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3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熊叶丽是宏市长一边的人,宏市长曾经说过,要向省委有关领导建议,将熊叶丽的丈夫省人事厅副厅长乔国亮调来镜州市担任常务副市长。这能帮助乔国亮更上一个台阶,毕竟在市里担任常务副市长,岗位比省厅副厅长要重要得多!而且,乔国亮来镜州,也算解决了这么多年来他们两地分居的窘境。因此,只要是宏市长的事情,她都是支持的,也不去探究到底为了什么!

  熊叶丽说:“之前,我也没好好跟你谈起过,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翟兴业不是宏市长的人,他是市委书记谭震林那一边的,谭书记想要启用翟兴业来取代现任市建设局局长荣威。这一取代,将会对整个镜州市建设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宏市长才让我俩来参加这次考察。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能来参加这次考察,可是宏市长通过市委组织部的领导钦点的。”
  梁健听了这番话,心想,对熊叶丽来说,翟兴业不是宏市长战壕里的战士,也就不是她的战友,通过考察来发现他的重要问题,找点茬,然后给他上位设置障碍,也算的上理所当然。可对于他梁健,他却没有这样“理所当然”的理由。梁健说:“难道,就因为他不是宏市长的人,我们就要找他的茬吗?”
  熊叶丽意识到,梁健似乎对翟兴业有好感。心想:难道梁健并不是坚定地站在宏市长这一边?问道:“昨天晚上,我看到翟兴业从你房间出来,你们俩真的不是很熟悉?”
  梁健察觉出熊叶丽语气里对自己的怀疑,就说:“熟悉肯定算不上!我只是觉得,这人有能力,是一个可用之才。”熊叶丽说:“这一点,我也同意。可领导交给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发现他工作和生活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梁健说:“但我们也不能鸡蛋里挑骨头啊!”熊叶丽说:“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之前我一直没有跟你透露,就是不想给你造成先入为主的偏见,让你用自己的眼睛看问题。但是,因为受考察时间的限制,要实现从表象到本质的突破有时候还真的不容易。其实,翟兴业身上存在很多明显的问题,关于他的举报信也接连不断。他这人能力的确有,为人也热情,但政治素质却不怎样,拿公家的钱不当钱,有些工程也变通搞了很多猫腻,可以说,在挥霍和滥用职权方面他很有一套。这样的人当了市建设局局长,全市建设大权落在这样一个人手中,肯定会出问题。我们考察一个干部,不仅仅看的是能力,而是从德能勤绩廉多方面综合起来。翟兴业这人能力堪当大任,可是德这一方面却绝对不过关,在德和能的关系中,我们始终强调德能兼备,以德为先。翟兴业在德廉等方面的确存在问题,而且是很严重的问题,这就值得我们警惕。虽然我们此行是带着宏市长的任务来的,但却绝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宏市长的要求也很明确,只要秉公办事,如实反映考察人员情况。所以,我们只要做到如实反映情况就可以。这既是对我们自己工作的负责,对宏市长负责,也是对镜州市几百万老百姓负责。”

  梁健对个中细节不甚了解,但关于翟兴业不拿公家的钱当钱这方面他是不怀疑的。比如,他昨晚给他的信封袋,里面就是几万块钱。梁健不相信这些钱会是他自己的私房钱,肯定会变通一下,从经费里开销的。另外,关于曾倩反映的事,给天罗乡小学安全事故做假鉴定方面,梁健觉得也不是全无可能。
  梁健说:“可是,目前的问题是,即便他真有问题,我们也没奈何啊,毕竟曾倩提供不了真凭实据。”熊叶丽说:“还有一个办法,我们再去找曾倩。”梁健说:“找曾倩有用吗?你不是已经见过她,她提供不出有力的证据啊!”熊叶丽说:“不一定。我感觉,今天上午曾倩是有所保留的。别看这个女孩子涉世不深,不过她很聪明,她看出杨部委不会认真对待她提供的线索,甚至有可能毁掉那些蛛丝马迹,所以她没有细说。我觉得,要不你去试试?”

  梁健诧异地问:“我?为什么是我啊?”熊叶丽停下脚步,看定梁健说:“我能察觉出来,她对你有好感!”梁健笑道:“不会吧?!”熊叶丽说:“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这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女孩对你有好感不好啊?”梁健隐隐觉得熊叶丽话语之中,透着一丝试探和醋意。梁健摆了摆手,说:“算了吧,人家是有男朋友的。”熊叶丽说:“这么说,如果没有男朋友,你就想追人家啦?”
  梁健见越说越离谱,说:“说哪里去了,还是说正事吧,我们下一步能做些什么?”熊叶丽说:“我们去找曾倩,我相信,你在的话,她能说得更多。”
  梁健说:“如果,你真这么觉得,那么我们这就去吧!你知道她住在哪里吗?”熊叶丽说:“不知道。”梁健哑然:“那怎么去啊?”熊叶丽说:“我们不是长着腿和嘴嘛,去的话靠腿,不认识的话靠嘴,问问就知道。”梁健说:“看来,也只能靠这最原始的办法了,只是这样子别打草惊蛇才好!”
  两人沿着河边道路向着天罗乡集镇的方向走去。/为了方便购买物资,援建指挥部的选址本就离集镇不太远。上午熊叶丽跟曾倩谈话时,有意无意地问到了她住在哪里,她说是在集镇一座桥边的二楼小屋里。

  梁健和熊叶丽向着那个方向跋涉而去。没有车子代步,走了不多一会儿,两人浑身热乎,腿也有些酸软。梁健说:“平时养尊处优,出入都有车子,这会要用双腿,就不行了!”熊叶丽说:“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我都没说不行,你怎么能说不行呢!”梁健见熊叶丽说得有些暧昧,就开玩笑说:“除了走路,其他都行的!”熊叶丽说:“好吧,你行!”这话听起来,越发得透着暧昧,熊叶丽心中突突跳,心想,孤男寡女黑灯瞎火的在山路上走,人家看到了,会不会以为他们在私奔呢?

  梁健说:“前面那里有灯光,应该就是了吧?”熊叶丽说:“没错,那里应该就是集镇了!”
  忽然,身后两束灯光射过来,照亮了梁健和熊叶丽的身影。有一辆车从身后急驶过来。梁健说:“我们走边上一些!”熊叶丽往路边靠了靠。两人就一起靠边走,肩头几乎并在一起,穿得都是短袖,手臂肌肤的碰触让人心痒、心醉、心麻,然而他们却都当作没有察觉,只是默默享受这一份接近和美好而已。
  有时候,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没有明言的暧昧比明白的宣言更加挑逗人心,默默许可的接近比大张旗鼓的拥抱更让人心旌动摇。梁健给自己找理由:我跟熊叶丽也算是同志一场,同志之间的好感,不用白不用;肌肤若有如无的碰触,那种时断时续的美好感觉,只不过给这无聊的山路增添了一丝乐趣而已,也不算太违反原则。
  正自感觉良好,猛然察觉有些不对劲。身后,那辆打着远光灯的车子,来得太快。刚才还在远处,此刻却已经追到了脚跟。梁健暗觉有股怒气冲冲的能量,正朝他俩汹涌过来。熊叶丽感觉到了一股极大的危险,正从背后如芒刺来,正要回身去看,肩头猛地被梁健的手搂住,接着身子便向着路边滚去,没入了道路和溪水之间的草丛之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