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9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坐下来不久,就听到“叔叔,你能帮个忙吗?”,一个清脆的女声。梁健转过眼去,瞧见一个可爱的五六岁小女孩,身穿一条漂亮的小裙子,裙子底下的细细长长的腿白生生的,像极了两节藕。她手中拿着一瓶饮料,闪忽着明亮的大眼睛,瞧着他。
  梁健笑着说:“当然,你需要我帮你什么?”女孩说:“叔叔,我力气不够,这个瓶子旋不开。”梁健问:“你是一个人?”女孩转身说:“还有我妈妈,她在那里,她也力气不够!”
  梁健顺着女孩的目光看过去,不远处,有一个女人双腿并拢坐在草坪上,白色裙子盖住了膝盖。梁健不由心想,母女俩都是赏心悦目的美人胚子呢。
  小女孩的妈妈也正看着这边,朝梁健微笑点了点头。她的笑十分迷人,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梁健也报以微笑,转而对小女孩说:“我帮你打开吧。”

  饮料瓶子盖还真有些紧,怪不得小女孩和妈妈都打不开。梁健使劲一旋,瓶盖终于开了。梁健递给小女孩说:“拿去吧,可以喝了。”女孩子接了过去,说:“谢谢。”
  女孩走后,梁健把目光移开,看见天空之中隐隐出现了白色的月亮。夏天晚上七点,天都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月亮就如素描一般,浅浅淡淡,却有别样的味道。
  小女孩如欢快的蝴蝶般又跑了过来,说:“叔叔,这块蛋糕给你!”梁健从小女孩手中接过一小块蛋糕,问道:“今天你生日吗?”小女孩说:“叔叔,你真聪明,一猜就猜到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妈妈带我到公园里来玩。你刚才帮了我们大忙,这块蛋糕是我请你吃的。”
  梁健说了声:“谢谢!”将一块大蛋糕,一下子全部塞入了嘴里,大嚼起来,嘴部被撑的圆鼓鼓的。女孩子看了,捂着嘴巴,笑着奔回妈妈那里去了,一路喊:“叔叔肯定没吃晚饭,把蛋糕一口就吃掉了!”
  听着小女孩清脆的声音,就着头顶一轮素描般的明月,梁健忽然感觉,郁闷的心情已变为淡淡的美好。
  白天里,因为力比多过剩而引起的难受,此刻似乎以另一种方式得到了宣泄。再想想,他原本打算去清池会所找菲菲,动机如此不纯,真是不可思议。他想,还是打消那些邪恶的念头吧!

  梁健拿起手机,给菲菲发了一条短信:“菲菲,今晚另有事情了,不好意思,我暂时不过来了!”菲菲回复道:“那好吧。我原来也有几个客人,还担心晚上没办法好好照顾你呢!下次再来。”梁健:“好的,下次联系。”
  刚发完短信,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一看却是李菊。梁健心下狐疑,这都已经下班了,李菊还找我干什么?他接起了电话。李菊说:“梁部长,有个事情,我通知你一下。”梁健道:“请说。”
  李菊说:“市委组织部援川干部考察组,由你去参加。”梁健想起,白天在朱庸良办公室,朱庸良明明把这个人选定了姜岩的,怎么又突然改了?便问道:“朱部长不是定了让姜科长去吗?”李菊说:“名单报给了市委组织部,可惜没有通过。他们说必须是副部长去。”梁健说:“还有这种要求啊?”李菊说:“是的。所以你做些准备吧,7月25日出发,还有一个星期时间。”
  既然这么定了,梁健只好说:“好吧。”他想,四川他还没去过,趁着这次考察,去看看也不错。
  在机关里,每个领导干部几乎每年都能轮到一次出门的机会。/这出门,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可以是开会、考察、参观、学习等等,名目众多,其实万变不离其宗,无非是让领导辛苦工作之余,出去散散心,开阔开阔思路,也舒缓舒缓工作压力。为此,无论是开会、考察,还是参观、学习,最后一站往往是旅游景点、风景名胜。当然,领导干部级别不同,出门的规格也不一样。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不出国门不算出门;正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不到港、澳、台不算出门;副科级领导干部,不出省不算出门。

  梁健心想:这次市委组织部组织的考察活动,考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可能也是考虑给县区组织部分管干部工作的副部长落实一次“出门待遇”呢,所以才拒绝了不是领导干部的姜岩吧!
  既然要出门,梁健打算把这段时间的工作好好理一理。其中也包括了关于姜岩的任命工作。
  领导交代你的工作,很多都是随口说一句,点到为止。至于具体内容,往往不会细说,也不会明确要求。但作为下属,最好提前主动做好一切准备工作,说不定哪天领导心血来潮想到了这事,或者因为其他原因忽然想到这事便问你要这方面的材料,如果准备不充分,就会陷入被动局面。而领导是不喜欢看到下属手忙脚乱的,手忙脚乱只能给领导一种印象,那就是你不认真或者还不够认真。
  梁健不是一个做事拖沓的人,也不喜欢手忙脚乱。更何况,如今他面对的是朱庸良,不说鸡蛋里挑骨头,甚至还要在背地里往豆腐里塞骨头,这样的领导交办的事情,梁健必须打起精神,留足心眼。俗话说“有备无患”。

  姜岩很可能已经知道了部里对他的安排意图,正儿八经地闹起了脾气。连续两天,上午都不见他的踪影,直到中午十分才出现在办公室,下午三点左右,又迅速地消失了。
  他对办公室的人说,自己身体不好,早晚都要到医院挂水。
  梁健敲开干部科办公室的门,见姜岩不在,问道:“姜科长今天还没有来?”
  副科长凌晨看梁健进来,站起身来,说道:“还没来。他说每天都要挂水。”
  梁健的目光在姜岩办公桌上停留片刻,移到凌晨年轻的脸上,说:“凌晨,那你过来一下。”

  凌晨看着梁健,面露喜色,答应一句“好的”便随梁健往副部长办公室走。
  在梁健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后,凌晨看着梁健,坦然中带着一点点雀跃,问道:“梁部长?”
  梁健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下,不失严肃地轻声说道:“凌晨,有件事要麻烦你。”梁健的目光在凌晨脸上顿了顿,凌晨感觉脸有些发烫,目光里却透着坚定,说:“梁部长,您尽管吩咐。”
  梁健说:“我要你准备一些表格和材料,但是,这事得保密,连科室里的人也不能告诉。可以吗?”
  听到梁健交给他的是秘密工作,连科室里的人也不能知道,凌晨心下欢喜,想:梁部长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我做,充分说明了梁部长对我的信任,赶紧说:“梁部长,我可以发誓,一定保密!”

  梁健笑了,说:“发誓就不必了。做干部工作,需要保密的事还多着呢,如果每次都要发誓,一年要发多少的誓啊!保守秘密,是干部工作的基本要求,只要把这作为开展工作的基本底线牢记在心,就行了。”
  凌晨点点头说:“梁部长说的是。我记住了。”
  梁健也微微点头,对凌晨的表现他是满意的。自从梁健重新分管干部工作之后,时不时也会考虑自己分管科室的内部建设。姜岩资格老了,又长期得不到提拔;车小霞精神状态不太正常,这两人若长久留在自己科室,总是心腹大患。梁健在考虑如何给他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没想到朱庸良竟主动提出来要把姜岩放出去,还真是帮他解决了一个棘手问题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