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06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和人不同。”马小乐道,“想邹董这样,肯定市叱咤风云式的人物了!”
  “又给我戴高帽子了。”邹筠霞笑道,“现在没别人,可以喊我邹大姐了,邹董这个词,别人喊着我舒服,你叫起来我总是觉得有点别扭。”
  “好好好,邹大姐。”马小乐嘴巴可快着呢,“我绝对不是给你戴高帽,你的气魄真是令人慨叹的,搞什么事都是大手笔,而且目光长远目标明确。”
  “什么气魄长远的。”邹筠霞道,“那只是个蓝图而已,空的,没准明天我就改变注意了。”

  马小乐刚想再拍几句,手机响了,庄重信催他快回去,时间不早了。
  “哟,邹大姐,都快十一点半了,咱们先回乡里吧。”马小乐笑道,“等基地有形了,没事你就来看看,到时我一定全程陪同!”
  “好,一言为定了!”邹筠霞伸出巴掌,马小乐心领神会,抬手迎了上去,“啪”一声脆响,算是就这么定了。
  两人从河堤返回村南,上了车就往乡里赶。
  “小马局长,奥迪A4那车没有现货,不过我已经订了。”邹筠霞摸摸普桑脏兮兮的车窗,“经销商说十个工作日可以提货,到时你可得过去。”
  “诶呀,邹大姐,你看这,让你这么破费多不好意思!”马小乐心花怒放,但面上还得客套一番。
  “有啥不好意思,都是你劳动所得。”邹筠霞对马小乐笑道,“很多时候人会高估自己的贡献,但也有时候会完全忽视。”
  “邹大姐,那你说我从你那得辆车,还心安理得?”
  “就该这么想!”
  邹筠霞说到这里,话题一转,问中午会有什么农家土菜。马小乐明白,邹筠霞不想说得太明白,是想留点余地,关键时刻没准还能周旋一下。不过马小乐对这些并不在乎,他邹筠霞能周旋些啥?无所谓。
  “啥土菜?”马小乐打着方向盘,拐上大路,“这个还真说不准,素得无非就是那几样,就是不知道能碰到啥野味,要是运气好,有农民捉的野鸡、老鳖、鳝鱼啥的,口味都很不错,新鲜着呢,而且做得方法都是家常菜方式,原汁原味,在城里是很难吃到的。”
  马小乐边介绍边咽口水,惹得邹筠霞呵呵直笑。说说笑笑时间过得快,没多会就到了乡zf,庄重信一行正首期待。
  “哎呀马局长,你看你,把邹董事长带哪儿去了。”庄重信呵呵一笑,“走吧,赶紧吃饭去!”

  左拥右簇,一帮人来到了如意饭店。厨房里的菜都还没下锅,等着邹筠霞来“视察”呢。邹筠霞和马小乐一番畅谈后,早已把这事给忘了,经庄重信一提醒才又想了起来。不过转念一想觉得如此做法有点苛刻,似乎对乡里有些不敬,便道:“庄书记这么认真,呵呵,这农家土菜你们做得最地道,只管放开做了。”
  马小乐一听邹筠霞的话,立刻就明白她的意思,忙对庄重信说是他传话有误,邹筠霞很随和,没那么严格的讲究。
  落座,两桌。
  庄重信和马小乐、徐红旗几个人陪邹筠霞他们一行坐一桌,乡里帮忙的其他人坐一桌。

  菜肴还是相当丰富的,马小乐说的那几样都有,不但有野鸡,还有野鸭,煲了一个汤,味道不是一般的鲜美。蔬菜更不用说了,鲜灵灵的韭菜茄子,滑嫩爽口的山药,还有脆生生的藕片,吃得邹筠霞连连点头,说到时搞起休闲度假游项目后,再把农家土菜也拉上项目。
  “真是要搞?”庄重信看着马小乐,眼光透出殷切的期望。
  “庄书记,邹董高瞻远瞩,搞得都是大手笔,她看好小南庄村村东的河了,要把它开发起来,搞旅游河!”马小乐言语间多是兴奋,“到时和药材种植基地形成呼应,拉长休闲度假游的链条,这对咱沙墩乡来说,可是个难得的机遇啊,很有可能就成为榆宁乃至通港第一村呐!”
  庄重信显然是被马小乐的描述给感染了,再加上点酒精的作用,站起身来要代表沙墩乡父老乡亲敬以邹筠霞为首的金奥通公司一行,并表示,沙墩乡将最大可能地提供各种便利,协助公司搞好一切发展。
  “不是协助,是合作!”邹筠霞一般不会拒绝这种敬酒的要求,不过她提议应该把马小乐给带上,因为他起的作用很大,算是个功臣。庄重信当然乐意,他巴不得马小乐多喝点。马小乐知道邹筠霞的提议是不能弹开的,索性主动地站起来加入。
  邹筠霞多少也属于性情中人,酒桌上难免会豪爽,酒桌上一豪爽那就没法说了。就拿这场酒来说,一直喝到下午四点多才结束。
  晕了,是轻的,走路不稳才算一般,更有几个“现场直播”后,被架到招待所休息去了。要说邹筠霞啥场面没见过,怎么在小小的沙墩乡就有点“失态”?那是因为邹筠霞很多时候不是一个拘于小节的人,而且今天心情又特好。

  “小马!”邹筠霞也不喊局长了,“就我说那旅游河的项目,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百分之九十是会成功,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看相关政策,那条河属于哪里管。”
  “在我们沙墩乡,当然是我们乡里管!”庄重信道,“需要啥政策,我给!”
  “庄书记,这事我得回去看看。”马小乐对庄重信道,“那条河没准县水利局会插手,要按道理说,那河的管理权限应该在水利局,搞项目必须拿到水利局批文。”
  “水利局也没问题。”庄重信语气肯定,“水利局局长跟我是老同学,这事跟他商量还成问题么!”
  一切皆大欢喜,邹筠霞放得很开,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庄重信一看咋办,不能没有节目,边让徐红旗赶紧安排,去北面水库里钓鱼。其实这时候玩啥都行,只要有个事做。
  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水库。马小乐来到这里,陡然想起了庄重信的外甥女林佳萍,那个大女人还是颇具点味道的。就在这水库边上,他俩曾约定过,来这里,洗洗弄弄,弄弄洗洗,干净方便快乐无限,可惜的是,实践的次数实在太少。马小乐望着水边那块光滑的大石头,当初被他视为“石床”的,面貌依旧,但现在人却远隔一方了,林佳萍靠了老头子去了省商业局,到现在一直没啥消息。“也好,就这么的吧,一了百了,倒也省去不少麻烦事。”马小乐不知不觉自语起来。

  “老弟说啥呢。”庄重信瞅了个空子走过来,“我瞧见情形不对,那邹筠霞对你好像特有那么点意思。”庄重信说完,眯着眼笑了,酒精的作用让他的脸看起来像酱红色的猪肝。
  “啥话!”马小乐扭过头,不想看庄重信的脸,“她是啥岁数的人了,再说人家是啥级别的,对我有意思,想干啥?”
  “想干你!”庄重信胁肩一笑,说完这话扭头走了,大声说道,“今天得调条大鱼!”
  马小乐看着庄重信的蹒跚离去的背影,嘿嘿直笑,这家伙今天看来真是喝多了,和平日里不太一样。不太一样的不只是庄重信一人,来的人除了司机,都不不正常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