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2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一票否决”四个字,翟兴业心里就一阵发紧,要说自己在天罗做过的事情,可以称得上成就不小,但是,与天罗乡女服务员发生关系、帮助天罗乡搞虚假事故鉴定,可都是足够一票否决的事项。官场上,步步惊心,大头和小头都得管住,不管哪个头犯了错误,都可能给自己带来“出局”的灾难。
  翟兴业到了天罗,成为镜州市派驻天罗独当一面的大员,开始时有些感觉良好,因此犯了些小错误,没想到这些小错误却成了白衬衫上的血点子,再想用肥皂擦洗都洗不干净,只能补上一块布,却有人想把这块布揭开。翟兴业真是万般后悔,但这个世界上什么药都有,独独没有后悔药,只能想办法过河拆桥。如今,关键是怎么才能过考察组这座桥?

  翟兴业说:“心理准备我是有的。只是希望杨部委能够帮我过了考察这一关!”杨小波毕竟干考察工作干了快二十年,经验丰富,他说:“翟指挥长,你也别太担心。毕竟我们市委市政府派到天罗的援建小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这一点无论谁都不容抹杀!这才是大局,其他的都是小问题。小问题只要处理得当就能过去,请翟指挥长要坚信这一点。明天接待曾倩,由我和熊叶丽两人接待。让熊叶丽参加她就没话说了!万一出现什么情况,我也可以在现场把控,她拿出什么证据之类,我也可以掌握在手中。”

  听了杨小波的话,翟兴业的信心稍足:“感谢杨部委,请两位领导早点休息。”杨小波说:“等一下,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一下。梁健那里,你自己可不可以想想办法,公关一下?这两天,他也在其中搅局,虽然他只是区里的副部长,起不了决定作用,但一直搅和其中总不是好事!熊叶丽是宏市长的人,我们争取不过来。梁健跟你却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为难你也没有太大意思。你自己想想办法吧!”

  金超附和道:“是啊,我还听说他好像跟你熟悉嘛!”翟兴业说:“我的战友当过他的领导……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他那里一趟。”
  在溪涧边上,有一座两间两层的小屋,只有上面的一个房间还亮着灯。小屋下面,潺潺溪水终日不绝,听到水声,原本是可以让人安静下来的。但现在屋子里的曾倩,却平静不下来。她看着桌子上的陶器,思绪混乱。
  这个陶器,是父亲曾方勇留给她的,模样是一个露着大肚子的矮小开心佛,看上去色泽沉郁,表面异常光滑。据说是从唐朝流传下来,曾方勇有次为老百姓办了件好事,老百姓就送给他这个陶器,说可以保佑他。曾方勇也一直非常相信这个陶器,一有不开心的事情,便会看着这个陶器,仿佛就这么看几眼便能跟这个陶器做心灵上的沟通,不愉快的心情也随之散去。
  看到曾方勇没日没夜工作辛苦,曾倩经常劝阻:“老爸,你也要注意身体,毛主席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曾方勇说:“要想身体好,关键是开心。看看这尊开心佛,我就开心了!”曾倩想,父亲是坚定的***员,他喜欢这个陶器佛像,应该不是因为迷信,而是因为这尊佛就如他本身一样,不善言辞,但却发自内心的透着开心。曾方勇为百姓做事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
  可这个陶器,并没有如送给曾方勇的老百姓所说那般保佑他。曾方勇的车被山石撞入了深渊,葬身鱼腹。想着曾倩就开始流泪。这时一个电话响了起来,是男孩刘宝瑞的电话。曾倩看了看,没有接。

  刘宝瑞这些天一直在问她,什么时候跟他去成都。曾倩知道,这个比自己小四岁的刘宝瑞,对她真是特别好。他父亲给了他一笔数额巨大的遗产,他在成都买了一套房子。得知曾倩父亲去世之后,他就赶来了,帮助曾倩一起料理后事,否则曾倩真不知那段日子如何挨过来。他对曾倩说:“你跟我一起去成都,我的房子就是你的房子,不管你工作或者不工作都行。等我大学毕业以后,我们就结婚,生一个孩子,幸福快乐的过日子。”

  刘宝瑞从小就爱慕曾倩,这份感情一直没有变过,曾倩不可能不了解!但曾倩现在没有这份心,她放不下父亲的死,她认定父亲是被人害死的,她曾经和刘宝瑞爬上父亲遇难地方的山崖,看到这个山崖石头坚固,并没有发生塌方的可能性。这就可以断定,有人故意搬运山上的石块,在她父亲经过的时候,从上面推下,给蓄意谋杀制造了自然灾害的假象。
  但是,没有人相信她的话。大部分人都以为她伤心过度。她多次上访,也有过领导就她的事情批示过,但批示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县、乡核实,早有人向有关核实部门打好了招呼,调查草草了事,直至最后无人理会。
  曾倩曾经看到过父亲手中有几份材料,这是镇上有关领导贪污滥用赈灾款,在天罗小学建设中偷工减料的明证,此外还有指挥部有关领导给天罗乡做假事故鉴定的证据,虽然是薄薄几页,却是证据确凿。但自从父亲死后,这些证据也不知去向。
  曾倩依稀知道父亲这些材料是通过镇上财务人员获得的,该财务人员又管了乡里档案。这人叫嵇升,四十岁的样子,獐头鼠目、骨瘦如柴、神情猥琐,家里有个管得他很严的丑老婆,在老婆面前屁都不敢放,在外面就喜欢拿着色迷迷的眼睛看女人。每次曾倩碰上这个嵇升,都感觉他拿着那对米粒般的老鼠眼看自己。曾倩不明白,父亲是怎么从这个嵇升那里拿到材料的?难道也有什么暗中的交换?这已经成为永远解不开的谜。

  中午,曾倩冲入了考察组在指挥部吃饭的食堂。虽然被民警追来,但最后在梁健的帮助下,她终于获得了一个机会,下午可以向考察组反映情况。对于这个也一样大吃大喝的考察组,她并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为她说话的梁健,却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印象。她对他存着一线希望。
  为了让自己反映的情况,更具说服力,曾倩去找了那个财务兼档案员嵇升,那人正坐在他阴暗狭窄的档案室里。当曾倩提出想复印曾经给过他父亲的资料时,嵇升色迷迷地朝曾倩笑了笑说:“当然可以。”曾倩一下子感觉到了希望。嵇升又说:“不过有个条件。”
  当曾倩听嵇升说出他那个无耻的要求之后,曾倩简直难以相信,天罗乡堂堂人民政府之中竟然隐藏着这样的无耻之徒,简直是丢“人民”这俩字的脸。嵇升说:“你愿意或不愿意都随便你!如果你愿意,我就把你要的资料给你。你别把我想得太龌蹉。你知道,这个乡里那些领导干部,哪一个没有玩女人?可是我嵇升,家里摊上那么一个臭东西,我又没钱没势,这辈子我就没有享受过一个漂亮女人,所以有些机会我必须得抓住,否则一辈子都后悔!其实这事情很简单,不过是一个交易。你要你需要的东西,我要我需要的东西。皆大欢喜。就这么简单。”

  看着这个形貌猥琐的嵇升,曾倩只觉得恶心,愤然离开了档案室,只希望这一辈子都不再踏入那里,不再见那一双色迷迷的细眼睛。在曾倩转身离开时,嵇升看着她的背影说:“如果你改变了主意,晚上我还在这个档案室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