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4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彩姐说:“可是,我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沾边了一些违法的,你不愿意和我们合作,我们也知道,也理解你,我们也不强求。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我们都被吞并了,你们这里还能幸免吗?你们这里到时候如果被霸王龙给占了,是不是黄赌毒全都泛滥成灾了?那你不如团结我们一起对付霸王龙,不然,我们以后丢了生意,丢了地盘,很可能在这里连安家的地方都没有。”
  龙王说道:“这个道理之前我不懂,刚才张帆和我一说,我才明白了。我是愚钝啊。”
  彩姐说:“已经到了很紧迫的时候了,现在,他们试探了你们,到了鸿福这边,消化了鸿福这一块,看你们一盘散沙,就往你们纵深处占据了。”
  龙王低头沉思着。

  一会儿后,龙王说道:“彩姐,你可以帮我召集各城区地盘的各位大哥,来我这里,开个会吗?”
  彩姐高兴的神色,说:“可以。”
  彩姐和龙王商议好了之后,又喝了几番的酒,才退场了。
  龙王一直送到了车上,我们上了车,和龙王挥挥手。
  龙王对我道:“兄弟,谢谢你了。忙完这些事后,我请你吃饭。”

  我说道:“龙王哥,你太客气了。”
  车子发动的时候,他突然问我道:“哦对了,那个上次那个女孩,你还有印象吗?”
  我说:“你说的是媛媛吗?”
  他说:“是,就是她。”

  我问道:“她怎么了?”
  他说道:“上次她问了我一些问题,就不知道她怎么的发脾气的一样的?”
  我说:“哈哈,龙王哥,人家小姑娘,自从你上次英雄救美后,看上你了。”
  他尴尬笑笑:“这我还真不知道。”
  我说:“没事的龙王哥,你这身份,身边多个女人不多。”

  他说:“多个女人?”
  我说道:“怕嫂子打你啊?”
  他说道:“呵呵,是,是。那我就送到这里了,兄弟,彩姐,改天见。你们慢走。”
  我们挥挥手,车开了。

  彩姐对我说道:“龙王的妻子前几年早产死了。他没老婆。”
  我问道:“啊?你说什么?他没老婆?”
  彩姐说:“他妻子过世了,哪里来的老婆?”
  我说:“靠,那上次他救了的那个姑娘看上他,他怎么跟人家说他有老婆。”
  彩姐说:“他就没想过再娶了。守着老婆了。”

  我说:“守活寡吗?那么伟大?”
  彩姐说道:“和守活寡差不多。他不接近女人,不想再娶。他如果愿意,身边不会缺少女人,这才是真正的伟大。值得我们尊敬。”
  我靠,有些伟大,确实是我们无法学到的。
  如果我最爱的人,挂了,我能为她守活寡一辈子?问题是那么年轻啊。
  我做不到。
  我承认他的伟大了。
  我说道:“唉,我觉得吧,伟大是伟大,可是,没必要吧。你说是吧?”
  彩姐说:“他说为他妻子守寡几年的,三年还是两年,现在也过了。”
  我说:“哦原来不是一辈子啊。不过他现在还是拒绝接近女人啊,是不是习惯了啊。”
  彩姐说:“这你不是他兄弟吗,你自己问他去。你可真行,连龙王都认你当弟弟了。”

  我说:“那还不是因为巧合,去哪儿现在?”
  彩姐说道:“还不是很晚,你要回去了吗?”
  我说:“去喝两杯?刚才还没喝够吗?”
  彩姐说道:“去喝两杯吧,去唱唱歌,我最近从德国进了一批音响,把我们的娱乐场所重新装修了一下,音效不错。”
  我说:“错不错我就不懂了对音乐,但是喝两杯还是不错,我想喝鸡尾酒。有吗?”
  彩姐说:“有。”
  去了梦柔酒店,上去后,ktv包厢,一个不大的小包厢。
  彩姐说她先去忙一下,我进去后,自己点了一些歌,音效真的非常不错,低音,高音,重音,真是享受。
  然后我自己点了一首向天再借五百年,鬼哭狼嚎了一下,实在难听啊。
  系统有自带打分的,给我打了四十分,一片嘘声响起,靠,四十分,什么系统啊,太鄙视人了。
  自己玩了一会儿,彩姐回来了。
  刚才她去大排档,穿的是黑色外套,一身黑色,现在,换了裙子。
  依旧那么丰满。
  我就喜欢这样身材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林小玲那样高挑的我倒没有多大的想扑过去的感觉,但彩姐这样的丰满就不同。
  彩姐走进来,我一直盯着她。
  她笑着说道:“怎么了?”
  我说:“很性感。”
  彩姐说:“谢谢。”
  她坐在了我身旁,问我道:“想吃什么,喝什么,点吧。”
  我说“我没客气,跟服务员要了。什么鸭下巴,什么鸭爪,什么花生瓜子,什么鸡尾酒全都通通要了。”
  彩姐说道:“你还是真够不客气的。”
  我笑笑,问道:“你这里都有那么好玩的地方,你还去清吧啊。”
  彩姐说道:“清吧,一个是我喜欢那里的情调。”

  我说:“你可以自己开一家啊。”
  彩姐说:“那不一样。你喜欢去吃一家饭店的东西,你如果有钱了,你是不是要开一家一样的饭店?”
  我说:“我开一家监狱。”
  彩姐呵呵笑了,说道:“我喜欢去那里,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
  我问:“什么原因?”
  彩姐说:“有情调的,那个适合我的年纪的男人,有品味的,较多出现在那里。”
  我说:“好吧,我们男人去泡妞,你们女人等被泡,我理解。”

  我心想,是的,在她这里,来的都是无耻之徒的剽客,总不能等剽客来泡她吧。
  她也看不上那样的男人。
  彩姐陪我喝着酒,问我道:“你对你将来,有什么规划吗?”
  我说:“能有什么规划,就只能好好在那里,好好做,就这样吧。”
  彩姐说:“如果你想离开,我给你钱,离开这里,好好开个店,买房子,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我说道:“彩姐,你又老话重提了,说实在话,我和你一样,已经离不开了,你就不要那么劝我了,谢谢你一片好心。”
  彩姐说道:“好吧,你自己小心。我想唱首歌。”
  我说:“嗯。”
  我拿着鸡尾酒喝着。
  我让服务员去调了一杯,今夜不回家,今夜不回家。
  点火点着了?

  是不是喝下去,今晚真的回不了家了。
  彩姐去唱了一首,三十岁的女人。
  她是个三十岁至今还没有结婚的女人
  她笑脸中眼旁已有几道波纹
  三十岁了光芒和激情已被岁月打磨
  是不是一个人的生活比两个人更快活
  我喜欢三十岁女人特有的温柔

  我知道深夜里的寂寞难以忍受
  可再灿烂的容貌都扛不住衰老
  日期:2015-11-1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