小波挤出了微笑,说:“熊处长和梁部长,怎么这么有雅兴,晚上还出来夜访啊?”熊叶丽笑得恰到好处,说道:“我们只是散步,没想到一走就走远了,正好碰到曾倩送男友下楼,便打个招呼。”
  杨小波说:“梁部长、熊处长好雅兴啊!男女搭配,走路不累啊,一走就走了这么远呢!好啊!你们是要去曾倩家里坐坐吗?要么我们一起啊?”翟指挥长说:“好啊,要说曾倩啊,是我们天罗乡原副乡长曾方勇的女儿,我当了这么久的指挥长,都没有来曾倩家里拜访过,今天正好,我也来拜访一下。”
  这么晚拜访人家显然是不合适的,但翟兴业的意思其实很明确,如果梁健他们进去,他们也跟进去,这等于是把梁健和熊叶丽严防死守,不让他们有任何机会和曾倩单独相处。
  梁健想,看来他和熊叶丽的行踪早就已经被杨小波和翟兴业他们掌握,这更加证明,刚才路上想置他们于死地的车子,很可能就是他们一手安排的。
  熊叶丽也已经感觉,杨小波这批人跟在身边,曾倩肯定不会说出那些藏着的话,就说:“已经这么晚了,我们这么一大堆人马,怎么好去打扰人家一个小姑娘呢!我们刚才也只是偶然碰到曾倩,便过来说了两句。平时缺乏运动,今天贪看天罗夜景,走了这么多路,一时间也有些累了,我要回去了!而且,天也晚了,人家女孩子也该休息了。”
  梁健也说:“回去了,我也觉得腿酸。”曾倩听出了熊叶丽和梁健的意思,也就没有挽留他们。这样一来,杨小波说:“那我们也不打扰了。翟指挥长,这么晚了,你一定要把我们熊处长和梁部长送回去吧,否则路上不安全,我这个组长第一不答应了。”
  翟兴业说:“那肯定的。我要对考察组在天罗的一举一动负责到底,考察组在天罗的安全问题,是我的第一任务。所以,以后请熊处长和梁部长出来散步之前,都跟我先打个招呼,也算是照顾我的工作了!刚才我们就是看到熊处长和梁部长不见了,才出来找的。”

  翟兴业显然是在责备熊叶丽和梁健私自行动。熊叶丽说:“不好意思,劳烦各位了。今天的事,是我不好。吃了晚饭,左右无事,想着以后也许都不会再来天罗这个地方,便想出来走走。正好在走道里遇到梁部长,便拉了梁部长当‘护花使者’,让他保护我的安全。没想到惊动了翟指挥长,还请翟指挥长见谅。”翟兴业说:“我哪里敢受熊处长的道歉啊!这是我们的安保工作不到位,现在好了,话也讲清楚了,希望熊处长能够配合。”杨小波说:“不但熊处长要配合,我们都会配合的,梁部长,你说是吧?”

  梁健没回答,笑笑,上了越野车。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到了指挥部,大家各归各房。
  不一会,熊叶丽打电话给梁健:“看来,接下来杨部委和翟兴业肯定会死死盯着我们了。”梁健气愤地说:“他们凭什么限制我们的行动自由?”熊叶丽说:“他们是有理由的。市委组织部也有规章,考察组出来一定要集体统一行动,听从组长的工作安排,他有权利要求大家不私自行动的!”梁健说:“这么说,我们就没办法单独跟曾倩见面了?”熊叶丽说:“很难,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梁健说:“这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们越是这样,越是证明其中一定有鬼!”

  发了阵牢骚,想想还是无可奈何,只好熄灯睡觉。
  夜里竟然下起了雨来,雨滴打在板房的铅皮顶上,啪啪啪地响着,很有些引人惆怅。白天坐了一天板凳,听考察情况听的头昏脑胀,身体疲乏,再加上晚上走了很长的路,睡下不久,梁健还是揣着心事进入了梦乡。
  “笃、笃、笃”,有一只鸟来啄梁健的头。梁健被啄醒了,听到有轻微的敲门声,这个时候谁来敲门?也太诡异了吧!
  梁健开了灯,坐起身子问:“谁?”回应他的仍然是轻微的“笃笃”声,显然是手指叩门的声音。梁健心想,难不成是熊叶丽来找自己?这么一想,睡意全消,一骨碌起了床,轻声说了声“等等”,套了件裤子,就来开门。
  门一打开,一股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梁健瞧见曾倩湿漉漉地站在门外,潮湿的发丝沾在脸颊上,发端还有水珠不断落入光洁的脖颈之中。瞧见曾倩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梁健从心底本能的升起一股怜悯。
  梁健说:“赶快进来。”
  曾倩没说什么,垂着眼睛进入了房间。梁健向外探头,左右张望一番,发现每个房间都黑着灯,走道里也没什么动静,稍稍放心,关上房门,回进了屋子。
  梁健说:“你先坐一下。”曾倩就在床沿上坐下来。
  天气潮湿,这般淋雨,很容易感冒。梁健赶紧找来了一条宽大的白毛巾,递给曾倩:“快擦擦头发,小心感冒了。”曾倩说:“我没事。”梁健说:“你没事,我有事,如果你在我房间里感冒了,我可有责任。”曾倩抬头瞧了他一眼,才接过了他递过来的毛巾,将头发擦干。

  看她擦头发,梁健才发现她身上的白裙子也已经湿透,贴在身上,胸口和腿部肌肤在湿透的裙子底下若隐若现。梁健转身找来一条大浴袍,说:“你浑身都湿透了。把这件裹在身上吧。”
  说着,起身拿起了空调板,打开了抽湿功能。
  正在梁健开空调的瞬间,曾倩从床沿站了起来,双手交叉,将套裙从肩头扯起来脱掉。梁健调好空调,转过身,便看到了这白晃晃的一幕。曾倩年轻的身体,只剩了文胸和一条小『内』裤,亭亭的像一朵将开未开的白玉兰,浑身散发着莹润的白光。梁健几乎是被这美丽惊了一下,脱口而出:“你这是干什么?”
  曾倩虽然衣不蔽体,却落落大方,拿起梁健放在一边的浴袍说:“你打空调,不是要帮我烘干衣服吗?如果我穿着衣服,就会干得很慢。”
  梁健这才意识到自己会意错了,说:“好吧,你换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