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2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县长姓丁,人很豪放:“各位考察组的领导,今天我们县以最诚挚的热情欢迎考察组的各位领导。我们县其他没有,但酒还是有的。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我的表哥是五粮集团副总,所以我们的酒拿来都是批发价,所以今天,原来五粮液可以喝半斤的,今天要喝一斤,原来喝一瓶的,可以喝两瓶。千万别给我们天罗省钱!”
  天罗乡的干部就起哄,说:“请考察组喝好!”、“请考察组喝好!”经过了中午指挥部的热情接待,今天在天罗乡的酒场,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一旦喝开,今天肯定是非趴着出去不可。

  梁健借口中午醉酒,不能再喝,推脱了干部给倒的五粮液。同桌上樊如和冯斌都没有拒绝,毕竟五粮液是好酒,平时很难喝到,到了四川来考察,喝酒、游玩本来就是一部分,他们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梁健再去看主桌上,杨小波和金超都笑容满面,熊叶丽以笑敷衍,对要给她斟酒的干部。最后丁县长站了起来说:“熊处长如果不愿意喝,我们大家都不能喝了!”说着接过了五粮液的酒瓶,拿去了熊叶丽的杯子,就给斟上了。杨小波也在一边劝熊叶丽:“丁县长这么热情,我们不能不给面子吧!”熊叶丽没办法,只能让酒盅放在了面前。

  晚宴开始之后,就又进入了千篇一律的敬酒和回敬,气氛一如既往地从开始的按部就班,到后来的热火朝天。在整个过程中,梁健由于坚持不喝酒,一直保持着冷静,她看到熊叶丽开始被灌了几杯酒,之后,人家怎么劝,她都只是意思一下,而且把意思的那点酒,也很快吐在了餐巾纸上。
  又过了一阵,相互之间走来走去的敬酒就更加频繁,丁县长带着几个干部,到梁健他们这一桌来敬酒。看到梁健没喝酒,丁县长一定要给梁健倒一杯,樊如和冯斌两人胳膊肘往外拐,说“醉了就醉了”,帮着人家丁县长来劝他的酒。自己人都是如此,丁县长更加来劲,梁健拗不过,喝了一杯,接下去不论谁来劝,他都不肯喝了,大家只觉梁健无趣,也不来勉强。
  这点酒对于梁健来说,实在是无所谓的事情。梁健由于保持清醒的头脑,他发现在给他们上菜的人员之中,有个女孩子,娇小玲珑、容貌不俗、三围突出,很有些吸引人的目光。
  桌上不少脸红耳赤的干部见她走进走出,不时拿眼睛瞄她身体惹火的部位,但倒是没有一个人跟她开个玩笑,这在酒场颇为少见。一般喝多了酒,有些干部就会性情变化,拿漂亮服务员开开玩笑,或者手摸一把、身蹭一下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但对这个女孩,所在的当地干部似乎都颇为克制。
  梁健还发现一个特点,那就是,这个女孩每次给杨小波他们主桌上菜,都绕到指挥长翟兴业身边去上。这实在是一个反常的情况。指挥长翟兴业怎么说,也是天罗乡的重要客人,从来没有一个餐馆,会允许在重要宾客身边上菜的。
  但所有人,似乎都忽略了这一点。梁健心想,难道酒真是多到了连最起码的礼仪都忘记了吗?他可不相信,丁县长都在的场合,竟然会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能当上一县之长的人,一般都是粗中有细,工作方面不一定能力特强,但接待礼仪方面肯定不会是弱智,否则不可能在县长这个位置上站得稳脚跟!就算丁县长忘了,副县长、办公室主任呢?
  随后,梁健发现的一点,更让梁健排除了这种情况是疏忽的可能。女孩子每次在指挥长翟兴业身边上完菜,光洁的手臂都会与翟兴业胳膊肘有意无意地碰一下,或者转过头妩媚地朝翟兴业瞄一眼,翟兴业假装毫无感觉,次数多了,他便皱了皱眉,却没有阻止的意思。对此,梁健倒是看得颇为有趣。梁健心道,这个翟兴业,虽然外表正派大气,内心也是柔情似水啊……
  熊叶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手中拿着电话,向外面走去。很快她就回来了。梁健想,她刚才说有领导会就曾倩不见了的事情给予指示,难道此时指示已经来了?熊叶丽回座位前,朝梁健轻微的一笑,梁健就知道肯定是这事!
  天罗乡党委书记诸法先突然站起来,兴致高昂地对丁县长说:“丁县长,我想大胆地提一个要求。”丁县长说:“今天酒喝得好,尽管说。”诸法先说:“也是跟酒有关,我想斗胆的敬我们美女处长一个满杯。”丁县长一拍桌子说:“这个要求提得好,我同意!”然后转向杨小波:“杨部委,不知你们熊处长能不能满足来自我们天罗乡基层干部的这样一个小小要求呢?”
  杨小波本来就对熊叶丽今天喝酒的表现很不满意,对于熊叶丽的酒量,共事这么长时间,他不是不清楚的。便说:“从考察组的角度,我当然是非常同意的。但毕竟我们熊处长,是一位女同志。对于女同志我这个组长当然也要怜香惜玉,不愿意强行命令。这个酒能不能敬得了,主要还是看我们熊处长自己愿不愿意给面子了。”
  杨小波虽然说自己怜香惜玉,可话说到这个程度,等于是把熊叶丽往火坑,不,应该是酒坛里推了一把。杨小波本以为,熊叶丽自恃清高,肯定不会爽快地喝酒。不过,看她为难,他也觉得快乐。没想到熊叶丽竟然非常爽快地站了起来,巧笑嫣然地说:“诸书记的面子,我哪里敢不给?”
  熊叶丽的笑容仿佛春光里白玉兰花苞上的一滴露折射出的璀璨,让人炫目。特别是诸法先简直受宠若惊,举着杯激动地说:“那就太谢谢了,我先干为敬!”熊叶丽抬手说道:“且慢,诸书记,这杯酒喝下去可以。但喝这杯酒之前,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诸法先还来不及回答,丁县长先插话了:“美女有问题,别说一个,诸书记,就是两个、三个,甚至十个,你也要回答好啊,这可是给你接近美女处长的大好机会。”诸法先笑着说:“丁县长都已经发话了,熊处长您随便问!”

  熊叶丽笑了笑说:“那好,我就问了。”大家不知熊叶丽到底要问什么问题,都停下喧哗,看向熊叶丽。
  熊叶丽的笑变得颇有意味,她不紧不慢地说:“今天中午到指挥部食堂的曾倩,下午没有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熊叶丽此话一出,当地不少干部的嘴巴就张大了,没法合上。包括丁县长、诸法先和翟兴业等人都无比惊讶,熊叶丽竟然会在酒桌上提起曾倩。大家原本以为,曾倩下午没有出现,那么中午的那场闹剧也算结束了,如今又这么热情款待考察组,大家心照不宣,这事便算揭过去了。没想到熊叶丽竟然在这公开场合,把这本账重新给翻了开来!
  指挥长翟兴业求救似的看向杨小波。杨小波也没料到熊叶丽会问出这个问题,杨小波想,原本一个不懂规矩的梁健,就已经够让人揪心的了,如今又多了一个熊叶丽,那就更让人头痛了。杨小波只好站出来打哈哈:“熊处长,我们现在吃饭,不谈公事。”
  熊叶丽笑说:“刚才,诸书记说我喝这杯酒的话,他可以回答我问题的啊,如今难道不算数了吗?”熊叶丽又转向丁县长说:“丁县长,这话还算不算数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