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4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丽花说:“送你。”
  我说:“算是道歉的礼物吗?”
  朱丽花说:“你说是就是。”
  我高兴说道:“真的啊,这个好有意思啊,谢谢你啊!”
  朱丽花说:“我爷爷朋友送我爷爷的,我拿来了。”
  我犹豫道:“那我不好意思吧,那么贵重,你居然送我了。”
  朱丽花说:“你养也一样,不要养死了就好。”
  我问:“这东西还能死?”
  朱丽花说:“万象原产南非开普省,需要温暖、干燥和阳光充足的环境,不要给它积水和烈日曝晒,受不了寒冷。”
  我问:“等等,不给它积水就是不给它浇水?也不给暴晒,可是又怕寒冷,这还怎么照顾,这不是矛盾着的吗?”
  朱丽花说道:“让它能有早上或黄昏充足柔和的光照,避免强烈的中午下午直射阳光,不干不浇水,浇就浇透就可以,不让盆土积水,不要过干,虽然不会死,但不会长。你可以放在办公室养护,用剪掉透明的饮料瓶把它罩起来。”
  朱丽花没说完,我说道:“算了算了,你不要再说了,我受不了了,怎么养一个花比养个小孩还复杂?这还有完没完了。”
  朱丽花说:“我还没说到换土什么的。”
  我说:“算了你不要说了,你留着养吧,我有空来看看就好。这什么东西,比人还难伺候,我靠了。好了,给我看看我的背伤。”
  朱丽花过去把门反锁了说:“把衣服脱掉。”
  我看了看办公室,说道:“不太好吧。”
  朱丽花说:“在别人面前脱就好,在我面前,不太好?”
  我说:“不是,我说这里是办公室,那我怕有人看见啊,办公室,总是和宿舍没法比的,是不好的啊。”
  朱丽花说:“你和人家连门都不关,你怎么不怕?”

  我说:“好了好了,靠,我脱还不行吗。”
  我脱了外套上衣,让她看我的伤口。
  她看了一下,按了一下,我咬着牙没叫出来,然后说道:“你这要弄死我啊!”
  她弄开包扎的,然后说:“还好,没砍得很深,没能砍死你。”

  我说呀:“我死了你有什么好处,那么希望我死吗!”
  朱丽花说:“一直很希望。”
  她让我趴在桌子上,然后给我折腾伤口,上药什么的。
  那药开始涂上去,凉凉的,中药味很重,然后开始疼,钻心的疼,我喊道:“你是不是倒丨硫丨酸进我伤口了,怎么那么痛啊!”
  朱丽花说:“倒了丨硫丨酸,还有砒霜。”
  朱丽花说:“疼一会儿就不疼了。因为你等下就习惯了。”
  我说:“我靠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不说涂药就好了,这怎么这么疼,是要把我伤口继续弄更伤啊?”
  朱丽花说:“可以了,穿衣服走吧。”
  我强撑着站起来直起腰,然后穿着衣服,一边穿一边嘀咕:“真的好疼。”

  朱丽花说:“一个大男人,一点疼,呼天喊地。”
  我说:“我不是什么大男人,我只是个小男人。走了,拜。”
  我走了,直接带上了门,让我走路都只能挺着腰板走了,真的很疼,回到自己办公室,就靠着办公椅躺下了。
  下午是没事的。
  躺着睡觉。

  一觉醒来,已经要下班。
  那就下班吧。
  我马上要出去。
  可是,我心想,就这么出去,会不会监狱门口就有人等着砍死我。
  然后,我只能折回去,去找朱丽花。
  找到朱丽花后,我说我想出去,但怕有人等着砍我,让她载着我出去。

  朱丽花不同意也只能同意。
  开车出来后,看来外面,木有等待要砍死我的人呐。
  朱丽花问道:“你是到底得罪了谁?”
  我说:“我怎么知道?我在监狱里,得罪了那么多人,连你都有嫌疑。”

  朱丽花说:“我杀你还需要雇人吗?”
  我问:“雇人有好处,可以逃避法律责任,你难道想自己坐牢吗?”
  朱丽花说:“也对,没必要陪你一起死,你是人渣,不值得。”
  我骂道:“你不是人渣,你是东西!”
  朱丽花说:“都要被人砍死了,还要出来玩,出去约会?”
  我说:“是的,和很多女人约会,约不完的会,太忙了实在。美女太多,应付不过来,你帮忙啊。”
  朱丽花说道:“你嘴巴怎么就那么欠抽?”
  我说道:“不爱就不爱吧。”

  朱丽花说道:“你以为谁都喜欢你这个样子吗?”
  我说:“我知道,你们家一个一个的正经刻板,反正我不指望他们喜欢,本来我的朋友和我玩得好的,也没哪个像你这么正经刻板的。话说,老子要是天天和你这种人在一起,我早就疯了好吧。更别说你们家了,开个玩笑都不成。我朋友他去相亲,人家问他干嘛,他直接说扛水泥的,有幽默细胞的女孩都笑着,正经刻板的小气的,直接就说,既然不真诚就别谈了就直接要走。我看你就是那种人。”

  朱丽花说:“为什么那么不真诚?本来就不是扛水泥的,却要说扛水泥的?是不是欺骗?都不真诚了,还有交往下去的必要吗?”
  我说道:“停!只能说,我们性格不同,价值观不同,我和你无法进行愉快沟通。说实在话,人家说,结婚要找个和你在一个频道上的,有得聊的,到老都觉得不无聊的,你就适合找一个一个月都不和你讲几句话的人,在家里死气沉沉的,就像你们家一样,有事说事,没事滚蛋,吃饭都不讲话,见面就差行军礼。哎哟让我去里面生活,我早就上吊死了。”
  朱丽花生气了:“我不许你这么说我家人!”
  我说道:“好吧,我住嘴了。麻烦你停车,我要下车。”
  朱丽花问:“你在这里?”
  我说:“我不想坐你的车,看到你我不舒服。我不想和你说话,和你说话除了吵架还是吵架,我不想气到伤口破裂而亡。我也不想去哪里让你知道!”
  朱丽花直接一个急刹车:“那就下车!”
  我开了门,重重的关上,妈的好恶心的这种人,几句话都能和我吵起来,玩笑都不懂,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朱丽花也在发火中,踩了油门就走了。
  走呗,我不在乎。
  我拦了计程车,然后去旅社,洗澡换衣服,到了七点多,打的前往那个大排档。
  八点之前,我到了大排档,给龙王打了电话,他自己出来,接了我进去。
  我说道:“不好意思啊龙王哥,你早就来等我了啊。”

  龙王说道:“我今天来这里见几个人,就在这里了。”
  我说:“那你岂不是吃了很久了啊?”
  龙王说:“没吃,刚才在喝茶。”
  坐下后,他给我看菜单,我说道:“你点吧。”
  他点了,对我说:“这里有一些野味,还可以,蜂涌,龙凤虎,你觉得怎么样?”
  我问:“什么是龙凤虎?”

  他说:“蛇,山鸡,野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