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4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男拿了一个很小的摄像给了他。
  他说道:“好的,我进去了。”
  他走后,徐男问我道:“如果这个骗我们的呢?”
  我说:“骗就骗吧,我们也是在拼一下,几千块钱,或许真能拿到她们两个,拍到她们两个做不好事情和那些男人搂搂抱抱的证据,那我们就可以干掉她们。靠,b监区就是我们的了,以后在监区的里面的猫腻,好处,搞不完了!”
  徐男点点头。
  我两安心的等着吧。
  我说道:“我去取钱,你在这里等吧。”
  徐男说:“我卡里有钱,我去取。”

  我说:“得了,这钱还是我自己来出吧。你在这里看着守着,我去。不过,我晕了,我没带卡出来啊。”
  徐男说:“那先拿我的卡去取钱吧。”
  我说:“好,我去取。”
  我下去,取钱,买了一包烟,然后折回来。
  上来后,徐男说道:“怎么那么久没出来呢”
  我说:“不会是真被骗了吧。”
  徐男说道:“不会是吧。”
  我说:“应该不会的。再等等吧。再说了他是服务员,他能跑哪里去,为了这区区一部照相和两千块钱跑,太不值得了。”
  抽了两支烟后,看到那个服务员出来了。
  他出来后,我们急忙到他跟前,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服务员拉着我们到了角落,然后到了一个楼道口里面,说道:“我在里面找了好久,找到了那个你嫂子在的包厢,然后,我就进去收瓶子,打扫卫生的几次,好不容易拍到了。”
  我们高兴道:“真的拍到了!拿来看看!”

  服务员拿着出来,手都在颤抖。
  然后拿给我们。
  我们急忙打开来看。
  视频中,开始没有什么,服务员进去打扫,收拾,然后看到他拍的,果然,第一幕,是监区长坐在两个男模特的中间,喝酒,玩,玩那个俄罗斯轮盘,转到喝酒喝酒,转到搂抱搂抱,转到亲嘴亲嘴。

  不过,黄苓一直坐着,没声没响的,但只拍到了黄苓的身子,没有拍到脸。
  然后,第二幕,没有黄苓了,只有监区长,看样子是玩嗨了,然后和两个男模特肆无忌惮,但是服务员进去她还叫服务员赶紧出来。
  第三幕,是彻底偷拍的了,是拍到了床上去,已经到了床上去了。
  不堪入目啊!
  妈的,服务员拍到这些,是冒死偷拍啊,真是够敬业。

  我急忙拿钱出来,直接拿了一万:“给,兄弟!太感激你了!”
  他也不数钱了,急忙塞好口袋里。
  我问道:“哦,对了,那,你没拍到那个穿黑白格纹的那个女的做什么吗?”
  他说道:“那个女的没做什么啊,她都看着你嫂子自己玩,她在旁边看,笑着,后来就不见了,不知道去哪里了,可能是避嫌去了,只有你嫂子和两个男的不要脸的玩着。我真的是冒着危险偷偷进去拍了,可当时我也不怕被发现,我就说进来收拾东西就行了,但也怕啊怕被看到我拿着偷偷拍着。”
  我伸手握住他的手:“兄弟,感激你了!我替我哥,我哥两个孩子,我哥全家谢谢你了!”
  他说:“不客气不客气。”
  我对徐男点点头,示意走了。
  然后和这服务员道别,下楼了。

  下楼后,上了车,我一直兴奋着。
  徐男也高兴。
  我说道:“这死监区长,这下还整不死你。”
  徐男说:“监区长是要被整死了,可是黄苓呢。”
  我郁闷了,说道:“对哦,妈的还有黄苓呢,不除掉黄苓,这我们也不安心啊。怎么办呢?”

  徐男说:“再跟踪,再来!”
  我说:“行,先把这个拷贝了,复制了,保存好,黄苓那里,我们继续跟踪,下次让那个服务员好好拍到黄苓也做这些事,弄死黄苓!两人一起整死!”
  徐男说:“好主意!”
  然后,两人去网吧,把这个视频好好保存后,然后好好的去吃了一顿宵夜。
  吃宵夜喝酒的时候,徐男又问我:“兄弟,对谢丹阳这事,你到底怎么想了,想通了没有?”
  我说:“通个屁啊,不是说三年后再说吗。我也说啊,你们两个,其实也就现实点吧啊,都好好找个男人嫁了。”

  徐男说:“我不嫁。丹阳嫁我不会干涉她,可我不会嫁。”
  我说:“唉好吧。”
  徐男问道:“如果,我保证,将来不会再和丹阳什么样,那你,愿意娶她吗?”
  我叹气,说道:“唉,有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女孩嫁给我,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可是你知道,她父母我真的伺候不起啊。靠,那德性,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徐男说:“如果你真的爱她,你就为这么个原因放弃吗?”
  我说:“这很严重的好不好。我们做什么,她妈妈都要干涉其中,搞得鸡犬不宁,我觉得,要真的结婚了,谁和谢丹阳结婚了,日子完全是要被她妈妈控制着。是不是要晚上搞几次都要她监督指导啊!”
  徐男扑哧一下笑出来,然后板起脸,说:“你这玩笑话不能在丹阳面前说啊。”
  我说:“当然不会说,我的意思是,她总要管,管这个管那个,不管不行,不管她会死,她不会让人好过的!唉,想象未来她家女婿,要崩溃啊。”
  徐男说:“你这么说的话,是打从心里不愿意娶她了。”

  我说:“反正我暂时不愿意,以后愿意不愿意,我就不知道了。”
  徐男说道:“我不结婚是没什么,可是丹阳不行的。她也想要孩子,有个家庭,她妈妈,她家人,都会逼着她。”
  我说:“那这个要看你们自己了。好吧。不说了,我困了,走吧。”
  买单,走人,拦车,打的回去睡觉。

  可是第二天,监区就出大事了。
  我们监区的大事。
  是我完全所意料不到的事!
  监区长被带走调查了,她完蛋了,有人告了她,几卷录像带弄死了监区长,是监区长去男模场找男模玩的录像,录像里面,各种什么画面太美不敢看的都有了。
  当徐男来和我说的时候,我自己都傻眼了。

  我问道:“黄苓呢?”
  徐男说道:“黄苓,她们都说是黄苓自己实名制举报的!”
  我愣了一下,呵呵笑了两下,说道:“这下有意思了,黄苓这家伙,手段阴险狠毒,把监区长带去了那种地方玩,然后自己拍了那些东西,然后举报上司。监区长这阴沟翻船翻得够狠的啊。”
  日期:2015-11-1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