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1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叫什么?”马小乐坐在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香烟,掏打火机的时候,将衣服带得很高,露出了腰上一副铮亮的“手铐”。
  “孙巨才,红旗化工厂销售科副科长。”
  “哦,孙科长,坐吧。”马小乐指指对面床,“我们一路跟踪过来,你竟然没有察觉。当然,为了装得像一点,我们还闹了个小插曲,让金警官抽了你几巴掌。”
  孙巨才看了看金柱,眼神里带着恐惧。
  “孙科长,你还不知道吧。”马小乐抽出一根烟递给孙巨才,孙巨才两手接过去,“在你来的路上,左家良估计已经被双规了!他罪恶滔天,搞垮了几个企业?!那么多工人下岗没饭吃!”

  “这次他死定了!”金柱很气愤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枪”,“啪”地一声摔在桌子上,“他罪大恶极,上面已经给了政策,如果在侦破过程中遇到特殊情况,直接就毙了!”
  马小乐一听,又笑又气,这不胡扯嘛,不能让金柱表演了,没那个水平。“金警官,控制点情绪,把枪收起来,孙科长这么配合,我跟他慢慢说。”
  孙巨才看到这架势,傻了,张大着嘴巴,烟都差点没夹住。逢不到事不知道害怕,一点不假,孙巨才不是傻子,办这种案件,哪里用得着荷枪实弹?只不过他一开始就懵了,完全没了主见。
  “好了孙科长,我想也不用再多做你思想工作了,你可以不讲,但回去后就肯定会后悔!”马小乐道,“我们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要不也不会把左家良双规起来,你还是配合点吧。”

  “配合,那要配合。”孙巨才结巴着,“其实这事跟我关系不大,我只是执行工作任务而已。”
  “要你说的就是工作任务。”马小乐道,“串通起来吞掉货款,胆子太大了,你要是说得不好,回去就说你极力不配合,不该判你的要判!该判的要加重!”马小乐说着,抽出腰上的“手铐”扔到床头。
  孙巨才脸色蜡黄,抖抖地吸了口烟,“我说,全说。”接下来,孙巨才将左家良和流域玻璃厂蔡副厂长勾结串通的事,讲了个一清二楚,和马小乐的猜测得差不多一样,左家良直接将货款吞下,不给蔡副厂长回扣,因为蔡副厂长的好处,就是市场价和左家良给的价格之差。两人就这么操作,从流宇玻璃厂来看,货到款付,而红旗化工厂那边则是暂时拖欠未到帐,而且从不追讨,不了了之。
  “孙科长,你说得很好,跟我们掌握的情况差不多。”马小乐点头道,“我代表组织上跟你交个底,目前还要保密,因为考虑到各种情况,左家良也有可能暂时不被双规,因为我们还要深挖!”说到这里,马小乐一皱眉,“唉,我说孙科长,你除了负责流宇玻璃厂,还负责别的不?”
  孙巨才摇摇头,“左厂长安排一人负责一个关系单位,我就负责流宇玻璃厂,别的一概不知。”
  “哦,老奸巨猾,那看来我们兵分几路还是对的。”马小乐道,“不过这是我们办案要求保密的,不能跟你说。现在我想问你,你来流宇玻璃厂都是和那什么蔡副厂长接触?别人呢,比如赵厂长?”
  “哦,你说蔡华友啊,对我就跟他接触,这事就他一个操办,别人不知道。”孙巨才道。
  “呵,看来这赵厂长也够傻!”马小乐一笑,“一个副厂长做这么大事,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那也不怪。”孙巨才道,“蔡华友是赵厂长的小舅子,有些事很难说。”
  “嚄!”马小乐一愣,这个信息很重要,“孙科长,你说的这情况,是个重要信息,有立功表现,回头我都给你记下来。”
  “谢谢,谢谢了啊。”孙巨才露出了感激的笑,很真实,“不知道怎么称呼警官。”
  “你就记得他姓金就行,别的不能多说,工作保密需要,希望你能理解。”马小乐义正词严。
  “理解理解!”孙巨才连连点头,“那还有事么,没事我走了,跟人约好了的,有事。”
  “哦,你留个电话,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榆宁,得随叫随到,这跟‘双规’差不多,当然,你还不够格。”马小乐道,“记得啊,回去不要张扬,任何人都不要张扬,装作不知道,包括左家良和蔡华友,否则你后果严重!”

  “知道知道!”孙巨才掏了张名片,点头哈腰,退出房间。
  孙巨才一走,马小乐让金柱赶紧收拾东西,换地方住。金柱开始没反应过来,一愣神才知道,嘿嘿一笑,“马大,要不怎么说你牛比呢,是该换个地方,防人之心不可无,谁知道孙巨才那小子会不会下黑手,万一再告诉蔡华友,找一帮黑社会来把我们做了,可真是成了冤大头。”
  “闭上你鸟嘴,谁做谁啊!”马小乐听了一头气,“你他娘的说句吉利话行不?赶紧走,没准被你乌鸦嘴说中了,咱们还没出门就被搞掉了。”
  金柱一听,慌里慌张地收了东西,提着包跟在马小乐后头走了。
  换了家不远处的小宾馆,这才安然。马小乐伸手向金柱要过录音笔,回放了一听,嘿嘿直笑,“金柱,有了这东西,怎么也都不白来!”
  金柱也很得意,挺着肚子笑道,“马大,你亲自出马,能走空么!我出去买点东西填填肚子。”金柱这么一说,马小乐才发觉一直紧张忙事,饭都没吃,肚子已经咕咕叫了,“买只烧鸡,两个酱猪蹄,没烧鸡烤鸭也行,其它你看着再配点,不喝啤酒,那玩意儿胀肚子,弄瓶二锅头。”
  金柱得令而去。

  马小乐躺在床上又寻思开了,怪不得赵厂长有点打掩护的样子,原来蔡华友是他小舅子,这么来看,从赵厂长那里也得不到什么消息,等也是白等,不过也没事,反正不着急,演戏要演得像点,等两天就是,然后再走人。
  就在马小乐接着想回去该怎么行事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崆崆崆”擂得山响,那力道,简直就要捣破门板!
  “谁?!”马小乐凑到门口,警觉地问。
  “马大,是我,金柱!”
  “金柱,我操你女人的!”马小乐拉开门,正准备痛骂一顿,可一看金柱的表情,那可是极度恐慌,瞪眼发愣,大张圆嘴,胸膛起伏。“金柱你咋了?”马小乐结果金柱手里的方便袋,掏出个猪蹄子啃起来。
  金柱擦了擦额头上豆大的汗,“马大,孙巨才,孙巨才!”
  “咋了?”

  “他在找我们!”金柱闪身进了房间,“嗵”的一声把门关上,“我出去买东西,看到他从刚才我们住的宾馆里出来,站在门口四处张望!”
  马小乐一听,也是一惊,孙巨才去找他们,为啥?难道还真是找了人报复?不会的!马小乐摇摇头,他觉得孙巨才没有那个胆子。
  “怎么办?”金柱看着嘴里还叼着半截儿猪蹄的马小乐,神色很凝重,“要不要连夜走人?”
  “哪儿走?”马小乐拿下猪蹄,“如果孙巨才找了人,这时估计已经到车站候着我们了,不走!”
  “行,反正听你安排。”金柱坐了下来,“这狗日的,下次看到他非拧下他脑袋不可。”
  “金柱,你看孙巨才有那个胆子么?”马小乐也拿不太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