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18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都是虚的,马小乐也务实,邹筠霞在药材种植基地的建的小别墅,他也下了番功夫,装修的各种材料都是他负责看货,邹筠霞就是让他看着办,啥样喜欢就咋样来。马小乐也不客气,有权就用,再说也不是祸害人,无非就是买点好东西而已。
  除了负责装修,马小乐还盯庄重信了,要他无论如何要把地块的事给办妥,老百姓要求赔偿啥的,多点就多点,或者答应他们,到时帮他们解决就业问题,可以到基地找个工,一年下来比种地强。庄重信说肯定没问题,而且还出了个主意,说到时庄稼收割一块,就下一块药材种苗,这样不知不觉就完全渗透取代。马小乐把这法子跟邹筠霞说了,邹筠霞说那样也行,不过不是太好,因为药材这东西最好是成批量种植,到成熟是一起收了才好。马小乐嘿嘿一笑,说第一年,先把地给圈住再说。

  对马小乐的建议,邹筠霞向来是不会轻易否定,因为她要让马小乐在她面前有足够的舒适度。马小乐当然明白邹筠霞的心思,其实不只是邹筠霞,谭晓娟也是这样,甚至包括范枣妮,面对马小乐的时候,都会给他绝对的自由空间。她们有同一个理念:女人想留住男人,最好的法子就是包容,给男人一幕大大的天空,让男人感觉自己是只最舒坦的雀鸟。
  不过她们的手法并不高明,马小乐都看出来了。其实要说最能留住男人的女人,在马小乐眼里,除了柳淑英,再也没有第二人。
  然而马小乐的看法稍稍有点偏差,随着年关临近,柳淑英的到来,带回一个让他很意外的消息。
  柳淑英离婚了,她没能留住赵如意。

  这件事是很让马小乐吃惊的,当他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瞪眼乍舌,半响没回过神来。要不是柳淑英亲口说出的,马小乐还真不相信。
  柳淑英来的那天,再过两天就是大年二十四,农村尤其重视这一天,俗称过小年,要到祖坟上去烧纸磕头敬酒菜。但那民间有种说法,叫“官三民四”,马小乐已经接到马长根的要他回家电话,说上坟的事到无所谓,等到年二十九再上也可以,关键是这天家人能团聚就团聚下,小年也是年嘛。但是今年马小乐拒绝了马长根,说工作上实在走不开,小年就不回去。马长根想想也是,儿子怎么说也是个局长了,不像以前,现在事情怎么能少了呢。

  马小乐本不忍心对马长根说假话,但为了柳淑英,他觉得说一下也没啥,又没恶意。
  接站时,马小乐没开奥迪,开的是他那辆破普桑,他觉得用邹筠霞送他的车子去接柳淑英,是对柳淑英的不尊。
  等候在出站口外,有点忐忑。这一天,马小乐无数次愿想过,见了面该先说些啥呢?柳淑英变了没?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随便?
  柳淑英没有变。
  柳淑英还是那模样,除了衣装,几乎就没有什么改变,嘴角的酒窝,脑后的小发髻,就像是从他心里拿出来的模子一样。
  “小乐,你早来啦!”柳淑英一声柔柔的问候,马小乐顿时眼前一黑,晃悠了两下才站稳了点,然后跌跌撞撞地迎了上去,“阿婶!”马小乐张开膀子,“我要抱你,使劲地抱!”
  柳淑英听了,放下手上的行李箱,手面掩着嘴唇,笑了,“小乐你咋没个正形,都多大了呀。”
  马小乐哪里还管得了这多,看着一身旗袍小花袄的柳淑英,那腰身束的,简直要让人掉眼珠子了!

  看着马小乐这般发癫的样子,柳淑英把手从嘴边拿走,抿着嘴微笑,轻轻地张开着点手臂。马小乐“嗵”的一声闯进柳淑英怀里,两手绕到她后背,使劲箍住她。
  “别这样了,你看周围好多人呢!”柳淑英扭头看了看,低下头来对马小乐道,“松手吧,看你这样冷不冷?”柳淑英两手背到身后,摸着马小乐的手,“冷了吧,冰凉冰凉的,快拿回去焐焐。”
  “我要在阿婶的肚皮上焐!”马小乐抱着柳淑英,有点死活不松手的架势。
  “不行,这是什么地方。”柳淑英费力地扳着马小乐的手指头,但根本没有什么作用,“小乐,要焐手也不能在这里嘛。”柳淑英小声说。
  马小乐觉得也是,就松开了手,“阿婶,你知道么,我想你都想死了!我做梦都想着你,滑溜溜的,身上啥都没有!”
  “你想阿婶就想那些东西?”柳淑英戳了一下马小乐的肩膀。
  “那我怎么能知道呢,就要做这种梦我也但不住呐!”马小乐呵呵笑着,提起柳淑英的行李箱,带着她到了车里,先去美味居餐馆吃了点东西,之后直接带回住处。本来马小乐之准备去榆宁大酒店的,但柳淑英死活不肯。

  到住处的时候,一点多钟。
  “阿婶,有点乱。”马小乐直接把柳淑英领到他睡觉的房间,这里相对还利落些。
  开了空调,很快室内就暖和起来。
  接下来还能做什么呢,马小乐是不会丝毫掩饰的。“阿婶,你不觉得这里就是那小南村的玉米地么!”马小乐坑着头,将柳淑英顶翻在床上。

  柳淑英像是被掰下来的大玉米,只是嘴里“诶呀”一声,仰倒在床上就不动了。马小乐很急躁,近乎粗野地开始了剥起了“玉米”。不过玉米剥开就不是玉米了,是白润丰娇的莲藕……
  这次体力活,马小乐很投入,完事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暗。客厅亮着灯,马小乐一个轱辘爬起来,窜到外间一看,柳淑英正满头大汗地打扫卫生呢。
  “阿婶,怎么闲不住!”马小乐上前夺过笤帚,“赶明找个钟点工来扫扫就是。”
  “我不是闲着么。”柳淑英伸手把笤帚又拿过来,“住的地方也不在意点,瞧这邋遢的样儿。”柳淑英嗔怒里看了马小乐一样,从沙发底下掏出脏兮兮的纸团来,翘嘴一笑,“平常日里随手带带把纸团扔了不好么。”
  马小乐嘿嘿笑,摸着后脑勺去卫生间撒尿。卫生间也变了样,不说别的,单说原先泛着黄渍的臭马桶,现在已是光滑明亮。马小乐摇头谈笑,“唉,真是个好女人!”
  尿过了,得冲洗一下,换个裤头。马小乐记得阳台上有个晾晒的裤头,就过去拿。到了阳台,抬头一看,晾衣架上挂满了自己的裤头和臭袜子,“诶呀,这也都洗了呐!”马小乐啧啧地咂着嘴,他平时脱下来都攒到一起,袜子塞床底,一塞一大堆,裤头扔盆里,一扔满满一盆。

  “阿婶!”马小乐冲洗完了,从卫生间出来,对着正在擦茶几的柳淑英说,“你当我媳妇吧!”
  柳淑英听了,放下抹布直起腰来,看着马小乐呵呵地笑了。马小乐看到柳淑英的眼神里带着些羞涩,笑得特别迷人。“我说真的呐!
  马小乐走到柳淑英跟前,“带回我带你去买戒指,一人一个,就算咱俩是两口子了!”
  “你还以为是小孩办家家呐。”柳淑英的眼里有那么点惋惜,但没有欲求。
  “那你还以为有多复杂么?”马小乐嘿嘿一笑,“不就是拿个证,小红本本!你当初跟赵如意拿证难道还费很多事?”
  说到赵如意,柳淑英的笑有点僵硬,而且很快就不笑了。“赵如意跟我离婚了。”柳淑英说这话,精神头很不好。这倒让马小乐怎么也没想到,赵如意竟然会跟柳淑英离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