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4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到孤单的跟鞋声和你的笑
  你可以随便找个人依靠
  那么寒冬后炎夏前
  谁会给你春一样的爱恋

  我看着她,沉迷于自己歌声中。
  呵呵,三十多岁的女人。
  或许,是我真的太年轻,而且我是个男孩子,所以我不会理解她们这些女人到了二十多的年纪,就急于出嫁的心情。
  唱完后,彩姐停住,看看我,她竟然,流泪了。
  我鼓掌。
  她走过来,说道:“好听吗?”
  我说:“不错啊。”
  她说道:“嗯,谢谢你。”
  我说:“你哭了。”
  她说道:“今天去见了一个朋友,以前的朋友,她第二个孩子都七岁了,很乖巧,她老公对她很好,一家人很幸福,这是钱买不到的幸福。想着了自己,心里面不舒服。”

  我说:“嗯,可能,很多女人想要的还是安静,安稳的吧。”
  彩姐说:“我也想。”
  我说:“好吧,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彩姐无奈笑笑。
  正要举杯,门被敲了两下,有个人推门进来,对彩姐说道:“彩姐,抱歉,有点急事要和你说。”
  彩姐说道:“说。”
  他说道:“黄河几个刚才过那边,被他们打了一顿。”

  他们,我听出来,应该是霸王龙那边的。
  彩姐说道:“严重吗?”
  他说:“黄河头被打破了。”
  彩姐说:“走,去看看。”
  她站起来,转身过来,对我道:“抱歉,我又要去忙了。”
  我说:“你去吧。”
  彩姐说:“改天,好好陪你。”
  我说:“快去忙吧。”
  她走了。
  我自己喝完了那杯酒,感觉特没意思。

  然后有些醉意的,出门,回去睡觉。
  次日,起来后,感觉背上,好像不疼了。
  靠,真有那么厉害的药吗,涂上去很痛,第二天就没事了?
  我去上班后,忙完事,去找了朱丽花。
  在朱丽花办公室,见到朱丽花,我说道:“话说,你这药真的很厉害啊,昨天很疼,今天没事了。”
  朱丽花说:“昨晚去哪里了?”

  我说道:“没去哪,找朋友喝酒了。”
  朱丽花说:“你小心被人砍死。”
  我说:“你要不要讲话那么难听,以前认识你也没发现你这样子的。”
  我看着那小盆万象锦,挺好玩的,就是太难养了。
  我说道:“你那个药,能不能送我一些?”

  朱丽花说:“不可能给你。”
  我说:“靠,做人那么小气干什么?”
  朱丽花说:“你要拿着去做什么?”
  我说:“带身上啊,像古代金创药,不是古代,是武侠剧里那些金创药一样,被砍一下,就涂上去,然后就好了。”

  朱丽花说:“这不是什么起死回生的药,你要是被捅被砍,还是会死的。”
  我说:“好了你到底给不给。”
  朱丽花好歹给了我一些,不多。
  我问道:“那么好的药,现在弄不到了?”
  朱丽花说:“弄不到了。”
  我装好了药,要走的时候,她问我道:“我还有个事情要问你。”
  我说:“你说。”
  她说:“那天在你宿舍的那个女孩,和你到底什么关系?”
  我说:“没什么关系,你信吗?”
  她说:“没什么关系你们这么亲密?”

  我说:“那又怎么了,哎我好不喜欢你问这些东西。”
  朱丽花说:“我是告诉你,一个不好的事情。”
  我急忙问:“什么不好的事情?”
  朱丽花说:“说出来你又觉得我多嘴,我自己都觉得我多嘴,可这不说又对不起你。”
  我说:“到底什么,你说啊!”
  朱丽花说道:“你先告诉我,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我支支吾吾说道:“我和她,我,我,我其实,其实和她也没关系,真的。”
  朱丽花说道:“不说算了。”
  我很想知道,朱丽花知道了谢丹阳什么事。

  难道,谢丹阳有别人,别的男人?
  我说道:“好好我说,其实,我挺对她有点意思,我和她吧,就像我和你一样,这个关系是挺不明朗的,但也挺明朗的,因为有点意思,但又没有走到那一步,也就这样。呵呵。”
  朱丽花说:“实话?”
  我说:“实话。”
  朱丽花问:“她不是你女朋友?”
  我说:“当然不是!我以我高尚的人格发誓!”
  朱丽花说道:“你还有人格?”

  我说:“靠,当然有!快点说,别唧唧歪歪的。”
  朱丽花说道:“我有一次看到她,在车里,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
  我问:“男人?”
  我郁闷了,胸口像是中枪,谢丹阳和个男人搂搂抱抱,完了,谢丹阳背着我找男人了。
  可是?

  不对啊。
  我问:“在车里,那男人长什么样?”
  朱丽花说:“看到背面,挺壮实,比较强壮。”
  我问:“穿什么样的衣服?”
  朱丽花说:“牛仔衣。”
  我比划着:“头发是不是这样的?到这里,这个。”
  朱丽花说:“你知道?我没看清,可是可能差不多。”
  我说:“哦,好吧。”
  艹,应该是谢丹阳和徐男抱在一起,朱丽花看不清,所以误以为谢丹阳和哪个男的乱折腾在一起了。
  朱丽花说:“我是在街边买烧鹅,她的车过十字路口,红灯停,透过车窗看见,不太清楚。”

  我说:“好的。”
  朱丽花问:“你都那么紧张,还说和她没关系?”
  我说:“真的没关系。”
  朱丽花说道:“你知道女人的直觉都很准,看眼神可以看得出来,没有关系你们不会这样。”
  她有些忧伤。
  我说道:“好了好了,乖,不气了,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我就这样,乱七八糟的。唉,我都不懂怎么解释自己了。”
  她说:“不用解释,你出去吧。”
  我急忙过去要拉她的手,她把手放后面不让我碰到。
  我上前一步想要抱住她,她一个后撤步,我只好看看她,然后转身走了。

  女人真难哄,最好就是不要哄。
  哄她,她就越是恼火,认为你做错,干脆不哄了,爱走就走吧。
  哄下去把我自己都哄着上火了。
  回去后,我找了徐男,我看着徐男,让徐男转了一圈,徐男问我道:“怎么了”
  我说:“没事。”
  徐男这怎么看,根本就是一个男人。
  肯定是谢丹阳把她看成了男人。
  我说道:“对了,最近你还去跟监区长那家伙吗?”
  徐男说:“跟。”

  我问:“有什么进展吗?”
  徐男说:“没有。”
  我叹息道:“唉,可惜啊。你跟的时候没拍下来。”
  徐男说道:“我会继续跟着的。”
  我说:“你小心点,别被发现了。今晚还去吗?”
  徐男说道:“去。”
  我说:“我也去吧。记得等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