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9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荧幕上再次出现了梁朝伟和汤唯性感压抑的镜头,梁健所有的注意力却全落在阮珏柔若无骨的手上,揉、捏、抚、拨、提、压……混合着隐在昏暗中的接吻声,梁健从没感受过如此的刺激……
  忽然,他侧脸一看,身旁那个男人正盯着他那里,目光里明显的羡慕嫉妒即使在昏暗中依然看的清清楚楚,一种奇妙的震颤一下子攫住了梁健,他就如被放飞的风筝,飘到放映厅的顶上,感觉想要把全身的辉煌洒满世界……
  梁健脑海里冒出一个奇妙的想法,人类生活中会不会有一个定律,叫做“特定定律”呢?在某些特定的场合、特定的时间,人会做出一些特别的事,而除了这个“特定的时间和场合”,这些事恐怕就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在这种“特定的时期和场合”,这种行为却往往显得自然而水到渠成。
  就比如那天晚上在电影院中,阮珏为梁健所做的事,应该就是符合这种“特定定律”的吧。电影还没有结束,梁健的兴奋已如潮汐退去。激情的浪潮退去,露出良知的沙滩,梁健紧紧捏住阮珏那只柔若无骨的手,靠在她耳边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阮珏不动声色地盯着大银幕,笑着说:“因为这是我欠你的啊!”
  梁健看着她微尖的下巴,奇道:“欠我的?欠我什么了?”
  阮珏说:“那次在凤凰山景区,你和一个女的玩车震,不是被我打扰了美事吗?所以,算我欠你的。”梁健想笑,这个长相妩媚的女人还真是可爱,竟然说出这么有趣的理由来。看来女人和男人构造不同,思维方式方法也不通,许多想法还真不是男人能够理解的。
  梁健笑着说:“你是认真的吗?只是既然你欠了我一次车震,那该还我一次车震才是啊!”阮珏的目光从荧幕上轻飘飘的移过来,蝴蝶翅膀一样轻轻停落在梁健高而直的鼻子上,说:“还真是贪得无厌。没想到你也是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梁健心情好,眨着眼睛笑道:“欠啥还啥嘛!”
  刚才为梁健做那事的时候,阮珏一直告诫自己看电影别想太多,所以也比较平静,如今看着梁健好看的鼻梁,还有他暧昧的话,脸上不由烫起来,应该脸红了吧!幸好这里灯光晦暗,别人也看不清楚。虽然脸红心跳,阮珏却也不由自主地想:若真跟梁健车震,那会是怎样的感觉呢?不由得想起与梁健的第一次见面,那一次,他不知为何突然吻了她,然后又匆匆离去。他的唇留在她唇上的感觉,她一直难忘。也许,因为那一个吻,也因为那时候脆弱的心情,所以对梁健一直都有好感吧……她移开目光,强自镇定地说:“车震已经有人陪你震了,我才不蹈人覆辙。更何况,那次以后这么长时间了,说不定那个美女已经连利息也还上了吧?”

  梁健举起手发誓:“我可以保证,那次以后,我连她的面都没见过。”
  阮珏不以为然地说:“男人的话可以信吗?”
  梁健笑着:“是谁给你造成了这样深的心理创伤?认为天下男人的话都不可信了?”
  阮珏不说话了,虽然目光依然停留在荧幕上,心思却已经转到了金超身上。与金超交往的这几年,说真的,她对男人都有些失望了,但她却又不得不跟他在一起,要想离开他谈何容易!一直以来,对于金超她可谓一心一意,也不知怎么的,今天竟然为梁健做了这么出格的事情,金超如果知道……

  梁健见阮珏不说话,也许是话题不好,就说:“今天真是感谢你了!我已经好久没那个……”
  阮珏不等他说完,打断道:“我已经说了,这是我欠你的,我不喜欢欠人家东西,这下子就两清了!”
  听她说的轻描淡写,梁健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你的意思是,你以后不会再见我了?”
  阮珏瞟了眼梁健,见他脸色紧绷,恍如很紧张的样子,心下开心,就说:“那可不一定。.”
  瞧着阮珏动人的微笑、撩人的眼波,梁健心下一喜说:“等我从四川回来,我请你吃晚饭吧。”

  阮珏听了惊讶道:“你也去四川?”
  梁健问:“还有谁去四川啊?”
  阮珏说:“我男朋友。”
  梁健疑惑道:“他也去四川?干什么去?”
  阮珏说:“他没有细说,反正就是去四川,有任务。”
  梁健说:“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梁健原本对阮珏那个曾被自己击倒过的男友并不感兴趣,发生了今天的事情,他倒是想有必要多了解一些,梁健似乎感觉,自己占了金超的便宜。阮珏说:“我刚才就跟你说过了啊!”梁健笑道:“市委书记谭震林的秘书?”阮珏认真地点了点头。
  梁健“哈”地笑了出来,说:“你这人有幽默感!”阮珏说:“你以为我开玩笑啊?我是说真的。”梁健笑得更厉害了,看着梁健莫名其妙的笑,阮珏也跟着笑了起来,笑这种东西是会感染到别人的。阮珏没想到,自己的笑,让梁健更加觉得,她不过是跟他开玩笑罢了!这时候,前排的男人又转过身来,狠狠瞪了梁健一眼,说道:要谈情说爱,出去谈。还让不让人看电影了?
  梁健和阮珏微笑着噤声。
  十面镇党委书记金凯歌再次打来电话时,梁健刚从外面回来,手机在桌子上蜂鸣着。自从当了分管干部的副部长,开得会多了,许多会都要求手机静音,有电话到外面打。梁健有时候开过会,就忘记把手机恢复为响铃状态,手机便常常处于振动状态。
  接起电话,金凯歌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梁部长,你现在的手机不好打啊。这都已经是我的第三个电话了,总算是连线上梁部长了。”梁健说:“人有三急,我刚才一急回来,不好意思啊,金书记。”金凯歌也不绕弯子,说:“我还有一件事,要你帮忙啊!”
  梁健心想,金凯歌上次吃饭,让他关照一下他的战友市建设局副局长翟兴业,这次不知是什么事情?梁健道:“金书记,你吩咐吧!”金凯歌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们组织部有没有优秀年轻干部啊,给我们十面镇输送一个过来啊?我这里目前能够帮我当当助理的人,实在是没有啊!”梁健问:“你向我们要人?”金凯歌说:“对啊,组织部出干部,你又是从我们十面镇出去,帮我们推荐一两名好干部,支援一下我们基层也不为过吧!”

  梁健听金凯歌来向组织部要人,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姜岩。朱庸良跟他说过,要把姜岩以副科级组织员的身份安排出去,他让干部科凌晨打表的时候,下意识地写了十面镇副科级组织员,跟金凯歌的要求真是不谋而合,这是一个顺水人情。就说:“金书记的要求,我们肯定会认真考虑的。”
  金凯歌说:“梁部长,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梁健说:“金书记,如果我们输送干部过来,你们要安排在什么岗位呢?”金凯歌说:“这个由组织上定就好了。反正我要一个可以帮我当好助理的人,会写,会总结,会协调,会喝酒,就这‘四会’吧,是这种人才,我就欢迎。安排党群上的岗位都行。”梁健说:“那我清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