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0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机翼在气流中强烈颤动,这种颤动伴随着机身,座位,传达到了每一个人的身上。
  梁健瞥见熊叶丽的双手又紧紧抓住了把手,指关节都泛着隐隐的白。梁健有些不忍地侧过脸看了看她,发现她整个人仿佛一张弓一样绷得紧紧的,原本羊脂白玉般的一张脸惨白惨白的。“花容失色”,这个词用在此时的熊叶丽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梁健很想拍拍她的手,让她放松,又觉得这样的举动有点过分亲密。
  飞机一阵强烈的颤抖,紧接着机翼乱颤,猛然间,飞机仿佛一下子往下扎了下去……有一种突然失重的感觉……机舱里顿时有人“啊”的尖叫了起来。这声尖叫仿佛导火索一般点燃了乘客心中原本就蠢蠢欲动的慌乱和恐惧,一时间,机舱里尖叫声、骂声沸腾而起,掩盖了柔软的女播音员让乘客镇定的声音……
  好一会,颤动渐渐平息,飞机突然又是一次下冲……
  尖叫声又响起来……
  女播音员柔软的声音一遍遍地提示乘客系好安全带,不要慌乱,气流马上就会过去等等。
  熊叶丽没有发出声音,但她的恐惧却像她此刻苍白的脸一样显而易见。她的手紧紧地抓着把手,指关节透着白色,用力得仿佛随时会将把手掐断一样。梁健瞥见她光洁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梁健叫了一声:“熊处长。”
  熊叶丽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目光柔软而无助,轻飘飘的像秋风中最后一片落叶,无处着力。她此时的柔弱和无助像一根细细的针,扎在梁健的心上。梁健很想伸出手,抓住她现场柔弱的手指。但因为男女有别,他怕这样子的亲密有些唐突。
  飞机仿佛失控般往下一阵猛落……机舱里的尖叫声几近于嘶喊,梁健似乎感觉,这尖叫声中也夹杂了金超和杨小波的声音。
  梁健关切地看了看熊叶丽,发现她的脸色白的有些吓人,额头和鼻子上全是汗。女播音员柔软优美的声音再度响起:“请大家镇定,飞机正在穿过气流,请大家镇定……”
  尖叫声慢慢低下去,仿佛呜咽,让人的心里更生出恐惧和无助来……
  梁健正在想该怎么安慰熊叶丽,右手一下子被一双冰凉的手紧紧抓住,梁健能明显感受到那只手上传来的颤抖和无助。
  低头一看,熊叶丽纤长的手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浮木般紧紧地抓着他的手,她的手是细腻而柔软的,但因为太用力,让梁健感觉出了痛。
  梁健回应着她,轻轻握了握她冰凉的手指尖,抬起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轻声地安慰:“没事的,放心。没事的。”熊叶丽看了他一眼,乌黑的眼睛里明显有了血丝,也许是为了感谢,也许是为了自我安慰,她努力地在嘴角牵出一抹笑容,这笑容配着她苍白而满是汗水的脸,让梁健突然想起一句诗:梨花一枝春带雨。只是这样优美的诗和她满脸的恐惧实在有些不太和谐。忽然,熊叶丽将头靠在了梁健的肩膀上,一下子她发丝里的清香扑面而来,让梁健的心有些浮动。熊叶丽却因为梁健宽阔、坚实的肩膀,有了一丝安全感,身体的颤抖也慢慢平息了。

  飞机安全降落在四川绵阳土地上。窗外,跑道湿乎乎的,似乎刚下过雨。
  熊叶丽的手终于松开了,梁健感觉自己的手麻麻的,还有潮湿的黏糊感,许是她手中的冷汗吧。
  飞机还没停稳,就有人站起身来。乘务员站在过道前提醒乘客不要着急,在座位上坐稳,等飞机停稳后再起身。可中国人是矛盾的,一边连走路都要说百坦(慢慢走),一边却连等待飞机停稳再起身的耐心也没有,急不可耐地解了安全带,或站在过道里,或直接坐在位置的把手上。乘务员应该是看惯了这种急躁和混乱,仍然保持着妥帖的笑容一遍遍温柔地提醒乘客注意安全,在座位上坐好。
  飞机终于稳稳停下,乘务员在过道前引导乘客按秩序下飞机。坐在前两排的杨小波转过身来,喊道:“熊处长,你没事吧?”熊叶丽说:“没事,挺好。”她以淡淡的笑容很好地掩饰了刚才飞机颠簸时那种无所依从的惶恐和无助,抬眼看了看梁健,说:“谢谢你。”梁健笑着说:“谢什么啊!我们准备下车吧。”
  一群人鱼贯而出。
  因为刚下过雨,地面是湿的,连空气里也漾动着一股清新。梁健站在出舱口,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座陌生的城市,忽然有了一丝兴奋。
  杨小波他们四人站在阶梯下等梁健和熊叶丽跟上去。杨小波说:“援建指挥部有什么消息吗?”熊叶丽说:“在宁州机场的时候,联系过一次,他们说会提前一小时来机场等,结果飞机晚点,他们肯定已经等许久了。”熊叶丽从手提包里拿出在飞机上按照要求已经关闭的手机,按了开机键。短信提示音响起,是镜州在天罗援建指挥部的人发来的短信:“我们已经在出口等待,有‘镜州’字样的牌子。”熊叶丽瞥一眼杨小波,说:“他们的人已经在了。”

  一行人向出口走去。梁健主动说:“我去取行李。”副处长樊如挺热情,说:“我给你帮忙。”
  金超喊住了樊如说:“樊处长,各尽其职,梁部长是我们考察组的后勤部长,你去帮什么忙啊!”被金超这么一说,樊如倒不好意思跟去了。
  熊叶丽说:“梁健一个人替我们所有人搬行李,好意思吗?他这个后勤部长,又不是组织任命的,我们一起出来应该开开心心,别让基层的干部受委屈了,连累了我们市委组织部的形象。杨部委,你说是不是?”
  杨小波虽然对金超想要整整梁健的心意并不反对,但也不想搞得太过分。毕竟这次出来是考察,有公务在身。而且,考察组代表的是镜州市委组织部的形象,内部冲突太明显有损组织形象,也让他这个组长脸上无光。更何况,如果他这个组长太纵容金超,就有不敢惹金超的嫌疑,也会影响自己的威信和形象。杨小波虽然外部形象实在不怎么样,但却一直注重作为一个领导干部的自身形象。略作沉吟,说道:“熊处长是女同志,到底心细。我们这次出来,六个人就是一个紧密的团队,还是得提倡互帮互助。樊如,你去帮帮梁部长吧。”

  樊如看了一眼金超不悦的脸,脚步飞快地跟上了梁健。
  金超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说:“看/熊叶丽却不是随便可以让人嘲弄的人,她瞥一眼金超,说:“我们组织部的职责,就是服务基层、服务群众,哪像我们金处长啊,只要服务好一个领导就行了。”熊叶丽语声温柔,却梗得金超无话可说。
  杨小波怕他们相争不下吵起来,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我们赶紧出去吧,援建指挥部的同志肯定等的脖子都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