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386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搞特色乡镇,很好,不过先抓住一个搞,搞一个是一个,时间很紧呐,千万不要大把抓,齐上阵,这个难度大,也不是短时间能做好的。”

  “伍局长,这我知道,循序渐进嘛。”马小乐笑道,“一起抓,的确有难度,不过难度和收效往往都是成正比的。”
  “不要想一口吃成胖子,很多事情变数很大。”伍家广道,“没准我调走不当这个局长,下一任会不会支持你还是个未知数。”
  伍家广说得严肃认真,让马小乐觉得他并不是随便一说,里面肯定有什么消息,而且还比较确切,直白一点说,农林局有可能换局长。
  “伍局长,是不是咱局要换领导?”马小乐问。
  伍家广瞧了瞧马小乐,半响才点头,“很有可能,宋县长找我聊过。”
  马小乐一听伍家广说是宋光明找他谈的话,顿时明白了**分,这肯定又是宋光明和吉远华的又一次阴谋,想通过换局长这路子来压制他,而且他还知道,要换过来的新局长,八成是左家良。
  马小乐分析的不错,情况的确如此。宋光明那天找吉远华出来喝酒,谈的就这事,左家良也在场,至于后来邢睿过去,是因为电视台的一个副台长和左家良是朋友,所以才喊邢睿去助兴。当然,实质性的事情没有发生,只是众人一番**罢了,讲讲荤段子黄笑话。
  “伍局长,是不是左家良要来?”马小乐问。
  伍家广一听,小小惊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那还用猜,肯定是宋光明和吉远华的安排,我跟他们一直是对头,现在估计他们觉得把我放哪儿都不行,而且又刚到农林局,动的频繁了也不合适,但他们也不能看着我得意,所以要指派个绝对心腹过来,压制我。”
  伍家广没作声,也不点头摇头,不表态。
  “伍局长,我还是很感谢你能提醒我,让我一个一个搞,应该是想在你离开农林局之前能搞定的就搞定,否则换了左家良,一切都不好说了。”马小乐笑道,“伍局长你是好人,这样吧,我不为难你,在你离开农林局之前,我不搞什么大动静,否则那宋光明或者吉远华恐怕会找你谈话,让你犯难为。”
  “这个……”伍家广的表情不太自然了。

  “没事,伍局长,咱们共事时间虽然不长,但我能看出来,还是刚才那句话,你是个好人,我绝对不给你添麻烦。”马小乐冷笑道,“让左家良来就能压制我?他左家良见了我估计也打冷战,要不是宋光明施加压力,估计他也不会来跟我做对头,毕竟是曾经的手下败将!”
  没再和伍家广多说,马小乐离开他办公室,琢磨着该如何破局,如此被动挨打是很吃亏的,让吉远华和宋光明占尽了优势。不过说到主动反击,马小乐觉得时机还不太成熟,毕竟现在势力有限,硬要主动攻击,估计效果也没有多少,而且自伤也厉害。那也好,既然情况如此,就姑且被动一番又何妨,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接招就是了,刚好也锻炼锻炼抗击打的能耐。
  现在左家良要出动了,行,就从左家良入手,狠狠打击不留情面。而且,还不搞小黑手,就直接用专政的强大武器来戳他!
  找左家良的漏洞是第一步。马小乐不用多想,肯定是经济问题,这么多年,到啥厂子最后都折腾得亏损、倒闭,很明显,大蛀虫一个,亏了国家集体的,肥了个人自己的。
  这事,得找一个人帮忙,宁淑凤。
  想起宁淑凤,马小乐幽幽地叹了口气,这么长时间了,从来都没有联系一下,她咋样了?马小乐记得她说过,生活被他打乱,她一直试图恢复到之前平静的生活中去。现在怎么样了,难道真的将他遗忘,平静了?也或许她只是在苦苦忍耐,过着貌似平静的生活。
  马小乐期望是后者,因为这样,宁淑凤可以更好为他出谋划策,戳中左家良,而且极有可能把他戳倒!马小乐对戳倒左家良有这么强烈的欲望,其实还有种愿念,他希望借此可以牵出宋光明!马小乐几乎是确信的,别人不说,仅仅是左家良,宋光明就足够栽在他身上了。左家良到过那几个国企、工厂,无不是宋光明在里面做了手脚,左家良让企业工厂垮了,伸手搞了那么多钱,起码有一少半得贡献给宋光明!如果真的能牵出宋光明,那可真是天大的喜事!

  越是这样,宁淑凤的作用就至关重要。本来,马小乐是不太愿意去找宁淑凤的,不管她的生活是真的平静了还是貌似平静,但现在不行,得去找她。找她,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身份,纪检委信访室主任,还有她的男人,吴大栓,红旗化工厂的高工,通过吴大栓,或许能了解到左家良和红旗化工厂更多的内幕,这,至关重要!
  榆宁县纪检委的老办公楼,只有三层高,掩映在高大的法桐树下,即便是在夏季,看上去也有些阴冷。除了阴冷,小楼还透出庄严肃穆。
  马小乐站在楼下,偶尔一两个人出来,都板着脸,不苟言笑,看他的目光也是生硬无情的。“脸拉得跟驴脸一样,不要以为来这里的人都不清白!”马小乐不屑地撇着眼,望着背影啐口唾沫星子。
  “宁主任在不在?”马小乐站在传达室窗户外,很客气的问道。
  “宁主任?”传达室的老大爷坐在桌前看报纸,听到马小乐问话,翻了翻眼,从老花镜框上面盯着马小乐,“哪个宁主任?”
  马小乐看到的是老大爷的白眼球,黑眼珠子就剩下一点点,贴在眼眶上面。“就这样也能看人呐!”马小乐暗道。犹豫的功夫,老大爷已经垂下眼看报纸了。
  “信访室的宁淑凤主任!”马小乐点着头,尽量显得谦恭,这些单位看大门的老先生,可都是有背景的,搞不好就钉子,惹自己生气。
  “她啊,走了。”老大爷嘴唇一掀,龇出几个字,翻了下眼,眼光又落到报纸上,“早不在了。”
  马小乐一听,脚后跟都发凉,宁淑凤走了,怎么个走法?是别处高升,还是有问题下去了?但不管怎么说,宁淑凤不在这边就很不方便,该办的不办,办了也不尽心,什么都成了形式过场,想要揪出左家良,难。

  “小伙子,咋了?”门卫老大爷再次翻眼,看了看有些颓废的马小乐,抖身一笑,抬手摘下老花镜,捏在手里掂量着,“人走了也不一定是坏事!”
  马小乐一听,如同吞下颗暖心丸,回阳了,“大爷,宁主任到哪儿高就了?”
  “高就不高就我可不知道,辨不清,但是,权重了。”老大爷挥手把老花镜挂在了鼻梁上,“检察院反贪局。”说完这些,老大爷没再说出一个字,不过马小乐也不需要再听,抬腿就往外走,直奔检察院。
  二十多分钟后,榆宁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办公室里,马小乐见到了有些茫然惊愕而又惊喜的宁淑凤。
  “你终于还是来了。”宁淑凤旋即平静了下来,淡然地看着马小乐,这种平静淡然让马小乐有几许失落,本来的热情高涨瞬间冷却。
  “哦,是来了。”马小乐有点不知所措,局促地搓了搓手,有些后悔来得太冒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