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396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操他个二大爷,还挺客气。”马小乐小声嘀咕着。邹筠霞坐在一边,呵呵直笑,我倒要看看大师是怎么自我解围的。
  马小乐一听,哭笑不得,他怎么就成大师了,胡乱说了一通就成大师?“邹大姐,现在离开公司,改口了。”马小乐苦笑道,“我哪里是什么大师,只是对个别方面有点了解而已,哪有你说得那么拽!”
  路边停下,马小乐下了车,交警告诉他,绝对是酒后驾车,估计里醉酒驾车也不远了。马小乐还能说啥,做人得识相,跟执法的人,不能顶牛,尤其是不能在公共场合顶牛,否则准完蛋。如果是私下里,还有点可能,没准执法的人看是块硬骨头,啃不动,算了,就当不知道。
  “就少喝了一点点,应酬。”马小乐想陶香烟,但想想不能,交警肯定不接,人眼多着呢。
  “行了,少说两句,有没有关系,有的话赶紧电话联系,没有现在就开单子。”交警面无表情,似乎很严正。
  马小乐还头一次碰上这么回事,眨巴了两下眼,心想既然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了,那还啰嗦啥,赶紧打电话给甄有为呗。

  “还要找啥关系?”邹筠霞拿着手机过来了,对民警说道,“要不要跟你们支队长聊聊?”
  交警一看,邹筠霞来头不小,不过这年头充大的多着了,可不能让她给蒙了,于是伸手接了电话,两句话没说,就还给了邹筠霞,“没事,你们走吧。”
  邹筠霞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是违规,马小乐当然更是紧闭着嘴巴。
  等他们走后,交警摸着脑门想了会,怅然道:“哦,原来是那个药业公司的邹强人,我怎么就没早点想起来呢。”
  此时车里,马小乐还皱着眉头呢,他不理解,这交警执法怎么就如此直白,找到关系就,没关系就咔嚓。
  “这不很好理解么。”邹筠霞道,“这位交警哥是个聪明人。”

  马小乐歪头看看邹筠霞,邹筠霞继续说道:“他让你找关系,就是看你的社会关系,虽然最后还是得找他们系统的人,但他可以得到个间接的人情,这样的人情多了,你说好不好?教育系统的,可以反过来找他们,给孩子安排个好学校;供电部门的,能弄张电费存缴卡;移动公司的嘛,可以免费弄个好号码。”
  “娘的,还这么多道道!”马小乐撇了撇嘴,随即又敲打的方向盘大笑起来,“那刚才的交警哥算是倒霉了,没想到这个间接人情是药厂的,没事往他家送药,不是咒他么!”
  “呵呵……”邹筠霞也笑了,“没用,顶头上司,还有个毛间接人情,他是呗忙活了。”
  说说笑笑,两人到了魏小梦的家。魏小梦精神很好,一切都很好。马小乐由衷地生出一股自豪感,还有点小感动,这是大家伙的力量。
  “还是好人多!”回去的路上,马小乐对邹筠霞定定地说,“邹董,我很敬佩你,你的博大爱心,让我须仰视才能见你。”

  “别,别这么说。”邹筠霞又摇头又摆手,不是她不喜欢听,而是她下面还要搞点事情,说得这么雅正,她会不好意思的。
  邹董,你别谦虚,你越是谦虚,我就越崇拜你!”马小乐说到崇拜,是实话。邹筠霞,一个女人,搞起了这么大一个药业公司,女强人,实实在在的女强人。强人本来就是需要羡慕和崇拜的,何况还是女的。
  邹筠霞听到崇拜两个字,松快了不少,崇拜好呐,崇拜是会盲目服从的,她希望马小乐能那样。
  后视镜稍微歪了一点,能看到邹筠霞的脸,路灯过处,很清晰。马小乐从邹筠霞的表情可以断定,今晚,必是不一般的夜晚。“怎么会这样,难道陶冬霞真的说对了,邹筠霞是性情中的性情中人?”马小乐这么想,首先是界定了邹筠霞不是个坏女人,否则,他会用YD两个字来形容。
  心里想着事情,话不多。到了银龙国际酒店,马小乐看了看邹筠霞,他已经决定,义无反顾。
  邹筠霞看了看马小乐,笑了,“马局长,要尽到地主之谊,我送你上去吧。”

  “那真是谢谢了!”马小乐只有感谢,来吧,该来都来吧。
  不过,事情并没有按照马小乐的设想发展。
  邹筠霞把马小乐送进房间,让马小乐去冲个澡,自己打开电视看。马小乐洗完澡,心想这下该邹筠霞去了。可邹筠霞没动,只是直瞅着裹在浴巾下的马小乐,目光老是定在下部。马小乐知道邹筠霞是啥意思,想确定是不是货真价实。
  “反正呆会要刀枪相见,还有啥遮掩的。”马小乐故意挺了挺屁股,该凸出凸起的,全然显露。

  邹筠霞喉头“嚄”了一声,咽了口唾沫,抬手抚了抚胸口,“马局长,你,你休息吧,时间不早了。”说完,起身走了,虽然脚步有点凌乱,但很坚定。
  马小乐呆了,这是咋回事?
  “邹大姐,你怎么回去?”马小乐想起是他带邹筠霞过来的,赶紧拉开门探出身子问。
  “我,我打的回去。”邹筠霞头也不回,快步走了。
  马小乐疑惑地摇了摇头,看着邹筠霞消失在走廊橘红色的廊道尽头。
  “真他娘的操蛋!”随着一句忿忿的话语,隔壁房间门开了,一个斯文的小伙子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个姑娘,看打扮,还都很规矩。
  “卜秘书,看来这次招商又没戏了?”姑娘很是失落。

  “没戏。”被称为卜秘书的回答得很干脆,“唉,这个布鲁妮,真是个怪人,但也怨咱中国男人没能力争光。”
  “卜秘书,我看也不是,人种不同嘛。”姑娘道,“他们外国人的祖先和咱中国人的不一样,不是一个猴子变的,有差异很正常。”
  这段对话,马小乐听得稀里糊涂,本来要躲进房间的,但好奇心驱使下没有,他想看看这一男一女到底在搞啥。不过他的样子把那两人吓了一跳,裹着浴巾站在门口张望,像是有毛病。
  “兄弟,中国男人怎么了?”马小乐抱着膀子。
  那男的刚要开口,被女的拦住了,“卜秘书,咱们走吧。”两人走了,没搭理马小乐。

  “毛病!”马小乐返身进了房间,“啪”地一声摔上房门,“秘书,哪里的秘书?带女人乱搞,败坏风气!”
  小小的牢骚发完,马小乐又开始琢磨邹筠霞为何匆匆而去,但百思不得其解。马小乐当然不会猜出来,因为就连邹筠霞自己也没有料到,前几年她月经一直不调,近两年来已不见那“亲戚”了,本来她以为是绝经,可现在怎么突然又来了?
  难道要梅开二度春来晚?
  邹筠霞慌慌张离开酒店后,小心翼翼地打的回家,卧床休息,准备第二天去医院查查是否正常。
  次日,早上八点多,邹筠霞来到银龙国际大酒店。马小乐要回去,得送一送。另外她还告诉马小乐,种植基地签署合同后,要搞个剪彩,日期再商定。马小乐当然是求之不得了,场面越大越好。
  马小乐和邹筠霞道别,想起榆宁黑势力的事得问问甄有为,便打电话给他。不巧,甄有为出差了,谈到事情,甄有为说电话里不方便,等他回去再说。马小乐说行,反正这事不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